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惊讶,再惊讶!

() 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来到一个房间。
图尔看了格拉格一眼,很是突兀的变身了。强大的气势让格拉格退后了好几步。
“图尔,你你这是。。。你这是皇族变身?”格拉格现在这一次是彻底的被惊呆了。他不管怎么想,都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皇族,竟然是传说中的皇族。格拉格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难道你看出来吗?”图尔解除了变身,微笑的说道。
“图尔,告诉我,立刻告诉,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格拉格显得非常着急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在是太神奇了,神奇到两格拉格不想耽搁哪怕一秒钟的时间来知道事情的真相。
“嗯,你平静一下,我告诉你!”图尔沉声的说道。
接着,从鲁尔被叫停追杀开始。图尔把‘先生’的事迹一点一点的,毫无保留的全部说了出来。一边的格拉格一边听,脸上的表情一边不断的发生着变化,只是这个变化很是简单,惊讶,到再惊讶,再到很惊讶。一直到最后的惊讶的不能再惊讶了。
“图尔,嗯,图尔陛下。。。”格拉格现在心中满是苦涩,曾经最好的培养,已经达到了一个让自己想都不敢去想的地步,而血族之间的等级观念可是非常非常强悍的,就算不是一个家族中的,只要是血族之间,这个等级的观念就是存在的。格拉格心中想着,以后怕是不能称呼图尔为老小子了。
“格拉格,你叫我什么?妈的,我叫你过来可不是听你称呼我这个的,如果还这样称呼我的话,那你就赶快给我滚蛋吧!”图尔脸上很是气愤的说道。就算是进步到皇族的高度。图尔也不想失去自己这个朋友。
“你。。。”格拉格张了张嘴说道。
“你什么你,当我是朋友吗?当我是朋友就原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不当我是朋友的话,那你现在就离开吧!”图尔说的很是干脆,根本就没有留任何的余地。
“你个老小子!”格拉格狠狠的捶了图尔一拳。只是眼睛中的泪花还是能够看的出格拉格内心的激动。他很明白,图尔这么做,完全是像整个血族的传统挑战。
“哈哈,这才是我熟悉的格拉格嘛!”图尔哈哈大笑的说道。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想,你一定会心甘情愿的,理所当然的称呼我为老小子的!”图尔继续的说道。
“啊,你。。。你是说。。。”格拉格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对,你猜测的很对,要不,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呢?走吧,随我一起去见‘先生’。记住,恭敬一点,不要惹的‘先生’不高兴!”图尔叮嘱的说道,率先的走了出去。
“我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吗?”格拉格跟着走了出去,嘴里还唠唠叨叨的说道。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你接受‘先生’的赐予,那么你们拉斯拉尔家族将会和我们桑普家族一样,成为‘先生’的手下了。”图尔又是提醒的说道。手机看访问a
“老小子,我比你明白,‘先生’是东方的修真者,我虽然不知道‘先生’为什么不自己动手消灭了教廷。但培养我们和教廷对抗,甚至是消灭教廷,这就是‘先生’的目的。我想,这对咱们来说一点也不困难。因为教廷本来就是咱们不共戴天的仇人。至于为什么帮助我们血族,也许是血族的某一个前辈对‘先生’有什么帮助或者别的,谁知道呢?不过,我们接受这一切就好了,没必要想的太多。”格拉格很是认真的说道。
“呵呵,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咱们血族分裂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点。现在,应该是统一起来的时候了!”图尔深吸了一口气的说道。
“是啊,是应该统一起来了!”格拉格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以前的血族也不是没有试着统一过,虽然在以前没有出现过皇族高手。但公爵顶峰的高手还是出现过的,公爵顶峰的高手,对付两个普通的血族公爵都不成什么问题。所以,在高手的带领下,血族试着统一。但教廷立刻就出现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消灭血族的高手。高手一死,血族中的十三氏族谁也不服从谁,何谈统一?所以说,图尔和格拉格都明白,这是一次多么好的机会。不仅仅是现在自己一方出现了皇族高手,更重要的是,现在教廷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一点点的消息。这才是最根本的所在。
谁知道教廷有着多么的高手。明面上的高手就是教廷的全部实力吗?这个谁也不知道。
基辅,索菲亚大教堂。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伟大的红衣大主教索菲亚,在教廷最困难的时期,战死在这里。索菲亚是教廷中的一位传奇红衣大主教。是教廷历史上唯一一位女性红衣大主教。为了纪念索菲亚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基辅的教堂就以索菲亚的名字命名!
而基辅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往东,是那些中东的狂信者。是进攻和防守的要地。而往北据说是黑暗议会的大本营。是真正的总部所在。为什么是据说呢?因为黑暗议会的总部真的很隐蔽。教廷就是相查,也是只查了个大概。
鉴于这里的地理位置很是重要,况且旁边还有一个血族十三氏族中的桑普家族,虽然只是一个最弱小的家族。但也是有着公爵级别的高手,所以教廷在这里时刻都驻扎着一位红衣大主教的。
“大主教,拉斯拉尔家族的格拉格进了桑普家族!”一位主教轻声的说道。因为自己的这位上司,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大声说道,当然在教皇面前自己的这位上司是什么样子,就只有上帝知道了。
“嗯,这不很正常吗?血族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啊,桑普家族和拉斯拉尔家族都是血族十三氏族中最弱的。弱者和弱者只有联合起来才能生存。这才以前就应正了。你还汇报这样的消息?”红衣大主教布雷布鲁克狠狠的瞪了自己的下属莫里尔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么点小事都向自己汇报。
“大主教,桑普教廷的唯一继承人鲁尔,在巴黎那边得到了咱们的追杀。虽然最后是被一个神秘人救走了。但以血族对待自己直系亲属的态度,我担心这图尔是不是想联合格拉格对咱们不利呢?”莫里尔继续的说道。
“哼是别来,来了就别想回去了,没看到格里尔先生在几天在我这里做客的吗?”布雷布鲁克沉声的说道。
“是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莫里尔这才突然想起来,在索菲亚大教堂,还有一位圣骑士呢。
“不过,还是小心点好,防止他们黑夜来偷袭。我会在格拉格离开桑普之前,一直留住格里尔先生的。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布雷布鲁克沉声的说道。
“是,大主教,那我先退下了!”莫里尔轻声的说道。
“走吧!”布雷布鲁克摆摆手,眼睛又闭上了。
桑普家族,神秘城堡。
“记住我说的话!”图尔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带着格拉格走了进去。
“先生。”图尔很是恭敬的说道。
“这位就是格拉格公爵吧?”我微笑的说道。
“先生,您千万不好这么称呼我,还是叫我格拉格吧!”格拉格连忙恭敬的说道。
“呵呵,那好吧,格拉格,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嗯,我想图尔也是给你了。你是怎么想的?”我笑呵呵的问道。
“先生,格拉格愿意一直跟随在先生的左右!”格拉格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只是内心还是显得很激动。从微微颤抖的双手上就能够看的出格拉格也是和图尔先前一个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