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惨烈(一)

() 怎么对付教皇福尔我们有了一个计划。虽然在上次我在观察了教廷的组合战阵之后,也是想到了把修真者的阵法移植到黑暗议会身上。但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并不能发挥出威力。要知道,修真者中的组合阵法,可是比什么教廷的组合战阵威力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现在对付教皇福尔的计划。今天,就算是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也一定要把教皇福尔永远的留在这里。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目标也在慢慢的进入到我的圈套,那么一切都在顺利的发展。我相信,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
教皇福尔突然感觉到了有那么一点不对,为什么飞机正好在那个时间晚点?为什么火车在这个时候正好出现了故障?这中间有着什么特殊的联系吗?还是。。。谁要对自己不利?
教皇福尔警惕了起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现在这里就是一片荒野。什么都没有!教皇福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决定好像是错误的。嗯,绝对是错误的。
教皇福尔是个很果断的人,在察觉到有不对的时候,他立刻就飞退!不管有没有危险,先让自己处于安全的状态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我的精神力牢牢的笼罩着教皇福尔。其实,教皇福尔已经进入到我的埋伏圈了。现在没动手只是还没有达到最佳的位置而已。不过,看教皇福尔貌似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如果现在再不出手的话,也许还真的会不好办了呢?什么?让福尔跑掉?有没有搞错,现在周围已经布置好了阵法,而且已经启动。教皇福尔是逃不掉的。嗯,也可以说,教皇福尔这一次必需一战!
“我想,现在是动手的时候了!”我淡淡的声音响在每一个血族皇族的耳边。其实,我越是表现的淡然,他们对自己就越是自信,而越是自信,那么发挥出的实力也就越大。这中间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图尔众人早就等着这句话呢。虽然现在奇袭的效果不是那么的明显。但在教皇福尔飞退的路上。还是有着五位血族皇族对教皇福尔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五名血族皇族从现身到变身,再到攻击到教皇福尔,这中间的时间几乎也就是一秒钟的时间。
但是,一个是教皇福尔早就有了警惕之心。另外,对教皇福尔这样的高手来说,其实一秒钟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的事情了。虽然说这个时间还不到一秒钟。但教皇福尔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
只是教皇福尔就算是反应再快,也是一愣的。
和黑暗议会打了那么多年的叫道。对血族中的皇族怎么会陌生?而现在教皇突然发现袭击自己的是血族皇族高手。难免心中有点惊讶的。所以,教皇福尔身上突然有了稍稍圣力的守护。但五个血族皇族的攻击还是牢牢的击打在了教皇福尔的身上。
‘轰’教皇福尔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的被击飞!
教皇福尔现在的脑袋有点晕晕的。血族皇族?该死的,一定是‘始祖金血’在作怪。只是,难道血族得到那么多‘始祖金血’吗?只是,袭击北爱尔兰之后才得到的‘始祖金血’吧?那么。。。袭击北爱尔兰的人是谁呢?教皇福尔突然发现自己貌似思绪不够用的了。一阵的糊涂。
当然,作为一个高手的本能,他还是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刚刚因为仓促之下圣力没有升起来。现在身上也是疼痛的很。但不管怎么说,对教皇福尔造成的伤害不是特别的大。
当然,教皇福尔现在是满腔的怒火。难道,血族想消灭自己吗?难道五名血族皇族就想消灭教廷的教皇吗?福尔愤怒的很,虽然没有了圣皇剑。但凭借着皇冠和权杖,教皇福尔还是有信心把血族的人消灭掉的。
只是,福尔的这些想法是很快。但攻击来的更加的快。而且,还是一拨一拨的。
‘轰’教皇福尔的身体现在就好像沙包一样的被丢来丢去。哎。可怜的教皇。
这样,就是这样。不给教皇福尔任何一点点的反应时间。持续的打击。五个血族皇族一个组合连续的攻击。就造成了现在的结果。教皇福尔的圣力无疑是强大了。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但是在不停息的持续打击之下,教皇的圣力不仅消耗的速度超级快,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圣力根本就集合不起来。
所以现在教皇福尔真的是很惨,非常的惨!
教皇福尔愤怒了。这一下是真的愤怒了。堂堂教皇怎么能被这样羞辱?虽然教皇福尔现在是非常的震惊,真的是很震惊。看看现在血族皇族的数量,这可是二十四位啊!什么时候血族有着这么多的皇族高手了?怪不得,实在是怪不得黑暗议会能不断的偷袭教廷!有着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很了不起!
教皇福尔愤怒是愤怒,但还是保存着理智的。他知道想在二十位血族皇族高手的包围下取得胜利。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跑了。不过,愤怒的教皇福尔想先给他们一点教训再逃跑!教皇福尔现在不会顾及那什么面子问题,现在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为重要的。这一点教皇福尔心中可是清楚的很。
而教皇福尔更是相信自己依靠着皇冠和权杖,一定能够给这些血族一个教训的。这是没什么疑问的。况且还是在皇冠已经完整的情况之下。做到这一点,在教皇福尔看来实在是不怎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愤怒的教皇福尔面对又一次的打击并没有什么躲避,而是不管不问的让血族的高手击打在自己的身上。就在这个瞬间,教皇福尔使用了皇冠和权杖!
一股庞大到极点的圣力从皇冠注入到教皇福尔的身体内。手上的权杖也是传来庞大的圣力!
而两方面的圣力立刻就包围了教皇福尔。让瞬间来到的攻击无功而返!
而教皇福尔已经快完全破碎的身体,在圣力的作用之下,以肉眼难见的速度迅速的恢复着。
不得不说,圣力在恢复这个方面做的实在是太出色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好像是圣力自动迸发的时候,血族们的攻击无一例外都是没有任何的效果。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当然明白教皇手里一定有着两个圣器,不过,三大圣器之一的圣皇剑已经被我毁掉了。那么我可不介意再毁掉教皇的这两件圣器。当然,可能有点难度,嗯,不是可能,是一定有很大的难度,也许,很是惨烈。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要走的一步,其实一个教皇的身份并不让我感兴趣。我最在意的还是这两件圣器,只要教廷失去了这两件圣器,那么对教廷来说,将会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也许,就算教廷的人就剩下了一个教皇,而只要有两件圣器在手,那么就会有重新崛起的希望。而失去了,很可惜,那么就连一点点的希望也没有了。
当然,我现在不知道的是,教皇福尔失去圣器圣皇剑的事实,现在教廷的人都还不知道。也许,莫里斯会了解一点,但谁让他已经死了呢?所以,这一次只要成功,那么教廷所谓的三大圣器,就完全消失了。
“先不要靠近,结成防御阵型。记住,(1*网1*cN)不能大意,教皇福尔现在使用是教廷的圣器!”我淡淡的声音在血族们的耳边响起。很快,血族们就放弃了继续进攻。而且很快就结成了防御阵型。虽然我教给他们的战阵现在还不熟练。但看现在他们的样子,还是有点帮助的。最起码,不会被教皇福尔各个击破!在我看来,这实在是太完美了。
教皇福尔的伤势很快就痊愈了。
而那强悍的圣力好像也跟着一起消失了。不过,谁都知道,这根本不是消失,只是教皇福尔控制了而已!
教皇福尔现在看起来很是威武,头戴皇冠,手拿权杖。很是威风。还有点神秘的色彩,不过,很可惜,如果教皇的身上有套完整衣服的话,那教皇福尔现在的形象绝对是完美的。不过,现在嘛。倒是有点四不像!
我用精神力查看了一下教皇福尔。
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教皇福尔体内的圣力好像不是特别的多。但是好像圣力和皇冠、权杖是完全联系在一起的。那么,结合圣皇剑,是不是教皇用秘法借用了圣力呢?只是。。。好像并没有这方面的异动吧?
其实,我不了解的是,皇冠是教廷三大圣器中最特殊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件。圣皇剑是蕴含着强大的圣力。而教皇也是能够借助圣皇剑的圣力来发挥作用。权杖也是如此。权杖和圣皇剑的区别就是两者的攻击方式不同。但是,不管是圣皇剑还是权杖,其实都是依赖于皇冠来存在的。因为圣皇剑和权杖蕴含着的圣力虽然有很多。但很可惜,它们总不是无穷无尽的。而皇冠不同,就是教皇也是不怎么明白,但是只要是戴上皇冠,那么就会有着几乎无穷无尽的圣力来供使用。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圣皇剑和权杖才会发挥出作用。说白点,圣器中最忠心的,就是皇冠!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教皇福尔突然向我看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刚才我是用精神力查看了一下,但教皇福尔就算是使用了皇冠和权杖,也不一定能发现我的吧?但是,现在教皇福尔却是紧紧的盯着我的位置。难道是皇冠的原因吗?
我猜测的没错,皇冠是三大圣器中的核心。而核心的作用可不单单是提供圣力那么简单。在精神力上也是有着一定作用的。只是,不是很大而已。教皇福尔也是感觉到有稍稍的不对劲!
不过,教皇福尔不会放弃试探一下的机会!
“很好,血族现在真的很强大,非常强大。不过,我想,血族的强大都是因为有一个人的缘故吧?不知道我福尔有没有这个机会见一见这个幕后指挥者呢?”教皇福尔看着我的方向微笑的说道。就跟刚才他遇到的危险根本不存在一般。
我现在是想明白了。教皇福尔现在就是瞎猜的。不过,我是不是应该见一见教皇福尔呢?毕竟,不管怎么说,其实我和教皇福尔也是打过几次交道的。况且,教皇福尔这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么我为什么不见一见呢?
“哈哈!既然福尔阁下对鄙人这么感兴趣。那么我不见一见那是我的不应该了!”我哈哈大笑了一声。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教皇福尔的跟前。
教皇福尔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一身很现代的休闲服,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全身上下都是现代的气息。只是,教皇福尔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年轻人是个修真者!
我的出现让血族集体往后靠了靠,他们明白,‘先生’出面,他们就没什么话语权了。只是他们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在外人面前露面的先生,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呢?
“林云?那个中国的林云?”教皇福尔喃喃的说道。
“哦,我想,我在福尔阁下的眼中还是很陌生的吧?”我很是好奇的看着教皇福尔。我根本不用担心,因为教皇福尔根本就看不出我的实力。
“咱们是没见过面,我想,咱们还是能够熟悉的吧?就跟你熟悉我一样!”教皇福尔冰冷的说道。
我很明白,教皇福尔是想到了圣皇剑的事情。
“圣皇剑,还在你手上,是不是?我得到的消息都是假的,是不是?”教皇福尔的眼睛中貌似现在能喷出火来。
我耸了耸肩膀,很是潇洒的说道:“消息是假的,但圣皇剑确实不在我的手上!”
妈的,就算在我的手上你也得不到啊!想从我的手上抢东西,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