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惨烈(二)

() 荒野中,教皇福尔和一大帮人正在对持着。
“这么说,以前我得到的消息都是假的?”教皇福尔狠狠的问道。
“很简单的道理,你们教廷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而又想第二次的劫持我的亲人,就算圣皇剑在我的手上,我也没有归还给你们的意思。嗯,从你们教廷进入中国境内的第一天起,这都已经注定了!”我摊摊手很是‘无奈’的说道。
“这么说,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我们教廷的报复?”教皇福尔还是恶狠狠的问道。不过,在心中,教皇福尔现在却是有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派人到中国去呢?要不然的话,这煞星也不会上门的吧?
“没错,现在我不已经接近成功了吗?我想是吧?”我微笑的说道,看到教皇福尔现在恶狠狠的样子,还真的是很不错呢。我想,教皇福尔现在心中一定是非常愤怒的吧?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后悔的意思呢?嘿嘿,太邪恶了。
“林云,我要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一定!”教皇福尔狠声的说道。
“哦,是吗?可以说,和你们教廷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除非有一方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所以呢,你说让我付出代价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让你离开这个世界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今天,你就在这里永远消失吧!”我笑呵呵的说道。只是,话中表达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教皇福尔气的肺都快炸了。但现在却是不敢动手。
在教皇福尔看来,这个林云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根本就不看清他的实力。这还是在使用了皇冠的情况之下。那这个林云的实力应该高到什么程度?教皇福尔实在不敢去想象。
“也许,今天真的是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刻!”教皇福尔的心中突然升起了这样的感慨。不过,教皇福尔心中一惊,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就算今天不能活命,我也要拉上所有的人垫背!”教皇福尔恶狠狠的想着。
我在说完刚才的话后,就闪身走开了。图尔终于立刻靠近了教皇福尔。
我是清楚自己实力的,如果和现在的教皇福尔对上,那么失败的一定是我。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而如果我失败的话,那么对图尔他们的打击就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不能冒险。
教皇福尔看了一眼远远走开的林云。
“不亲自动手吗?这些血族,虽然厉害,但还是不能阻挡我的吧?好吧,就让我把这些血族消灭干净。再和会会林云你这个东方修真者吧!”教皇福尔的自信很是强烈。也许是被逼到绝境上的垂死挣扎。但不管怎么说,教皇福尔现在战斗的情绪可算是非常强烈的。这一点,现在没办法否认!
“结成战阵!”图尔高声的说道。教皇福尔带给了图尔他们很大的压力。虽然对自己一方的实力很是自信。但图尔并不想多损失自己的伙伴。而战阵是一个增强战斗力的好办法。
其实,战阵都是能防御也是进攻的。教廷的战阵也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以前的时候,血族都是以绝对的优势来打击教廷的战阵。所以,只表现出防御的一面。进攻的一面倒是没有表现出来。但现在图尔他们对现在的战阵虽然还不熟练,但结合在一起还是能发挥出比以前更加强大的战斗力的。这一点每一个血族皇族都是很清楚。
不管是教皇福尔还是图尔一方,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战斗几乎是在瞬间就开始了。两者之间的恩怨可没什么好说的。
黑暗能量和圣力的较量。
图尔众人结成了三个战阵。轮流冲向教皇福尔。
而教皇福尔却是凭空而起。手中的权杖稍稍的挥出。一团圣力冲向了血族。
黑暗黑暗和圣力相撞。
‘轰’双方竟然势均力敌!
要知道图尔一方的战阵可是八位血族皇族高手组成的,而且,还是组合在一起攻击的。这可不是八个人的能量相加那么的简单,比八个人相加还要强悍的多。但是,现在教皇福尔只是轻轻的一挥权杖就抵挡住了这次进攻。而且还不落下风。这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就是我现在也是紧皱着眉头。教皇福尔的实力有这么强大吗?我可是清楚图尔他们刚才的攻击力有多么的强大!这一次,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困难的多。
不过,在教皇福尔抵挡住图尔这一个战阵攻击的同时。格拉格率领的第二个战阵的攻击几乎是在瞬间的时间就接了上来。
而教皇福尔却又是轻轻的挥动。
又是一团圣力迎接上了黑暗能量。
‘轰’这一次,黑暗能量稍稍的占据了优势!
我的眼睛一亮,这一次的攻击血族在强度上并没有增加什么。但教皇福尔却是没有和上次一样的势均力敌。而是稍稍的处于下风。这是什么原因呢?
看教皇福尔还是那么的轻松,难道强度上下降很多吗?
格拉格的战阵刚刚过去,鲁尔率领着的第三战阵接着就冲了上来。
这中间几乎没有时间差。
教皇福尔又是轻轻的挥动了权杖。又是一团圣力冲向了黑暗能量。
‘轰’这一次,教皇福尔弱势更加的明显了。
我的眼睛一亮,看来,这是一个利用的方面。不能停止进攻!
图尔他们也都是老妖级别的人物,怎么会看不到这一点?所以,不用我多说什么。三个战阵根本不给教皇福尔什么时间和空隙,一拨一拨的进攻永不停息。
虽然教皇福尔现在还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看看教皇福尔现在已经是完全处于了劣势。虽然权杖发出的圣力能够抵消黑暗能量的冲击。但是情况是越来越向着有利于血族的方向在发展着。
教皇福尔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来。权杖蕴含着的圣力是很强大。但是单单是三次的挥动就什么也不剩了。而皇冠虽然把源源不断的圣力注入到自己的身体内。但转化到权杖中的速度不是特别的快。所以现在利用权杖是完全占不到任何一点点的优势。
而面对这样的血族攻击,教皇福尔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不让血族靠近。教皇福尔可是很明白血族的近战能力有多强悍的。而在失去圣皇剑之后。教皇福尔的近战能力已经几乎与接近没有了。所以现在只能远攻。而远攻貌似越来越不妙了。
我时刻在观察着,慢慢地嘴角出现了丝丝的笑容。
教皇福尔现在的圣力很多很强悍,这是肯定的。但是好像发挥不了多少。而且,貌似教皇福尔很不愿意让血族靠近。联想到圣皇剑,是不是教皇福尔很是担心近身的战斗呢?
而血族皇族呢?对近身战斗可是很在行的。以自己的长处对敌人的短处。这是很正常的。
“抓紧攻击的频率,争取和教皇福尔展开近身战斗。”我淡淡的声音响在血族每一个人的耳边。
果然,在我的话落下后,血族们攻击的频率猛然的加快。
一波一波的攻击几乎没什么时间间隔。二十四位血族皇族高手啊,在能量上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而且现在他们都是变身的状态,每时每刻都是在吸收着能量的,虽然消耗的速度比吸收的速度要快一点,但看现在的情况,还在控制的范围之内。
而在血族们加快进攻的频率之后,教皇福尔终于是有点支撑不住了。
权杖挥出的圣力虽然还是很强悍。但已经不能阻挡黑暗能量的进攻了。
‘轰’终于,教皇福尔的身体和黑暗能量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本来就那么的破烂的衣服现在更是不成样子了。而且,教皇福尔那白白的肌肤貌似已经裸露在了外面。真是太难见了。谁看到过这样的教皇?
而且,不仅是身上的衣服,身上上也满是鲜血。身上多处受到了破坏。
只是圣力立刻在教皇福尔的身上闪耀。还是以那种让人咂舌的速度恢复着!
不过,血族们不会给教皇福尔多长时间的。嗯,应该说攻击根本就没有停止过。
不过,教皇福尔的圣力越发的闪耀起来。
‘啊’教皇福尔的口中一声大吼。身上的圣力竟然又一次的强盛起来。竟然冲散了图尔的战阵。还导致一为血族受伤很厉害!翅膀已经断成了两截!
我抽了一口凉气。不能不说教廷刚才的那次攻击,真的是非常的霸道。三个战阵都在他的攻击之下,竟然还让一个血族皇族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看来,现在的教皇福尔实在是实力强悍!
“哼。。。你们,都死吧!”教皇福尔狠声的说道。本来权杖上的圣力已经没有了。而皇冠虽然还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圣力。但相对于血族们的攻击,根本就应对不了。但是在血族的打击之下,皇冠的圣力竟然比以前强大了好几倍!虽然现在庞大的圣力让教皇福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有点撑爆的感觉。所以,教皇福尔不得已之下把自己身体内的圣力一下子爆发了出去。
而让教皇福尔兴奋的是,在爆发出这么多的圣力之后,几乎是瞬间的时间,圣力就恢复了到了爆发前的水平!皇冠,皇冠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貌似有点无穷无尽的圣力!
现在的局面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刚才是血族是完全占据着上风,教皇福尔只有防御的份。而且也是成功的击打在了教皇福尔本人!但是突然之间形势好像完全变了一个样。教皇福尔的圣力突然增加了几倍。现在倒是教皇福尔完全压倒血族了!
要明白,现在血族可是有着二十四位皇族高手!教皇才一个人!难道这才是教皇的真正实力吗?那也实在是太可怕了点吧?
但现在的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
教皇福尔的速度非常的快,飞身间就冲向了刚才被重伤的那位血族。
‘嘭’血族们的阻拦都被教皇福尔轻轻的挥动权杖给阻拦了下来。
‘啊’那位受伤的血族高手痛苦了大吼了一声。就没有了动静。血族们都站在了一起,眼睛中充满了熊熊的怒火。
因为现在教皇福尔的手中正抓着那位血族的心核!
很明显,教皇福尔很清楚血族真正的死门在什么地方。
‘啪’教皇福尔的手上稍稍的用力。心核马上碎裂开来!
我根本来不及出手!
突然之间,我恨自己!我亲眼的看着一位血族皇族高手从我的眼前消失了啊!
“哈哈!”教皇福尔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笑了起来。
图尔众人愤怒了!几乎是没什么考虑的都冲了上去!
“不好!”我惊呼了一声。现在图尔他们因为愤怒,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阵。这样冲上去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我一个闪身。冲了过去。手上自然出现了仙器!
我不能看着血族被教皇福尔屠杀!
是的,教皇福尔现在的实力,好像根本就不是血族们能对付了的。我心中暗暗的想着,自己这次的决定是不是错误的呢?真没想到教皇福尔的实力会强悍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借助的皇冠的力量。但怎么能否认现在教皇福尔的强悍呢?
‘啊’一声的惨叫从血族们的口中发出来。冲上去的速度是快,但被击飞的速度貌似更加的快速。只是,因为人多的原因。教皇福尔也只能击退他们。而不能做到伤害他们的心核。但就算这样,看看血族们现在的样子,几乎身上没有不带伤的!
虽然不能影响他们的战斗力。但这也是更加证实了教皇福尔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
“哈哈!”教皇福尔很是嚣张的大笑了起来。
教皇福尔从没有想过自己有这么的强悍。皇冠,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冠。
又是权杖,教皇福尔轻轻的举起了权杖。(11)他现在什么也不管了,先消灭眼前的血族再说!自己已经消灭了一个血族了,嘿嘿,强大的感觉实在是很爽啊!
‘嗖’我就好像是闪电一般的冲向了教皇福尔。如果这一下让教皇福尔攻击过去。那么很可能又要损失以为血族。我可不想自己的人就这么的被杀!
教皇福尔的瞳孔一阵的收缩!感觉到危险在急速的向自己靠近!
只是,在教皇还没有反应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而我的目标就是教皇福尔高举起来的手臂!
“啊”这一次是教皇福尔的惨叫声响起!
教皇拿着权杖的手臂在仙器的切割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貌似强悍的圣力在仙器之下就抵抗了瞬间的时间。而这个手臂就和教皇福尔说拜拜了!
而手上的权杖瞬间被我抓在了手里!随手扔到了戒指中。
哼,看你还能嚣张?
我的出现让血族们士气大振。不能不说,刚才教皇福尔的强悍让血族们几乎没有了任何一点点的士气。想想看吧,以为血族皇族高手没什么反抗机会的被捏碎了心核。而二十三位血族皇族一起冲上去竟然全部的受伤!这是怎么样的强悍?
但是现在呢?就是这样的强悍,被‘先生’斩下了一条手臂!那该死的权杖也是被‘先生’收走了!士气不大振才是怪事!
教皇福尔不敢相信的看着林云。被深深的震撼了一下。
教皇福尔刚才看到林云的目标就是自己的手臂了。而且,自己也是在瞬间就把圣力往手臂上移动。虽然不是全部的圣力。但教皇福尔对圣力的强悍可是认识很清楚的。不可能被人就这么的冲破。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这林云竟然没什么阻碍的把自己的手臂给斩断了!更让教皇福尔恼火的是,现在自己练权杖也失去了!
不过,教皇福尔明白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飞快的后退了一段距离。圣力往手臂的方向聚集。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斩断的手臂却是慢慢地在恢复着!
我没有去管教皇福尔。我明白现在教皇福尔不会攻击过来的!而是看向了剩下的血族!
不能不说,刚才的战斗已经花费的时间很短,但真的是非常非常惨烈的。看看现在血族的狼狈就行了。不过,他们还有战斗的能力!并没有丧失战斗力!
“你们脑子进水了?牺牲了一个同伴我明白你们的情绪会激动。但你们想到没有,这样的冲上去有什么作用?不是被各个击破了!现在不能把自己放在强者的位置上。明白了吗?战阵,用战阵!”我几乎是吼出来的说道。刚才血族的表现真是让我很是失望又很是担心。幸好,幸好没有再一次的减员!
图尔众人沉默了一下。立刻就重新结成了战阵。因为少了一个!所以结成了两个战阵!现在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给教皇福尔制造麻烦!我现在明白,想杀死教皇福尔貌似很是困难了!
不过,这一次,我是不会放弃的,因为现在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我不敢相信如果教皇福尔的身边还有着很多教廷的高手的话,那结果会是什么样子的?对教廷的三大圣器看来还是认识不清啊!
教皇福尔还在治疗。
图尔众人两个战阵冲了过去!
而少了权杖的教皇福尔好像不会远程攻击了。面对黑暗能量的冲击,教皇福尔只是闪避!
不得不说,教皇福尔现在的速度真是快速无比,比血族皇族的速度还要快上一点!
而现在就剩下一个难题了。血族因为战阵的原因,移动的速度绝对不快的。也许在以后熟练了之后速度能快点。但现在绝对快不了。不得已之下,我挥挥手让大家停止了下来。现在攻击也没什么效果。单个的去攻击又怕教皇福尔各个击破。所以说,还是等等吧,我感觉教皇福尔现在躲避只是因为恢复手臂的原因而已!
教皇福尔现在也是有苦自己吃。他感觉到现在圣力不像刚才那么强悍了。好像失去了手臂,不,应该说失去了权杖。圣力就不是着名强了!
教皇福尔现在终于是明白其中的道理了。感情三件圣器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本来圣皇剑不在,就够弱的了。现在又是失去了权杖,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教皇福尔以前从来没有一起使用过三件圣器。现在才明白三件圣器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一个提供圣力,一个远攻,一个近战。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作用。最为关键的还是在三件圣器集合在一起对圣力的增幅!失去圣皇剑增幅都已经到了刚才那种程度。教皇福尔真的想知道结合圣皇剑会强大到何处程度。只是,现在也就是想想,想集合三件圣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都是那个林云!
教皇福尔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年轻的修真者!
教皇福尔失去的手臂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只是,现在手上的权杖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现在教皇真切的感受到了自身圣力的下降。比刚才,下降绝对有两倍!
不过,教皇福尔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傻子才会表现出来呢?刚才有时间治疗。不就是刚才的威慑力的作用吗?
“我听说东方的修真者都是光明磊落之人,现在却是让我遇到一个专门偷袭之人。”教皇福尔冷冷的说道。如果是刚才的实力,教皇福尔还愿意一拼。但是现在实力下降了这么多,还有一个不知道深浅的修真者林云。看来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为好。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
“偷袭也是一门艺术,难道福尔阁下没有听说过吗?倒是我以前见到的教廷人员都是穿戴整齐的。今天算是看到教廷的另类服装了。福尔阁下,说实在的,你现在的造型真的很不错呢!”我笑呵呵的说道。精神力时刻在观察这教皇福尔的变化。刚才,就在刚才,我感觉到了教皇的变化,貌似圣力的强度没有刚才浓厚了!
“哼。。。你以为你们现在能杀死我吗?”教皇福尔狠声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有点狰狞!不过教皇福尔的心里却是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皇冠虽然为教皇福尔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圣力。但是并不能保证教皇福尔的安全。这一点教皇福尔自己是很清楚的。现在的表情什么的都是为选择一个离开的方式而努力呢!
“我认为可以,因为在我看来,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我很是肯定的回答。
“哼。。。那好,你们就跟着我一起陪葬吧!”教皇福尔又是狠声的说道。
“错错,福尔阁下,是你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不是我们一起,我想你是弄错了!”我微笑的说道。我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教皇福尔的实力是下降了。要不然的话,依据刚才的实力,教皇福尔实在是不没有必要说这么多话的。
权杖,一定是权杖,难道失去了权杖让教皇福尔的实力下降?呵呵,看来,自己无意中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刚才教皇福尔的实力实在是太强悍了。如果还是那种实力的话,今天的胜负还真是不好说,但是现在嘛,虽然教皇福尔的实力一样很强大,但是已经没有绝对的优势了。我想,优势已经慢慢地在转移到我们这一方了。
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还真是我没有想到的。
“林云,你不认为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吗?就算是我们教廷以前做错了什么。也不用这么的赶尽杀绝吧?”教皇福尔沉声的说道。
教皇福尔刚说了这句话,就感觉到不对,这不是示弱吗?如果让这个林云联想到自己的实力现在是下降了很多,那不麻烦了?但是现在话已经是说出口了,还有办法挽回吗?所以教皇福尔在后悔的同时,也是装作愤怒的样子。
我心中一喜,教皇福尔这样的话,可算是应正了我刚才的猜测。想不到教皇福尔也有着这么糊涂的时候?还真是很难得呢!
“在我看来,你们教廷已经触犯了我们东方修真者,也是做下了我们修真者不允许做的事情。所以说,教廷必定要消失!”我很是坚定的说道。在这一点,从来就没有什么商量。
“你。。。你不觉得你们修真者实在是太过分了吗?”教皇福尔‘气’的不轻。
“过分吗?谁都会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和原则。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能放弃,现在你们教廷都成这个样子,你们能放弃吗?”我微笑的说道。
“怎么不能呢?我们为以前的所作所为道歉。我们双方和平相处下去不行吗?”教皇福尔眼睛一亮的说道。管那些什么诺言。先离开这里才是最为重要的。
“哦,福尔阁下能放下这些怨恨?”我专做眼睛一亮,很是感兴趣的说道。
“当然了,当然了!”教皇福尔连忙的说道。在教皇福尔看来,自己离开的希望可算是大增呢。
“嗯,以前双方的损失呢,咱们就算了。没有化解不开的冤仇嘛。不过,你是不是让我们看看你真心的诚意呢?”我摊摊手的说道。
“真心的诚意?什么才算是真心的诚意?”教皇福尔连忙的说道。哎。。。教皇福尔现在的表现,不是教皇福尔太天真,而是教皇福尔在心中害怕了,是的,就是害怕了,刚才的打击,血族的实力,林云的实力,还有皇冠能带给他的实力,在这一切的作用之下,教皇福尔的思想变了。变成了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不管其它的任何东西,离开这里再说。
如果不能说教皇福尔是天真的话,那也可以说教皇福尔阴险,拿得起放得下,不是吗?现在教皇福尔的这些所为已经让他自己处在了一个相对较弱的局面之下。也是让所谓的‘面子’丢的干干净净。但想想看,在明明知道自己没实力战胜自己敌人的时候,想办法保存自己,这一点是没什么错误的不是?相反的,教皇福尔还可以说是非常果断呢!
呵呵,两个方面,能得出教皇福尔现在心理的两种结果。
“嗯,我需要看到你的真心诚意,嗯,你现在把皇冠交给我。由我来保管,然后你再率领你们的人正式道歉。咱们就算是放弃以前的一切。怎么样?”我微笑的说道。
图尔众人刚才还在担心,难道先生害怕了吗?而一直到现在才算是明白,先生这是在玩弄教皇福尔呢教皇福尔现在呆滞的脸。嘿嘿,真爽呢。。。
教皇福尔真是没有想到真心诚意是这个样子的。
“这。。。这简直是胡闹!”教皇福尔涨红了脸说道。
“呵呵,福尔阁下,刚才呢,是跟你开个玩笑。游戏从现在结束。那么,让我们战斗吧!”我微微一笑的说道。大手一挥!
图尔众人几乎是在我的话刚刚落下的时候就飞扑了上去!
教皇福尔想不到我说翻脸就翻脸。不过,因为图尔众人是战阵一起移动过去的,所以速度并不是很快。给了教皇福尔调整的时间。
“卑鄙的修真者!”教皇福尔狠狠的说道。心想着你们现在还结成战阵,那么不是在给我机会吗?教皇福尔在说话之间,身体化成了一道闪电。飘飞而去!逃了!
我微微的看着,图尔众人也是在我的身边没有什么移动。都是看着教皇福尔逃跑!
教皇福尔的速度非常的快,只是让教皇福尔很是奇怪的是,好像他们并没有追赶自己的意思。这让教皇福尔很是纳闷,自己现在的速度虽然比血族皇族的速度快点。但比林云可是慢点的。为什么不追自己呢?
正想着这个原因呢
‘嘭’教皇福尔飞行的身体和‘空气’来了一个最为亲密的接触。就好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的掉落了下来!
教皇福尔现在头晕晕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瞬间教皇福尔就明白是什么原因了。修真者,阵法!
怪不得不怕自己跑掉,原来人家早就准备好这一点,自己还傻傻的撞上去。是的,真的很傻!
不过,教皇福尔的脸皮在撕破之后还不一般的厚。跟没事人似的站起来,又慢慢回到了血族和林云的跟前。
“福尔阁下,你刚才在表演什么呢?战斗这就开始了,你怎么能独自离开呢?嗯,当然,我刚才所说的话还是有效的。你把皇冠交出来。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微笑的说道。
接着又说道:“你知道的,我们修真者虽然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但是在自己所说的话上,可是没有任何欺骗的!”
“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结果,我现在已经不去想什么结果了。战斗,来吧,让我们来战斗吧!”教皇福尔这一下是彻底的清醒了。什么离开,离开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这里所有的人。自然就能离开了!
“那好,如你所愿!”我微微一笑,身形一闪就到了一边。图尔众人上前一步。和教廷对峙。
双方都相互的看着。没有动静。
“杀!”图尔大吼了一声。两个战阵冲了过去。黑暗能量横行。首先冲向了教皇福尔。
教皇福尔现在已经失去了权杖,所以远程的攻击已经不存在了。不过,教皇福尔也不是没有办法。皇冠提供的圣力对教皇福尔的自信心还是有提升的。只是刚才的实力强大,现在突然下降了让教皇福尔有点不知所措而已。而现在战斗是根本没办法避免了。当然也就去掉了那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专心的战斗了。
没有了远程攻击,那么就是近身战斗了。而不能不说教皇福尔现在的圣力还是非常强悍的。虽然每一次对教皇福尔的身体都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力。但却是没有伤害到教皇福尔什么。实在是让人无奈!
这其中有着实力上的原因,而圣力和黑暗能量的相克关系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原因。
前面已经说了,教皇福尔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而血族的战阵呢?并不是特别的熟练。所以教皇福尔的反击也是非常的出色。
虽然教皇福尔身上的伤总是在不断的增加。但血族也是在不断的减员。这个减员不是死亡。因为血族们不会给教皇福尔这样的机会。而是彻底的失去战斗力!
而让一个血族皇族高手彻底失去战斗力,是多么强悍的事情吧!
而教皇的伤势呢?总是在圣力的治疗下并不影响教皇福尔的战斗力。使得,不得不承认,现在教皇福尔占据了上风!
教廷的三大圣器,还真是很不一般呢。
不过,现在是要结束了。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教皇福尔,你放心的去吧!”我喃喃的说道。
速度,比教皇福尔还要快的速度。仙器在我手里化成了一道无比快速的闪电。
闪电闪过,头颅滚落。皇冠被我抓在了手上。一代教皇就这么的彻底消失了!
而血族也付出了十三位彻底失去战斗力,一位彻底死亡的惨烈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