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用实话说话

() 奥丁斯、坎波和哈默都一致认定现在教廷的实力很弱!不能否认这一点,教廷已经失去了太多的高手。四次偷袭让现在的教廷和以前的教廷在实力上有着天壤之别。
红衣大主教和圣骑士的数量都是单位数,特级执事在他们看来战斗力真的很有限,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不过,为什么奥丁斯、坎波和哈默虽然认定现在教廷的实力很弱,还要和教廷联合呢?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本着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个原则。谁也不反对自己一方的实力更加的强大不是?
至于第二个原因,就更简单了,教廷现在的四个高手。那可是真正的高手。就是奥丁斯、坎波和哈默都不认为自己能一定战胜他们。而这样级别的高手可是很难得地。况且教廷已经成这个样子了。那么教廷的这四位高手一定以拼命的姿态去面对黑暗议会,有这样拼命的四个高手加入,实力一定会大幅度提升,那么为什么不让其加入呢?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反对的理由。
当然,联合不是简单的联合在一起就能够成行的。像以前教廷牵线的联合,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为什么迟迟的不来正式的参加,而只是口头上的答应呢?这就关系到利益的关系了。谁的实力强,那么利益分配就打一些。而谁又不想自己的利益更大一点呢?以前三家的迟迟不联合,就是为了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不过,现在的局面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教廷的实力在黑暗议会连续的偷袭之下已经无限度的降低。那么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之下,为什么还要等着三家找上门去联合呢?所以,等,就是等,等教廷来找上门。不用害怕教廷不来找。因为教廷和黑暗议会现在是更加的不死不休,而依靠教廷本身的实力,又不能对黑暗议会造成多大的威胁。所以,教廷就只剩下这一条路可以走而已。
“呵呵,教廷的面子还是很大,等着我们找上门,还真是没有看清楚自身的实力。”奥丁斯微笑的说道。虽然感叹黑暗议会的强大,但联想到黑暗议会几乎都是采取偷袭的办法,并不能说黑暗议会的实力又多么的强大,这是奥丁斯认为的。而教廷的实力却是比以前下降了很多很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看着以前和自己一样强大,甚至还强少一点点的教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奥丁斯可是很乐的,因为以前的教廷确实是太霸道了一点,如果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好好的让教廷低下他那自认为高贵的头颅。怎么能甘心呢?
“他们还沉侵在往日的辉煌当中呢,不过,貌似他们往日的辉煌也是建立在咱们三家不争不抢的情况之下的吧?”坎波笑呵呵的说道。埃及法老的活动范围一般根本不出埃及的境内,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们对教廷的所作所为就不感冒。以前教廷甚至想把触手伸到埃及,那个时候埃及法老可是好好的教训了一下教廷来着。
“哼。。。教廷霸道的日子算是过去了。而现在教廷的一切,不都是霸道引起的吗?怎么没看有什么势力来找咱们的麻烦呢?”哈默笑呵呵的说道,语气中满是对教廷的不肖。嚣张点是可以的,但是千万千万不能嚣张过了头,那样到最后受伤的还不是自己吗?
当然,其实教廷这样的嚣张和大范围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目的也就是增加自己的教众人数,而信仰的多少是关乎着教廷圣力的强弱的。这是教廷内部的一个绝密,所以教廷不得已,想要强大,就必须要这么做,这也是教廷在这么长时间内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姿态的最为关键的原因。
而像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多少的信徒,嗯,当然越多越好。但并不是说信徒和他们在能力上有着什么接触的地方,所以说他们在这个方面并不迫切!那么在不了解教廷情况之下,对教廷这种‘嚣张’当然是非常看不惯了。
“嗯,教廷在欧洲和全世界范围内的教众还是很多的。你们看咱们三家是不是应该取代他们呢?总窝在一个地方也不是一个好现象不是?”奥丁斯微笑的说道,说的很是随意,但让坎波和哈默都是眼前一亮。
“嗯,我看行,现在的局面对咱们还是有利的!”坎波首先表达能力自己的意见。
“哈哈,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啊!”哈默可不掩饰自己的什么。三家实力之前相差不多,又有现在的联合关系,三家相互之间冲突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最起码在最近是不会出现的,那么依靠教廷现在实力最低的时候,三家联合在一起的大好计划,如果不能抓住的话,那不是太遗憾了点吗?
“哈哈,看来,你们也有这样的心思啊,还让我先说出来!我鄙视你们。。。”奥丁斯伸出自己的中指说道。呵,并不和世界完全隔绝的他们,对世界上的通用语言还是比较擅长的嘛!
“来来,咱们商议商议怎么办吧!”坎波讪讪的笑了笑,装作没看见奥丁斯的手势。不过,在无形之间,三人的关系都是前进了一步,而三人关系的前进,也是在无形中代表着三家之间的联合更加的稳固了。
“嗯,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在解决黑暗议会这个问题之后再说教廷的让教廷的实力在这次战斗中再一次的降低,这样对我们后面的计划绝对有很大的帮助。第二,黑暗议会的目的现在虽然是教廷,但谁能保证在解决了教廷之后,不会把矛头对准咱们呢?况且咱们三家的至宝可都是在他们的手上,这个,是必须要得到的!”哈默沉声的说道,语气很是坚定。
“我赞同哈默阁下的意见。黑暗议会是不能存在的。不考虑上面的两个方面,咱们也不能让第四方的势力在咱们三家的眼皮子低下成长的吧?”奥丁斯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咱们就来商议商议具体怎么解决教廷吧,我认为不能单单的把教廷的高手消灭掉就算完。当然这个是个前提,是一定完成的,而我认为那些教廷的中层,那些死忠人员才是我们的根本,这些宗教的狂热份子不是那么容易转变的,我想,必要的时候咱们是需要一点强硬的手段,比如。。。”三人商议了起来,貌似他们都忽略了一点,黑暗议会难道就真的已经被他们消灭了吗?
当然,教廷现在绝对想不到,就算是他们借助别人的力量清除了黑暗议会这个大敌。迎接他们的是更加强大的敌人,不过,很可惜,他们不知道这一点。而就算他们知道,也不能不采取联合的办法,因为,他们没得选择。
罗马大教堂,教廷的总部。
教皇福尔、特图、拉菲和格拉尔围坐在一起,气氛显得很是沉闷。
埃及那边没有任何想要找教廷联合的意思,而且,根据情报上显示,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三方好像已经会面了。这让教廷觉得非常不安。他们现在也清楚现在教廷的实力和三家根本就没办法相比,现在来看,让人家找上门来联合的可能性,已经无限度的降低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现实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
但是,教廷要放下身份主动去找那三家联合吗?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貌似,这关系到面子!
面子。。。呵呵。
“大家说说吧,现在咱们到底要怎么办?”特图沉声的说道。语气中虽然还很坚定,但那种无奈却是让人很容易就听的出来。
“特图大人,看现在的情况,如果咱们不主动去联合那三家的话,那么他们三家一定会憋开我们联合在一起。”格拉尔沉声的说道。说出了众人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
“就算他们三家联合,那么不也一样是对付黑暗议会?他们想要的不就是他们的至宝吗?而我们不联合不也一样的可以打击黑暗议会?”教皇福尔开口的说道。看的出来教皇福尔对主动的去联合三家可是非常不愿意的。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嗯,如果三家去和黑暗议会战斗。那么我们加入进去。人家三家立马就撤退怎么办?还有,如果三家随便找个借口找我们教廷的麻烦怎么办?我们教廷能抵挡的住三家的联合吗?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三家联合在一起消灭了我们。都有实力再去收黑暗议会!”拉菲沉声的说道。语气中有着对福尔强烈的不满。
福尔立刻的不说话了。
“哎。。。现在看来,那三家就等着咱们来上门了。咱们不主动的去联合,那么人家三家联合在一起的实力也根本没什么问题。如果咱们联合,那么好,人家的实力稍稍的增加一点而已。实力增加总是好事。但对他们来说,和咱们联合不联合已经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而咱们,必须要联合他们。主动权已经不在咱们手里了。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这句话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完全正确的。咱们必须把以前的骄傲全部的放弃,就要全部的放弃,一点也不留。我们需要认清自身的实力。咱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没有和他们谈判和讨价还价的资本了。为了咱们的仇恨,放下脸上的架子吧。福尔,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主动的去寻找联合吧。记住,在利益之上,不要过多的计较。咱们现在的任何是把黑暗议会消灭掉!等咱们恢复了实力,谁现在为难我们,我们就加倍的讨还回来!”特图沉声而坚定的说道,算是为这次商议化上了句号!
拉菲、格拉尔和福尔都是沉默了一阵,三人同时的点了点头。形势比人强,高昂的头颅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低下的。虽然很难受,但为了未来,也许,这应该是值得的吧!
黑暗议会的总部。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血族终于是恢复了,虽然恢复还算是勉强,但最起码已经有了血族皇族的实力。只要稍稍的调整一下就没什么问题了。而那些失去了战斗力的血族。怎么说呢,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现在的实力都达到了和鲁尔一样的层次。血族皇族的顶峰。只是很可惜的是,鲁尔其实也在受伤者之列。但在又吸收了一滴血液能量之后,鲁尔还是以前的水平,并没有丝毫的进步,好像血族最高的实力也就是这样了。
在我看来,修炼和追求都是无极限的。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停步不前。但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也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星期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可不想出现什么让我感觉到意外和措手不及的事情。总之一句话,我不想被动。
看看前面的情况,如果没有强大的情报系统,我会提前知道教廷的动作吗?会有上次还算成功的伏击吗?有现在包围整个黑暗议会的阵法吗?所以说,知己知彼,才是成功的关键。
所以我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现在外面的情况。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相信一定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根据鲁尔的情报,我得知教廷的人员在战斗的那个地方查看了很多次。我相信,就算没有发现什么,那么能量的波动还是能够发现的。结合联想,那么一定会分析出那批人已经不存在了。我没有指望他们不怀疑我们。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是,现在最为关键的黑暗议会的实力现在还没有暴露。也就是现在谁也不知道黑暗议会的实力是怎么样的。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强大的敌人不可怕,未知的敌人才能是最为可怕的。这一点,我可是很清楚的。就好像我以前在得知异能危机而对整个异能界丝毫不了解是一样的道理。
只是奇怪的是教廷好像只是派人查看了一下,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按照常理来看,教廷应该气愤的率领着大批的高手冲杀过来的吧?因为骄傲的教廷貌似根本就不能承受这样的失败。那现在的安静是为了什么呢?
啊,妈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现在教廷的实力,貌似很是一般吧?呵呵,就剩下五位红衣大主教。十位圣骑士。三十位特级执事。虽然还有四个超级高手。但实力比以前那可是下降的太多了。说起来这还是黑暗议会神秘的实力在作怪呢。在不清楚黑暗议会实力的情况之下,他们哪里还敢轻举妄动。他们也许明白,教廷再也承受不起失败了。
嘿嘿,这感情好,教廷就继续的沉默下去吧。等教廷想动的时候,我再给他一棒,估计教廷就快真的玩完了吧?哈哈,实在是很爽的事情。嚣张的教廷不知道现在还嚣张不嚣张呢?
教廷的沉默让我很是兴奋。但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方面却是让我很是担心了。根据情报上迷糊的显示。三家的人也都是在战斗现场好好的查看一番的。而且,貌似还有着比较亲密的联系。
我立刻就知道不好了。从情报都很模糊的情况来看,人家已经是很注重保密的程度了。也许背地里不会那么的简单,也许三家现在早就有了协议也说不定。毕竟,就像血族看到‘始祖金血’的时候很是兴奋一样,不管是埃及法老、希腊神族还是奥丁神族,对他们的至宝都是非常非常在意的。联想一下,想到这些都是黑暗议会得到的还是很正常和简单的。那么他们注定会成为黑暗议会的敌人。看来,成为公敌还是不能避免的。
不过,我现在也不用太担心不是?
不说血族现在的整体实力又是上升了一大截。不管是个人能力上还是对自身实力的发挥上还是战斗的经验上,都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其实,血族不管是哪一个战斗的经验都是非常丰富的,只是在现在的实力之下,战斗经验和以前完全不同,嗯,说通俗点就是能力和经验不能契合而已,而现在,两者已经慢慢的契合在一起了。
而黑暗法师,狼人和狂战士,现在都处于疯狂的修炼和进步当中,我有理由相信。我们黑暗议会就算是面对他们的联合,只要战术得当,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现在就让我们再进一步的前进吧。除了吩咐鲁尔让情报部门更加详(,)尽的跟踪他们的动态之外,我也是好好的修炼了一番。
在上一次的攻击当中,我还是感觉到了自身能量的不足,如果不是那三个‘圣殿’圣骑士时限已经到了的话,那么那一击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我绝对会受伤!所以说,我要加强自身的实力。我感觉到了我还是免不了要出手的。虽然有着仙器。但本身的实力搞定才是一个根本性的关键所在。
而我修炼的办法很简单,疯狂的吸收能量。希望能成功的突破到出窍后期吧!
不过,貌似我现在需要的也就是能量,这个对我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其实在回去的时候,和欧阳芳她们双修的时候我已经有感觉到自己快要突破了。所以现在才决定修炼。如果没有这样的前提,我是怎么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段修炼的,要知道就算我这样纯粹的吸收能量而提升的,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而我现在恰恰最缺少的也就是时间。当然,现在完全不成什么问题。
埃及坎波、希腊哈默、奥丁奥丁斯三人都笑了。开心的笑了。志得意满的笑了。让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教廷放低姿态主动要求联合,三人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嗯,不说虚荣心吧,反正感觉很爽。
“怎么样,咱们设想的还是没错的吧?这不来了嘛!”奥丁斯哈哈大笑的说道。
“嗯,看来在实力的面前,就算再怎么自大的人也有清楚的一天!”坎波深沉的说道。
“不过,这算是教廷最后的遗愿吧!我们在解决了黑暗议会之后,教廷?谁知道教廷呢?”哈默摊开自己的双手笑呵呵的说道。
奥丁斯和坎波相互的看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希腊的雅典。奥丁斯、坎波和哈默迎来了教皇福尔。三人并没有掩饰什么。其实三人先前的会谈,就是故意让教廷的情报人员知晓的。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被教廷的情报人员知道这么秘密的事情呢?
“福尔阁下,快请进,快请进。说起来惭愧,我们该上你那里拜访才对,但是我们三家真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还请福尔阁下不要介意啊!”哈默作为地主,显得很是热情的说道。一边的奥丁斯和坎波也是满脸的欢笑。
不过,这些笑容在教皇福尔的眼中,完全和嘲笑是一个意思。而且,哈默的这些客套话,谁不知道是假的?教皇福尔听着感觉都想反胃!假!实在是太假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在实力的面前,福尔就是愤怒,也是在心里。怎么会表现出来呢?
当然,现在哈默、奥丁斯和坎波的心里可真是乐的很。
“哈默阁下客气了。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什么时候不能见面?还是正事要紧啊!”福尔微笑的说道,好像一点也不生气,还很有风度的样子。但福尔的心中却是在滴血。难受的很。这种虚伪其实教皇福尔以前很是拿手的,但很可惜,现在貌似拿手的东西在环境改变的时候,味道也是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该死的黑暗议会,等着吧,我教廷一定把你们碎尸万段!教皇福尔也只能在心中这么的想想了。当然,也少不了对哈默、坎波和奥丁斯的怨恨,但这能怪谁呢?怪只能怪先前教廷在利益上太不松动了。导致联合没有形成。如果联合早就形成的话,也不至于成为这个样子。虽然在利益面前他们都会变现出什么什么样,但还是很重视信用的,联合就是联合了,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现在关键是没有联合,那么也就只剩下后悔了。
“这怎么能行,如果福尔阁下不亲自过来的话,那我们倒是没什么。但福尔阁下现在都亲自过来了。我们怎么能放下福尔阁下去做的事情呢,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哈默显得很是干脆的说道,也很坚定。
如果是一般的人,如果不熟悉内幕的人,还真是被哈默的慷慨陈词给忽悠了。说不定还真是好好的感动一把。没听见吗?人家可是推脱了好多重要的事情还见自己的。呜呜。。。感动
不过,教皇福尔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
虽然在内心也许早就开骂了。但脸上却是一副很是感激的表情说道:“哈默阁下客气,担扰三位商谈事情,福尔真是过意不去。有时间和机会的话,福尔一定好好的感谢三位!”
就这样实力,这就是实力。以前福尔在三人跟前是怎么说话的?现在是怎么说话的?还没说到正题上的时候,这身价都掉上很多了。也许连福尔自己都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毕竟,福尔的心中现在可是没有任何一点底的。虽然教廷已经放下了姿态来主动的联系联合了,但谁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呢?这个。。。可不好说。
“福尔阁下,你就别客气了,咱们都是老朋友,说一些见外的话,那可真就见外了。我看你一定有什么事情。正好我们三个也都在这里。你就说出来大家都听听,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但给点建议出出主义还是可以的不是?”奥丁斯在一边说道。很是有正义感的样子。
“对对,福尔阁下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坎波也是开口的说道。
只是看哈默、奥丁斯和坎波的眼中,都有种不可抑制的笑意!
爽,太爽了。妈的,忽悠死你这个死教皇。真是期待议会福尔是怎么开口的啊!
三人心中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本来呢,三家也没什么联系,但在对待教廷的态度上,倒是一致的,现在又加上三家的至宝,和教廷的联合,经历了很多也使得三家熟悉了起来。特别是哈默、奥丁斯和坎波,嗯,不谈各自的利益,三人现在都可以算成要好的朋友了。
教皇福尔的心中早就开骂了。嗯,不对,不对,应该说根本就没有停止过,不过,貌似还是有着一口气憋着教皇福尔的心中,压抑的难受。
但面对哈默、奥丁斯和坎波的‘关心’,教皇福尔又不得不开口。教皇福尔现在是完全看出来了。如果这一次自己不主动的说出来。那么就算自己离开,这三个混蛋也不会挽回自己,更不会提出什么联合的。还是那句话,形势比人强啊!
“这个,确实有事啊,哎。。。”教皇福尔满脸苦恼的说道。一脸的愁容。
哈默、坎波和奥丁斯心里可是笑可了花,这可是教皇福尔的免费表演啊。可是很难得地。当然,眼睛中却是流露出很关心很关心的神色。
哈默更是说:“福尔阁下,怎么?遇到麻烦了?”
“哎,不仅仅是遇到了麻烦,这可是天大的麻烦。但对你们来说,也许不算是一个坏消息,相反,反而是一个好消息!”教皇福尔沉声的说道。
“哦,福尔阁下,那什么好消息!”奥丁斯和是‘着急’的说道。还故意在‘好消息’这三个字上稍稍的多加了点音量。
“我已经查到是谁盗走了你们的至宝了!”教皇福尔沉声的说道。
“啊,是谁?”哈默三人可是非常配合的。
哈默三人的表情让教皇福尔疑惑了,难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事情吗?那。。。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占据主动呢?不过。。。算了算了,这次是求人,还是别玩什么花样了。
“黑暗议会,就是上次咱们因为这个不欢而散的。我现在已经确定是黑暗议会了!”教皇福尔沉声的说道。
“黑暗议会?这怎么可能呢?咱们先前的时候,可是还一直拉拢黑暗议会一起联合呢?”哈默喃喃的说道。
哈默的话让教皇福尔想找一个裂缝钻进去。想想自己竟然把一颗定时炸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哎。。。
“我也不敢相信。但是,我们教廷已经被黑暗议会毁掉了大半的高手!”教皇福尔不得已之下,只好是把一切都说了出来,也不隐瞒什么了。现在隐瞒有什么用处吗?甚至,教皇福尔都对自己刚才想到的他们可能不知道这样的想法而感觉到羞愧。
怎么自己堂堂一个教皇,在现在这个时候,却是显得那么无知呢?
其实教皇不知道,在拥有绝对的优势之下分析事情,和在困难的事情下分析事情那可是完全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哈默三人都是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接着就是愤怒的样子了!
“妈的,黑暗议会,竟然也有这样的实力。看来不给他们点教训是不行了!”奥丁斯愤怒的说道。嗯,这个愤怒倒是真实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黑暗议会可是狠狠的欺骗了三家的。因为以前三家可没少和黑暗议会‘交流’呢!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们,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真的是非常强大。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现在谁也不知道在东方修真者的帮助之下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到底提升到了什么程度。还是小心点为好!”教皇福尔很是好心的劝道。
哈默三人也是思考了一下,人的名,树的影。东方修真者到底有着什么样子的神奇。三人也是不清楚。就像现在根本不清楚黑暗议会的实力是一个道理。
貌似,教皇福尔建议的小心,还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