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好的预感

() 慕尼黑,德国南部第一大城市,也是德国第三大城市。
其实教廷、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选择在这里碰面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这里谁都占不到绝对的便宜,也就是说没有哪一家的势力能只手遮天。其实,他们对安全方向一点也不担心。现在四家都绝对没有动手的意思。不过四家还是很小心,也很隐蔽的达到了慕尼黑。防止的当然就是那股神秘的势力。
四家都带了足够多的高手前来,目的当然很简单,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教廷当然是教皇福尔亲自出马。这一次关系重大,福尔根本不敢怠慢。
而另外三家认为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不能够在观望当中寻找到什么了。所以,也是有彻底联合的意思。当家人也都是赶了过来。
奥丁神族的奥丁斯。
埃及法老坎波。
希腊神族哈默。
聚首的地方选择在了慕尼黑大教堂,也就是圣母大教堂。圣母大教堂建造的很别致,有两个绿色“洋葱头”尖顶的双塔建筑。
这里虽然是教廷的地盘,但四家都对这里很是满意。
不过,三家对没有看到黑暗议会的身影很是奇怪。
“福尔阁下,我们商议的不是五家联合吗?黑暗议会也是我们的一份子,怎么没看到黑暗议会的影子呢?”奥丁斯询问的说道。心想着人家黑暗议会虽然和你们教廷是对头。但既然先前邀请了他们,现在怎么能仍下不管呢?而且,现在联合的焦点和关键点在什么地方?不还是在各家的宝贝上吗?人家黑暗议会可是非常想得到‘始祖金血’的。而且,黑暗议会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在某些时候能派上大的用场。教廷现在憋开黑暗议会让奥丁斯疑惑的同时,也是感觉很不舒服。
“嗯,我也对这一点保持着疑问,福尔阁下,我想,你是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的。”坎波也是开口的说道。声音听起来不温不火,但却是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福尔也是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所以现在丝毫也不慌乱。微笑的说道:“奥丁斯阁下,坎波阁下,哈默阁下。关于黑暗议会的事情,我是有考虑的。当然不是因为和我们教廷的矛盾而排除在咱们四家之外。咱们这一次对付的是东方的修真者。而东方的修真者现在虽然是处于最弱的时候。但实力还是很强大的。而我们只有绝顶的高手才能对付他们。而我认为黑暗议会在这个方面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相反,也许会越帮越忙。你们认为呢?”
“福尔阁下,我认为你的想法实在是不妥的很。黑暗议会相对咱们来说是比较弱。但他们也是有着很大优势的。特别是他们的血族,在情报的侦查方面,你们说我们哪一家能一定把他们比下去?谁都不敢说这个大话吧?而福尔阁下刚才也是说了,咱们面对的东方修真者现在就算是最弱的时候,也是非常强悍的。这一点也很赞同。而我认为,既然咱们面对的敌人这么的强悍,为什么不能够团结到一切可以团结到的人呢?而我看,黑暗议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因为他们有动力!”哈默开口的说道。语气中有着对福尔强烈的不满。其实也不是为了黑暗议会怎么怎么样。关键是以前是五家相互之间联系的。现在黑暗议会突然不在,让奥丁斯、坎波和哈默心中多少都有点不怎么舒服。
“嗯,哈默阁下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福尔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奥丁斯、坎波和哈默都有点看不懂福尔了。没有邀请黑暗议会的是他,现在接受‘批判’的也是他。这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呢?三人心中充满了疑惑。
而福尔现在心中却是微微的得意。看看吧,不管黑暗议会那边会有一个怎么样的解释。福尔已经都掌握了三家的底线和态度了。东方的修真者,在是不是东方的修真者这一点上,他们已经不再争议什么了。而这一点,恰恰是四方合作的一个最关键的一点。
“是这样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一点很正确。所以,我打算联合和东方的修真者有着利害关系的组织。我们联合在一起。比如说阿拉伯的伊斯兰组织,印度的佛教组织,东南亚的巫师等等。这些势力都是可以联合的,而且他们的实力也是非常的强大。如果能够联合到他们的话,是不是比黑暗议会要强的多呢?不过,我认为要联合他们,咱们首先要联合起来才行,这样在利益上咱们才能够占据上风!”福尔微笑的说道。
福尔想用这个转移黑暗议会的话题。当然,福尔心中也是有着打算,如果真的揪住黑暗议会这个问题不放的话,那么福尔也是想着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甚至四家一起到黑暗议会看看都没什么问题。
“嗯,福尔阁下的这个建议很是不错。伊斯兰组织和佛教组织可是和你们教廷并列的。实力很是不错,而且现在和中国在领土上有着很大的矛盾。有着切身的利益纠纷,还是能够争取的。巫师虽然是从东方修真者体系中分出来的。但在我看来,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东方修真者的范畴之内。更应该和非洲的黑巫师是同源。我赞同福尔阁下的联合意见。当然,这个是在咱们联合的基础之上。我想大家不会有意见的!”哈默微笑的说道,显然对福尔这样的考虑哈默很是满意。
奥丁斯和坎波当然满意。不说伊斯兰和佛教的实力强大,就算不怎么强大,团结在一起在安全上也是增加不少。
“那么咱们是不是谈谈我们联合的事情了?”福尔微笑的说道,现在的谈话福尔感觉自己完全在主动当中,也许这就是发起者的一个好处吧!
“福尔阁下,不是我唠叨。既然伊斯兰组织和佛教组织还有东南亚的巫师都能够联合在一起,那么为什么黑暗议会不能联合呢?不说他们的有着切身的利益。就是实力上也是不算太弱的吧?”奥丁斯还是抓住这个问题不放。而看坎波和哈默的意思,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直都没有放弃的。
福尔一阵的头疼,心想着自己已经抛出了这么多的信息,怎么这三人还是抓住这个不放呢?
福尔不知道的是,教廷越是不把黑暗议会拉进来,奥丁斯三人就越是怀疑,而越是怀疑就越是不会轻易的把这个问题放下,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三位,我看不把真实的信息告诉你们怕是不行了!”福尔‘苦笑’的说道。
“福尔阁下,这次我们能来到这里,可都是带着彼此的诚意来的。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不追问的话,是不是关于这个原因就算是过去了?根本就没有打算让我们知道。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现在虽然已经认定是东方的修真者在北爱尔兰的地下古墓群中取走了我们的至宝。但有个问题我们一直都心照不宣。没有那东方修真者,我想地下古墓群我也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吧?而现在福尔阁下竟然还想着隐瞒我们什么。真是可恨!”坎波猛的站起来说道。大有一下子拂袖而去的意思。
福尔慌张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托词能够引起坎波这样大的反应。但坎波的话又是句句在理。福尔一时间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当然,福尔也是连忙的站起来说道:“坎波阁下,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如何?”
坎波看了福尔一眼,不情愿的重新坐下。其实坎波的底气很足。因为刚才奥丁斯和哈默都有配合他的意思了。
福尔斟酌了一下,现在心中也是后悔,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呢?现在怎么解释呢?算了,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吧。就算是夸大一点,也是没什么的吧?黑暗议会那么点的实力也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奥丁斯、坎波和哈默都在看着福尔,很显然,都在等待着福尔的回答。$
福尔先是笑了笑,然后很是严肃的说道:“三位也都知道教廷已经被那股神秘的势力打击了三次了,说实在话,每一次的打击都是让我们教廷的实力下降很多。而每一次在有着东方修真者痕迹的时候,都是有着强烈的黑暗能量的波动。而根据我们的分析,这黑暗能量的波动都是血族的能量波动!”
奥丁斯、坎波和哈默都是一愣。接着三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奥丁斯说道:“福尔阁下,我想我们是应该冷静一下了。对于没有诚意的联合,我们是没有任何底子的。嗯,坎波阁下,哈默阁下,我想我们是不是商谈一下我们三家联合的事情了?嗯,还是叫上黑暗议会吧?我想依靠我们四家的实力应该是能够解决东方修真者的问题!”
“奥丁斯阁下的建议很是不错,我也正有此意!”坎波微笑的说道。
哈默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三人这就转身而去。
福尔这下是真的着急了。虽然知道这三人有点演戏的意思,但如果自己真的让三人把戏做完的话,那么就算三人没有联合的意思也被自己逼迫的联合在一起了,这样的结果可不是福尔能够承受的,他想象不到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么格拉尔三位大人会怎么对待自己。
“三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教廷就真的一点诚意也没有吗?”福尔虽然出言挽留,但毕竟是教皇,体面上的‘荣光’还是要保持的。
“福尔阁下,我想我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就已经是证明了我们的诚意了。而刚才,就刚才,福尔阁下还在玩弄着我们。真是可笑。”奥丁斯冷笑的说道。
“福尔阁下,不说别的,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观察着你们教廷,这一点我们没什么要回避的。而根据我们的观察,那只是淡淡的黑暗能量的痕迹而已。对,你们教廷对黑暗议会对血族是熟悉。但我们对他们也不陌生啊!而刚才福尔先生上来就肯定那是血族黑暗能量的痕迹。真是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而且,如果真的是血族的话,我想福尔阁下现在不是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论什么联合,而是早就率领着教廷的所有高手杀向黑暗议会了吧?”坎波同样也是不给福尔任何的面子。
福尔脸上一阵的尴尬,一直到现在福尔才明白三人为什么这么激动。
“三位,咱们坐下来,听我一谈怎么样?”福尔这次脸上的表情很是诚恳。
“我想,咱们还是听一听吧,毕竟不能白跑一趟不是?”哈默开口的说道。率先的坐了下来。
奥丁斯和坎波也是坐了下来。
福尔仔细的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不瞒三位,我现在真的很怀疑黑暗议会。你们都知道,黑暗议会和我们教廷一直都是对立的存在。我们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各样的争斗,而这种争斗在不管什么时候都从来没有停息过。而直到血族的召集令的发出。我想大家都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吧?”
奥丁斯三人点了点头,同样都在欧洲,血族的最高级别召集令的发出他们当然知道了。
“而就在那个召集令,血族变了,黑暗议会也变了。首先就是散沙一般的血族重新联合了起来。这从他们的城堡都集合在一起就能够看的出来。而且,我们的情报显示,血族的人很多都进入到了黑暗议会。而分散在外面的黑暗法师、狼人和狂战士也都是回到了黑暗议会。可以肯定的说现在黑暗议会已经统一了。也可以是紧紧的团结在一起了。本来这也没什么,他们本来就是一个组织,团结和统一这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好几个月的时间,进入黑暗议会中的人都没有出来过。和教廷的纷争也是没有了。所以我怀疑黑暗议会发生了巨变!”福尔接着说道。
“福尔阁下,我想你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只是怀疑,对吗?”奥丁斯开口的说道。
这是福尔最难以解释的地方,因为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
“我这么说你们可能有些不理解的地方,不过,我还是不得不这么说,原因很简单。我对黑暗议会更加的了解。从血族的召集令发出之后,黑暗议会就变的不正常了。我有理由怀疑他们!”福尔沉声的说道,现在的福尔选择了坚持。
“呵呵,人都有怀疑的理由,而我认定的是从一开始你们联系的势力当中就包括黑暗议会。而现在仅仅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怀疑,就把黑暗议会踢了出去,我实在想象不到如果你们教廷怀疑到我们头上的话,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况。所以说,福尔阁下,我不反对你的怀疑,但在你的怀疑没有事实的根据之前,我是不会做出联合姿态的。抱歉,我失陪了!”奥丁斯很是干脆的说道。其实巨人一族本来就是直肠子,在没有利益的关系之下,他们的性格很是钢烈。有这样的反应还是很正常的。当然,这不是为了黑暗议会。说白了点还是为了这次联合。就像刚才所说的一样,仅仅是怀疑就把黑暗议会排除在外,那么如果有一天怀疑到自己身上呢?那应该怎么办?这也是给教廷的一次警告。
福尔被奥丁斯的话惊呆了。所以连奥丁斯离开都没有说话。等福尔回醒过来,奥丁斯已经走远了。
“福尔阁下,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有诚意的话,我们就绝对有诚意!”坎波站了起来说道,说完也是走了出去。
福尔好像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没办法,就剩下我一家也不能完成联合。我看这样吧,福尔阁下,等你掌握了黑暗议会的证据,而不是怀疑的时候,我们再来商谈。其实,一开始我们几家联合的意向不是很好吗?怀疑。。。哎。。。”哈默也是摇头晃脑的走开了。
福尔呆呆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黑暗议会总部。
我静静的听着鲁尔的情报。
“先生,在三天前,奥丁神族、希腊神族和埃及法老带领着大批的高手前往了德国的慕尼黑。而教皇福尔也是亲自带领着大批的高手前往了慕尼黑。”鲁尔沉声的说道。
我紧紧的闭着眼睛,脑袋却是在飞速的思考着。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妙呢?袭击教廷总部很顺利,和前两次一样我们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但为什么这一次明显的联合行动,怎么没有黑暗议会的影子呢?
难道。。。教廷开始怀疑黑暗议会了吗?
“还有吗?”我淡淡的问道。
“参加会议的奥丁神族、希腊神族和埃及法老在同一天就离开了慕尼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好像他们和教廷闹的很是不愉快!”鲁尔继续的说道。
“不愉快?”我喃喃的说道。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不断的思考着,从以前的情况上来分析,教廷一直都是致力于埃及法老、希腊、奥丁神族和黑暗议会一起联合的。那么现在为什么没有给黑暗议会任何一点点的消息?那么只能有有一点来解释,那就是教廷已经对黑暗一会产生怀疑了。妈的,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这次处理不好的话,有可能这个藏身在暗处的优势就完全不存在了。而且还甚至要面对教廷联合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联合的围剿!形势实在是太严峻了。
只是,教廷怎么会怀疑黑暗议会身上呢?好像黑暗议会现在很低调吧?血族不出去找事,黑暗法师也不出去,狼人更是都回归到了总部来。狂战士更是在以前的时候就很少出去。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错误了呢?
嗯,低调?妈的,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黑暗议会这样的表现和以前正常的事情不是太反常了吗?也难怪教廷会怀疑了!看来,我还是没有考虑太周到,不过,我相信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就算是到最后还是会暴露,但最起码能够争取点时间。而时间对现在的黑暗议会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要知道黑暗法师,狼人和狂战士的实力每一天都是在增加的。所以说,时间,一定要把握住时间!
“鲁尔,你马上向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发送信息,询问一下教廷找他们有什么事情,而且也询问一下是不是关于联合的事情,教廷为什么没有联系我们黑暗议会,嗯,表现的愤怒一点。另外,办完这些之后,你把图尔他们。嗯,包括格里夫、格雷尔和图摩斯都叫来。”我沉思了一下开口的说道。
教廷四方那样的集会,我如果没有任何疑问的话,反而会很不正常。而这样问的话,也许还会有意外的收获。而教廷,我们现在当然不能和教廷有什么联系了。我们要表现出我们愤怒的样子来嘛!
“好的,先生!”鲁尔现在是越来越沉稳了。
等鲁尔再回来的时候,黑暗议会的首脑们都到齐了。
我结合鲁尔的情报,分析了现在的形式。
“聪明盘被聪明误!咱们一心想着不让别人怀疑到咱们的身上,一心不想惹事。但却是没有想到越是这样才会越不正常。所以,嗯,对下来的人说,让他们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嗯,稍稍的找一下教廷的麻烦。我想,这个时候也是咱们展现一下咱们怒火的时候了!”我淡淡的说道。
其实我的心中也是很看的开,如果真的躲不过去的话,我就封死黑暗议会的总部,我相信还没有人能闯的过来,然后剩下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