《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廷灭亡(四)

() 其实教廷做出现在这般选择也是很无奈。仇,已经深深的印在教廷人员的骨子和血液里。战是一定要战的。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而且,面对的又是以偷袭见长的黑暗议会。不小心点的话,教廷这点老本都要赔进去。所以,在这方面特图、拉菲和格拉尔这三大巨头才显得有点那么的犹豫。不过,在分析过后,三人还是决定冲进去了,因为教廷没有别的选择。这样离开是肯定不可能的事情。不说面子问题。就是教廷剩下的这些人员的斗志问题就够头疼的了。等待吧,谁知道黑暗议会会给你拖到什么时候?况且,如果让黑暗议会恢复过来,那么他们第一时间按赶过来的目的不是一点也没有达到?所以,综合各方面来说,教廷已经决定开战了。
各方势力现在也是派出了自己最精锐的情报人员。争取把这里的一切,详细的报告给身后的组织。相信这一战的影响将会非常的大。不仅仅是在实力的对比上,还在以后的战略上。
特图、拉菲和格拉尔带领着教廷的高手慢慢靠近黑暗议会的大门。三人的心里现在也是没有底。谁知道黑暗议会为他们准备了什么样子的‘大餐’?
所以,特图、拉菲和格拉尔稳住了脚步。格拉尔微微的摆手。示意后面的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走在前面。笑话,三人是什么身份?怎么会走在前面冒险呢?
而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也是明白黑暗议会的恐怖。但是现在他们能退缩吗?根本不可能。所以就算是心中有点对特图三人的不满,也没有人说出来,更没有人犹豫。
只是脚步移动的速度放慢了很多。显得很是谨慎。
我在阵法外面看的很清楚,对特图三人的谨慎心中很是恼火。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虽然也很强大。但我的目标主要还是在特图三人的身上。现在三人竟然拖到了最后。那如果面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他们不是有充足的时间撤退?不行。于是我悄悄的把阵法给解散了。没有告诉图尔他们。我怕他们在突然失去屏障的情况下失态,从而影响到我的计划。
而我也是有信心在意外发生的瞬间就发动阵法。而看现在教廷的高手们移动的速度,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还是非常低的。
不过,我也不敢大意。毕竟,和教廷的这些人死拼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明白黑暗议会现在的敌人绝对不是单单教廷一家。剩下的敌人更加的强大,我现在必须要全力的保存黑暗议会的实力,这样才能在后面的战斗中保持充足的资本。
所以我现在的精神是高度的集中。心中也是想着,如果在达到我心中的底线的时候,特图三人还是不能进入的话,那么我也要改变计划了。
教廷人的脚步放的很慢,很慢。嗯,应该用挪动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看来,以前偷袭的阴影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特图、拉菲和格拉尔走在最后面。三人都是全神戒备的。虽然让红衣大主教他们走在前面安全是安全了点。但三人并不是想要牺牲他们。这些人现在可是教廷中坚的力量。少了他们的话,特图三人可是玩不转的。
就算是挪动,也是在动不是?所以,越来越靠近黑暗议会的大门了。
特图三人心中都是突然一震。眼睛中充满了疑惑。脚步在疑惑的同时也是停止了下来。
只是三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脚步停止了。而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现在都在前进着。
我把这一切看的很清楚。让自己冷静一下再等等看。我就不相信特图三人会不移动。
但很可惜的是,在最前面的一个红衣大主教就快要出阵法范围的时候,特图三人还没有进入到阵法。我心中微微的叹气,看来,这一次是对特图三人没有什么办法了。
我不是一个犹豫的人,再让红衣大主教前进一步,我们就暴露了。虽然不能困住特图三人让我很是不满意。但先消灭教廷的这些中坚力量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所以,我干脆的启动了阵法。
其实,图尔众人现在好在纳闷呢。按照道理来说,这些人早就进入到先生所说的阵法的范围之内了。但现在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只是长期形成的对先生的依赖和信任,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呆着。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
“不好,危险!”特图三人的感应还是很敏锐的。几乎是在我启动阵法的同时,他们就感觉到了危险。
三人一边大声的吼着,一边急速的往后退。
但是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阵法启动所需要的时间很短。所以说,虽然听到了特图三人的提醒。但是想要反应过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红衣大主教、圣骑士和特级执事的眼中。本来自己面对的是黑暗议会的大门。但是突然之间,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而且,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同伴,却是一个也不在了。大声的叫喊,却是只有自己的回音听不到同伴的回应。他们的心中极度的恐慌。他们也许不害怕战斗,但却是害怕这根本不在他们理解范围之内的东西。而在着急之中,不断的乱跑。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找不到出去的路。而且,时不时的打击在他们没什么反应之下来到。一声声的惨叫想起来。在阵法之下,他们的能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的人很是‘聪明’!也可以说比较的冷静,在恐慌当中还知道先做好防备。但是这也同样没用。凭空而来的打击。或者是箭雨、或者突然出现的巨石,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反正都是要人命的东西。就算是早有防备。最后的结局也是早就注定的了。
我看不到阵法中的情景。但却是能够听的到阵法中传来的一声声惨叫。脸上露出丝丝的微笑,看来,阵法的威力还是很强大的嘛。
而图尔众人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对我所说的阵法更加有信心了。
我们是欢喜了。但是特图三人现在的脸色却是比什么都难看。很明显,千防万防,最后还是着道了。如果不是三人的感应稍稍的敏感一点,估计三人也是一样的下场。听着一声声的惨叫,三人可不认为这是假装出现的。
三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愤怒使得他们好像失去了冷静。但恐惧却是不断的折磨着让他们不得不冷静。
三人相互的看了看,不知道现在到底要怎么办。
“怎么办?”格拉尔开口问道。
特图和拉菲沉默不语。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这是修真者的阵法!”特图突然开口的说道。
拉菲和格拉尔一愣。接着也是明白了过来。只是,明白是明白了,办法。。。还是没有!
惨叫声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惨叫声就断断续续的了。很快,惨叫声就不存在了。
我对阵法还是很自信的。所以,很自然的解除了阵法。然后,一副让人感觉到恐怖的画面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特图、拉菲和格拉尔倒吸了一口凉气。被眼前的画面震撼住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教廷的这些中坚力量,现在都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流淌着。甚至。。。还能看的到献血上的那丝丝的热气。只是。。。人已经不能呼吸了。
六位红衣大主教、十位圣骑士、三十位特级执事。说起来这样的力量已经是非常非常强大的了。但是,现在呢?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这些人竟然都死了。而且,还是死的不明不白(对特图三人来说)。这让他们惊恐的同时,也是无比的愤怒!
“黑暗议会的人,东方的修真者。有胆子就出来吧。敢不敢和我们一战!”特图大声的吼道。什么?冷静,现在如果还能保持冷静的话,那绝对是冷血动物了。这些可都是教廷唯一剩下来的力量啊。特图三人不敢想象当教廷的高手只剩下三人的时候,教廷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不想未来,不想后果。战斗是现在唯一的选择。
但是,现实好像是很残酷的。就是特图三人现在想要战斗。貌似都没有对象。
“哈哈,你们教廷的人竟然还知道我这个东方修真者?不错,不错。你们都听着,包括不管什么势力的人员,都给我听着。以前,你们敢往中国去。现在,我想教廷开刀。如果以后谁还敢去,那么我不介意你们是下一个教廷。”我哈哈大笑的说道。我早就发现各种各样的情报人员了。要不然的话,我会撤销阵法让他们看到这样的情景吗?我要的就是震撼的效果。虽然说难免一战。但我相信我的这番话还是能让他们好好考虑一番的。就算最后还是要战!但是,我已经成功争取到了时间不是?
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反正现在特图三人的反应是愤怒的。而且是特别特别愤怒的那种。
“有种出来一战!”特图大吼的说道,现在三人的眼睛都成红色的了。那种想战斗,又没有勇气冲过去的痛苦,折磨的他们快要疯狂了!
对这种现在已经陷入到歇斯底里的人,我是不肖一顾的。不过,如果让他们在疯狂之下失去冷静,那么是不是会很容易的就消灭他们呢?我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过他们。斩草要除根,这是一个真理。而教廷现在就剩下这三个人还能活动一下,我相信失去了这三个人的教廷,不用我动手,就会很快就走向灭亡。这是肯定的一点。而,教廷的灭亡就是我的目的。所以,这三个人必需要死。
当然,以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收获,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短的刺激他们。
“你们在这里等着,谁都不许动。听从我的命令!”我传音给图尔众人说道。然后大步走上前去!
特图在大吼之后,眼睛就一直盯着黑暗议会的大门,期望能出现一个人,哪怕是不管什么人都好,现在他只想战斗。太憋屈了,实在是太憋屈了。特图还没有这么的处于下风过。
突然,特图的眼睛亮了起来。全身上下,圣力滚动。战意不断的生疼。现在看出来特图的强悍了。从这股战意上,就能够看的出来特图是多么的强大。虽然比使用了圣器的教皇福尔要差上一点。但也差不了多少。
我心中暗暗的惊讶。妈的,教廷还有这样的强人?
“谁家的狗在这里乱叫?是你们三个吗?”我微笑的说道,神态之间很是自然,眉头微微的皱起。貌似很是生气的样子。
“修真者?”好像看到了我,快要疯狂的三人突然之间又是冷静了下来。
“如假包换。”我干脆的说道。眼睛微微的眯着,很是仔细的看着三人。
“交出我们教廷的圣器,以前(手机阅读,(1文学网)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以‘主’的名义发誓。我们教廷以后不会找黑暗议会任何的麻烦!”特图沉声的说道。心中虽然有着疯狂的想法,但却是让自己拼命的冷静。
“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我哈哈大笑的说道。
“不会找我们黑暗议会的任何麻烦?你们以为是谁?你们教廷还有资格找黑暗议会的麻烦吗?以‘主’的名义?难道是撒旦大人吗?那好,如果你改信撒旦的话,我会考虑把圣器归还给你们的!我这个人呢,说到做到!”我微微一笑的说道。给出了我的条件。
拉尔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改信撒旦的话,圣器还有个屁用!
“我什么我,现在的你们不是以前的你们了,凭什么和我讲条件?清醒一下吧,你们教廷。。。已经完了!”我冷声的说道。眼神突然之间变的很是犀利。
“知道吗?从你们教廷到中国的那一刻起,你们教廷现在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我狠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