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套中套(三)

() 精神力的强悍并没有让我肆无忌惮。我明白修真者是可以借助阵法达到超强的探测力的标准。谁敢说教廷就没有类似的办法呢?毕竟教廷的历史也是非常的悠久。传闻也是邪乎的很。不能对他们有太大的轻视。就算自己一方有着绝对的把握,也不能这么的自大。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关系到成败的关键。况且,话也是说回来了,现在的我领导下的黑暗议会的实力,还没有超过教廷的意思不是?自大,那就等于自杀了。
所以,我一边跟着‘虔诚’的教徒不断的游走,一边慢慢地散发自己的精神力。而且是非常小心的那种。一遇到不对的地方,就立刻收回。还是那句话,现在不是冒险的时候。
只是,我的担心并没有发生。整个托莱多大教堂实力确实很是强悍,但也就是五位红衣大主教,四位圣骑士,还有超过三十人的主教级别的高手。可以说,这股势力还是非常强悍的。但好像这样的实力根本就对我造不成威胁吧?那么我预想中的圈套难道根本就不存在?我不由得有点动摇了。难道教廷在这里真的有什么秘密任务?
虽然结果让我有点失望。但我还是没有放弃。嗯,不能说没有放弃,而是不能显得慌乱。在这教堂中,只要表现的特殊一点,就会引起教廷的注意。这个必须要小心才行。
当然,我的精神力还是不信邪的不断的查看着。总感觉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按照自己先前的分析,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嘛。
当我的精神力无意中查看到一个红衣大主教起身来到一堵墙前的时候。当我看到下面的通道的时候。我才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而精神力瞬间跟进。我浑身猛的一震。又快速的收回。不过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内心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教廷的实力原来强悍到这种地步。那是什么人?一个个好像比红衣大主教的实力还要强悍,而一个个又好像比圣骑士还要高明,还有很多比高级执事还要强悍的人。更是有着四个更为强悍的人物。这就是教廷的实力吗?
我不动声色的在半个小时之后离开了托莱多大教堂。慢慢消失在马德里的人群当中。
酒店里。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一个圈套是再明显不过的了。但虽然很容易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个圈套。不过,如果像我那样什么要查不到的话,还是会选择吃掉教廷的这帮人吧?而这无疑就陷入到了教廷的圈套当中。而如果不是那个红衣大主教正好开启了他们藏身的地方。我根本就查看不到的吧?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去想教廷的人会甘心藏在地下。
看的出来,教廷真的被我的两次打击弄的窝火了。这是想一举把我们杀个干净呢。
不过,我怎么会让他们如愿呢?如果明明知道是圈套还上当的话,那不是太愚蠢了吗?
对比一下黑暗一会和教廷的实力。我无奈的发现,在整体实力上,还是要弱于教廷的。根据我的推测,那些比红衣大主教实力还要强悍的人,一定是超越了红衣大主教的存在而隐藏的。而那些比圣骑士还要强悍的人,一定是超越了圣骑士的存在而隐藏的。剩下的毕高级执事还要强悍的人,一定是超越了高级执事的存在而隐藏的。还有那四个超级强者。我感觉就是血族的两个皇族高手联合都不是对手。因为,如果不是我的精神力收回的快速,就能够让他们感应到了。这还是我在混沌能量帮助下提升的结果。可以想象他们的实力是多么强大吧!教廷,几千年的教廷,日积月累之下,实力确实不是黑暗议会这样的‘暴发户’可以抗衡的。
而且,教廷的人最擅长的不是个体的战斗。而是连击。而一旦让他们联合起来。威力会成几何倍的增长。所以我认为如果黑暗议会一旦真的进入这个圈套,那么全军覆灭的可能性将会达到九成!
不过,现在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毕竟现在我对教廷已经知根知底了不是?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根本没有打算跟教廷死拼!
嗯,教廷在这里给我设下了圈套。那么我何不反其道而行之。给教廷设下一个圈套呢?嘿嘿,不知道教廷在得知总部被袭击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态呢?一定会慌张和急躁的吧?因为关系到教廷的面子问题。而在教廷的实力都在马德里的前提之下,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想到就做,我立刻从马德里赶往了梵蒂冈。
在罗马下了飞机。看着这一切。我真有点别样的感受。这才从这里离开几天?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带着目的回来的。
梵蒂冈是一个国家形式存在的。不过只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而已。
平常的时候,圣彼得大教堂还是对教徒开放的。但在这个时刻,教廷找了很多的理由把圣彼得大教堂封闭了。不准让教徒进入。而教廷随便找一个什么‘主’的理由。教徒就乖乖的听话。而这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心虚的表现。不过,这样的情况还是难不住我的。我现在的目的不是对圣彼得大教堂怎么样。而是查清楚在这里是不是也有着高手存在!
漆黑的夜晚也是很适合我的。精神力在这无波的夜晚悄悄前行。整个圣彼得大教堂都在我的笼罩之下。五位红衣大主教,四位圣骑士!嗯,这应该是常规留守的人员吧?不过,对我好像影响不大。而其它的什么主教级别的高手,高级执事倒是不少,不过,相比之下,和血族的实力相差还是很大的。
我微微一笑,看来这还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呢。
不过,消灭这些人不是我的目的。
我又是仔细的观察了梵蒂冈周围的环境和地形。直到自己满意了为止。我这才悄悄的离开。
圈套中的圈套,不知道教廷在上了我的圈套之后会是一副什么样子的表情呢?
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布置杀阵。就是圣彼得大教堂的广场上。当然,至于有多少教廷的人员会陷入其中,我就不管了。而我很自信只要进入到杀阵当中的,就一定不会有活着的机会。
就让他们尝尝修真者阵法的威力吧!当然,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教廷的那些人惊慌失措的回到圣彼得大教堂!
很顺利的回到了黑暗议会。鲁尔立刻就告诉我马德里那边有新的消息了。
“先生,马德里那边的消息已经被证实,现在教廷真的是发现了什么宝藏。”鲁尔急忙的说道。得到这个消息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先生’不在,鲁尔也是没办法。现在‘先生’回来了,鲁尔当然要第一时间汇报上去。
我微微一笑,这是教廷在增加筹码呢。我相信如果不是我把这一切都查清楚的话,根据我们对教廷的怨恨和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上套还是很有可能。不过,现在这种可能性只能为零!
“鲁尔,把这些消息放一放。招集所有的血族皇族到我这里来。嗯,格雷尔四人也一同叫过来吧!”我微笑的说道。
看鲁尔的表情好像很是奇怪,不过也是有着一点点的兴奋。也许在鲁尔的心中,我这是决定要吃掉教廷的这股势力了吧!
很快,包括鲁尔在内的二十四位皇族高手。还有格雷尔这四位狼皇。都聚集在了我的帐下。
“我想大家也都明白教廷在马德里的动作了。大家认为咱们应该怎么做呢?”我笑呵呵的问道。
“先生,我认为咱们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一定要吃掉教廷的这批人!”格拉格很是**的说道。
“先生,我也很赞同吃掉教廷的这些人,不过,先生以前的分析也是很正确。不知道这一次先生的马德里之行有没有什么收获?”图尔沉稳的问道。
“呵呵,格拉格,还有你们,不要见到教廷就兴奋。一定不能。教廷是很狡猾的。咱们如果真的去了马德里,那就是上了教廷的圈套了。”我微笑的说道。接着把教廷在马德里隐藏下来的实力给他们说了一下。
寂静,十分的寂静。
对这种情况,我早就预想到了。
不管以前我分析的多么在理。其实他们在骨子里根本就不相信,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教廷有着强大的隐藏势力,也不相信和黑暗议会的对立只是为了锻炼他们的人员。更不相信教廷能随时铲除黑暗议会。但现在,在这样的信息面前。他们沉默了。不说以前,就是现在黑暗议会的实力都要弱于教廷。对他们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
“怎么?都不说话了?不是被教廷的实力吓到了吧?那你们就太让我失望了!”我沉声的说道。没什么疑问的,现在他们的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如果不能帮助他们恢复的话,那能发挥出多少的战斗力还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要知道,黑暗议会之所以能和虚伪的教廷对抗这么多年,固然有着教廷不想彻底铲除黑暗议会的原因。但这和黑暗议会的人员一见到教廷的人就拼命的精神是分不来的。而这股精神还真是不能丢!
“先生,不是,我们怎么会被教廷的实力吓到。就算是教廷的实力比现在再强上一百倍,我们也不会有丝毫的退缩!”图尔大声的说道。眼珠子都快变成红色的了。
“不退缩!”所有的人都高呼着。信心,那种精神在暂时的离开后,又飞快的回来了。
“呵呵,这才是我想象中的黑暗议会。不过,教廷的实力比咱们强大,这一点不是勇气就能够弥补的。我们要和教廷死拼的话,也许是能够对教廷造成很大的打击。但绝对不是毁灭性的。而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毁灭教廷。所以说,承认教廷比咱们强大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而我们不是没有机会。教廷给咱们下了圈套,我们当然不能钻进去。而我在来的时候悄悄的去了一趟梵蒂冈,嘿嘿,这里的人员很是薄弱。我想,我们是应该给教廷一个深刻的教训了!”我严肃的说道。
梵蒂冈,教廷总部?所有的人又立刻兴奋了起来。他们也许做梦都想着能在教廷的总部打击一下教廷的吧?
“先生。。。先生,这是真的?”图尔结结巴巴的说道。看的出来兴奋的很。
“我的话什么时候让你们不相信了呢?”我好笑的说道。
“不。。。不是,我们只是兴奋,对,是兴奋。先生,您说吧,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图尔大声的说道。
众人也都是附和着图尔的话,“嗯,马上就出发。不过,和前两次一样,记住,保密是第一位的。谁都不能特殊,明白吗?”我严肃的说道。这一点很重要,如果让教廷提前得到消息的话,那就有可能失去突然性。而如果事后被教廷知道。这也难免有一场大战。而我现在还真是不想和教廷死拼。这样在暗处慢慢消耗他们的实力,真的是感觉很不错。
“明白!”所有的人都高呼的说道。
“不过,格雷尔你们四个,我只能说对不起了,这一次你们还是参与不进来。咱们这次的目的还是隐蔽。而血族的隐蔽能力我相信你们也是很清楚。而说实话,你们狼人现在的如果出去,目标实在是太大了!”我对格雷尔四人说道。其实我知道,他们都很是渴望战斗的,特别是和教廷的战斗。况且这一次又是偷袭教廷的总部,想想都让他们兴奋,就更别说参与进来了。所以,格雷尔四人战斗的心哈是很强烈的。
所以我要安慰他们,我不想让他们和血族之间有什么误会,我不是把血族当成自己的最忠实的手下。只是现在的情况必须这样做而已。
“先生,您说的对,我们一切都听先生您的!”格雷尔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盯着四人看了好一会。等真正的确定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时候才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我拍了拍格雷尔的肩膀说道:“偷袭,毕竟不是主要的手段。不能把教廷连根拔起。不过,这倒是一个消弱他们的好手段。等我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就是和教廷决一死战的时候。到时候,少不了你们。不过,我希望到那个时候,你们狼人一族能更加的强大!”
“先生,您放心吧,我们狼人一族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格雷尔坚定的说道。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和上两次一样,悄悄的出了黑暗议会。让二十四位血族皇族高手化成蝙蝠的形态呆在一个密码箱中。我现在成了一个商人。很是大摇大摆的坐飞机三转两转的来到了意大利的首都罗马。
这是短短的时间内第三次来这里。这里,也将会很快成为全世界的焦点吧?
西班牙,马德里,托莱多大教堂。
“格拉尔大人,您认为我们这么做有多大的把握?”福尔做完了工作,询问格拉尔说道。
“成功的可能性很低,稍稍理性一点的人就能看出来这里面有着很多的疑点。但咱们也不是不能成功。第一,从对方这两次的出手来看,对方对咱们教廷好像恨之入骨。而一旦到了这种地步,能做到深刻思考和分析的很少。第二,我相信咱们的埋伏是他们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是怀疑,我相信他们也会选择冒险。不过,最好还是让总部的另外五位红衣大主教和四位圣骑士稍稍的露露面。我想,这样的成功可能性会大一点。毕竟咱们隐藏起来的实力,我相信知道的人应该是很少的。还是那句话,只要来到了这里,就别想离开了!”格拉尔狠声的说道,不过倒也是给福尔提了一个很高的建议。
“格拉尔说的对,我这就去办!”福尔连忙的说道。格拉尔的这个想法还是很不错的。
所以我在罗马的时候,很是奇怪的看到了红衣大主教的身影。
稍稍的一思考就明白教廷打的是什么注意了。不得不说,虽然这个圈套教廷做的是漏洞百出。但绝对是把我住了对方急躁的心理,加上在马德里周围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势力,而且也不一定知道教廷隐藏实力。他们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很可惜,碰到了理性的我。他们注定是要失败的。
罗马好像完全陷入到‘主’的荣光当中。红衣大主教可是不经常出现的。
我冷眼看着这一切。等着着夜晚的来临。心中也是在不断的思考和推算着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杀阵变的更加有威胁和具有迷惑性。这是我送给教廷的,也算是圈套吧!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教廷,从现在这一刻起,你们就别想得到安宁了。直到你们灭亡为止。
黑夜还是来临了,也许没有人知道在梵蒂冈,将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大事件。
不是吗?还没有谁在梵蒂冈对教廷怎么过的吧?就算是有,也引不起什么轰动来。原因当然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教廷总部的高手实在是太多。就算是有来找麻烦的,估计也被压下去了。
不过,这一次,教廷是不可能压下去了。
我就好像一个幽灵一般的出现在圣彼得大教堂的跟前。精神力笼罩了整个圣彼得大教堂。然后一个一个的命令法了出去。这里是教廷的大本营。虽然高手不多,但总人数还是很高的。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教廷人员,实力都不是很强。但我并不想暴露血族。所以,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其实,能呆在教廷总部的人,都是一些教廷的死忠份子。留着他们在世界上也早晚是祸害。还不跟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彻底的解决他们呢!
首先是图尔等九人袭击五位红衣大主教和四位圣骑士。
也许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敢来教廷的总部袭击。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应。我发现我彻底喜欢上这种实力强大的对手在没什么反应的情况下被诛杀的情况了。实在是让人心中很是舒爽!
而在图尔九人开始动手的时候,外围的血族也是开始行动了。见人就杀,而且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可以说,这个命令对血族来说,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他们从第一时间开始就没有留手!而强悍的精神力笼罩下的圣彼得大教堂,在外面根本就听不到内面一声声的惨叫。而我还能查看到这里任何一个人的行踪。为了安全起见,我是一刻也不放松。如果有人藏起来那我想保密的想法就根本不可能实现了。
不过,精神力实在是强悍的很,教廷的密室什么的不是身为尊贵的人谁能找的到?反正这些普通的教众是根本找不到的。接近三千人的教众都杀死。全部的杀死。教廷的总部为了血海!而在我的传音之下,一个一个藏起来的教众都血族揪出来杀死。现在不是仁慈的时候,如果我们现在不忍心的话,那么这样的场面就会在黑暗议会上演。
前前后后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一切。毕竟他们的实力和血族皇族相比实在是太弱了一点。想反抗都没有实力和机会。让我们也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下面的时间,我把准备好的高浓度的汽油分法了下去。圣彼得大教堂,就让它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当然,在这之前,我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广场上布置了一个杀阵。在外面看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是走进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我把这里的尸体都堆积到了这里。只要教廷的人碰到我留下来的其中一具尸体。这杀阵就会突然启动。里面的人不会有任何生还的机会。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当杀阵布置完毕,映衬着圣彼得大教堂冲天的大火。我带领着血族潇洒的离开。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我可不想在这里遇到什么麻烦。
只是,貌似离开的时候,罗马的已经拉响了警报。
只是在我听来,这警报真是好听,很悦耳!
而在早就设定下来的路线指引之下,我们悄悄的离开了。就如我们悄悄的来一样。
罗马乱了,梵蒂冈乱了。教廷乱了!
当消息传到马德里的时候,福尔还和格拉尔在商讨着怎么样才能引诱对方上钩。当两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好像是惊天霹雳一般,让两人好像全部的蒙了!
“这。。。这是真的吗?”福尔喃喃自语的说道。福尔明白如果这是真的话,那自己无疑成为了教廷的罪人。而且是永不翻身的罪人。梵蒂冈,总部啊,就这么的被人毁了?这是教廷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的耻辱。
“错了,错了!咱们错了。对方不仅看清了咱们的圈套,而且还用最有力的手段回敬了咱们的圈套。福尔,回去吧,赶快回去吧!关于这些人,咱们另外再想办法。总部,不能就这么的丢啊!”格拉尔气急败坏的说道。现在才知道上当了。但又能怪谁呢?
福尔连忙的点头,现在不是想其它的时候。赶快回去才是最正确的。继续呆在这里那跟傻帽还有什么区别?
教廷的人慌忙的从马德里飞往了罗马。
只是在飞机上,福尔被另外比格拉尔资格还老的教皇盯的想自杀。
“福尔,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拉菲沉声的说道。他是格拉尔上一届的教皇。
“希望能挽回点什么吧。”特图也是沉声的说道。他是比拉菲还要老的教皇。
而现在福尔是什么话都不敢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沉默。
特图、拉菲和格拉尔都明白现在就算是把福尔给杀了,也是没什么作用了。只能回到梵蒂冈再想办法。
不过,三人却都是明白了,不把这股隐藏的势力铲除,教廷是永无宁日了。
罗马方面已经把梵蒂冈彻底的封锁,也是禁止外传。但这怎么能封锁的住?在教廷的主力回到梵蒂冈的时候。消息已经渐渐传开了。而网络,成为了最好的载体。一时间都知道圣彼得大教堂被人烧了!
只是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而已,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教廷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现在还需要隐藏实力吗?根本就没有必要了。只是当教廷所有的高手看着被大火焚烧的圣彼得大教堂的时候。心中就好像是碎裂了一般。心中不相信,但事实又不能不让他们相信。
福尔傻了,彻底的傻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教廷会受到这样的打击。
呆呆的,福尔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圣光普照!”特图高声的叫道。
特图还是比较冷静的一个,知道现在什么最重要。
十五个超越红衣大主教的存在立刻联合在了一起。口中喃喃的念着咒语。
突然漆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圣洁的光束,然后这道光束不断的扩大。一直到把整个圣彼得大教堂笼罩在里面。就好像是一个罩子一样的慢慢落下。而在声光消失的时候。大火已经不在了。
只是,圣彼得大教堂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现在的样子,很是很凄惨。
教廷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圣彼得大教堂。他们有的人已经在这里呆了几千年的时间了。对现在的情况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其实说白了,他们是愤怒的不知道怎么思考了。
“进去看看吧!”特图微微的叹气。教廷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了?有意无意的看了福尔一眼,只是福尔现在就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好像根本就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特图又是叹了一口气,现在还能怎么办呢?
‘喺--’众人刚刚的走到圣彼得广场,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尸山,这完全是用尸体堆积起来的!
如果说刚才教廷的人是愤怒的,不知所措的。那么现在就是怒火充血,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了。他们当然明白能呆在总部的教廷人员,哪一个都不都对教廷非常非常死忠的人员?这些都是教廷的财富,而现在。。。
没有谁命令,已经有人走了过去,而接着又有很多人跟着走了过去。教廷的人对别人冷血,但对自己人还是很热心的。
特图、拉菲和格拉尔现在也是呆呆的。
不过,在看到周围都是被大火焚烧的痕迹。而尸体堆积的地方却是没有丝毫被焚烧的痕迹。
特图一个激灵,大声的喊道:“别靠近那里!”
只是,特图的喊话还是晚了。不仅有人过去了,而且连尸体都被搬动了。他们不能看到这些尸体被摆放在这里。
‘轰--’特图喊话的时候。杀阵已经发动了。
进入其中的有四位超越红衣大主教的存在,两位新的红衣大主教。三位超越圣骑士的存在。一位新的圣骑士。十位特级执事。
接连的惨叫声不断的响起。我在布置杀阵的时候,并没有屏弃对声音的阻挡。
教廷的人傻眼了。现在他们已经不能说愤怒了。愤怒都不能形容他们现在的心情。
这一下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点。
现在还剩下十一位超越红衣大主教的存在。还有三位新的红衣大主教。还有十七位超越圣骑士的存在,还有三位新的圣骑士。还有四十位特级执事。虽然实力依然强悍。但这样的损失让教廷所有的人都感觉到窝火。
就好像进入到别人的圈套一般,完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开始的时候教廷的人不是那么的愤怒。如果看到尸山的时候不是失去思考的能力。那么这些就不会死。但是现在。。。
福尔现在虽然不傻了,但心中的苦涩就好像毒蛇一般的不断的吞噬着福尔的一切。自己布置了圈套,但最后却是进入了别人的圈套。教廷失败的可是窝囊的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