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意料之外

() 基辅的天空还算不错,况且又是紧靠着第聂伯河,空气也是很清新。当然,如果灵气再浓厚一定的话,将会更好。
看看第聂伯河清澈的河水,不能否认,欧洲的环保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虽然以前的中国做的不是很好。但是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在灵器科技的下,现在环保走的也是高科技的路线,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技术上的优势缩短了时间上的差距,嗯,这样清澈的河水,在中国也是能处处看到的。
真期待看到一群血族皇族会是什么样子。这将是我手中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也是最强有力的力量。
“先生!”刚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鲁尔。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奇怪的问道。
“我一直都在等先生出来。”鲁尔恭敬的说道。
“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询问的说道。鲁尔的表情还是瞒不过我的眼睛地。
“先生,这些侯爵。。。他们根本就不吸收不了你血液的能量!”鲁尔看了我一眼,苦笑的说道。
“什么?来,到屋里来,给我详细的说说。”我惊讶的说道,心中也是纳闷的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我坐了下来,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
“先生,是这样的。你把九十一滴血液给了我和父亲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认为时间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我们有点迫不及待的要教训教训教廷的嚣张气焰。所以,就把九十一位侯爵集中在了一起。每人分了一滴血液,并且对他们都讲清楚了。但谁知道,他们吸收的时候,和我与父亲完全不一样。半天的时候就有人爆体而亡。在三天内,九十一位侯爵爆体了八十位。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本来想叫先生出来。但我们明白先生的修炼还是不要打扰为好。所以。。。只有剩下的十一位,进化到了公爵!”鲁尔苦笑的说道。显然鲁尔也是没有料到会有着这样的意外。
我并没有计较叫我没叫我,因为就算是我看到那种情况,可能也是不知道怎么办。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情况。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鲁尔,对不起,损失了这么多的侯爵!”我拍了拍鲁尔的肩膀,沉声的说道。
“先生。。。您别这么说,我没有任何怪罪先生的意思,真的没有!”鲁尔显得很是诚恐的说道。
“不要紧张,错了就是错了,是我没有考虑好。走,和你父亲谈谈。另外,把那十一位进化到公爵的人也叫上,我有话要问他们!”我微笑的说道。虽然这个特意外让我也是非常的恼火。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恼火也是没什么作用不是?还是弄明白这其中有着什么原因比较好一点。
鲁尔点了点头,跟着我一起走了出去。
“先生。”图尔恭敬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特别的变化。
“图尔,嗯,这一次是我的失误,你们别。。。”我开口的说道。不管怎么着,损失了八十位侯爵。我心里也不好受。
“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其实,相对来说,一百位侯爵也比不上一个公爵,而我们成功了十一位。已经算是赚了。”图尔沉声的说道。
“话可以这么说,但和咱们预期的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不是?咱们一定要找出原因来。不能就这么的稀里糊涂的!”我沉声的说道。不管是赚了还是赔了。出现问题,这个原因是一定要找出来的。
“你们说说当时都是什么情况?”我开口问道。
“嗯,开始的时候,和我们吸收的时候是一样的情况。黑暗能量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茧的形状。开始也没什么危险的地步。我和父亲也没有想到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只是随便的看着他们。但谁知道,突然有一人爆体而亡。而且,不是那种特别响的爆炸,只是轻轻的一声。人就死了。接着就是一个接着一个了。我和父亲都急坏了。不过,幸好挺过来十一位!”鲁尔说道。
“那十一个人呢?叫他们过来!”我思考了一下,说道。
“你们都进来!”鲁尔冲着门外喊道。
陆续走进来十一个人。
“见过先生,族长,少爷!”十一位公爵恭敬的说道。显然图尔和鲁尔已经打过招呼了。进门先称呼的人是我。
“嗯,你们吸收血液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说出来!”我认真的说道。
“先生,我吸收的时候,开始还没问题,但在中断的时候,感觉到血液中能量好像不能吸收了一般。多余的能量在身体内胡乱的转动。而且能量也是越来越多。等我认为撑不住的时候,又突然能够吸收能量了。后面也就没什么事了。”一位公爵说道。
手机看访问a
“哦,就那一回特殊的情况是吧?”我皱眉的说道。手机看访问a
“是的,先生!”公爵回答的说道。
“你们呢?”我问另外十位公爵。
“先生,我们基本上也是这样的情况!”十人连忙的回答。他们可都知道,这一切都是这个‘先生’赐予的。而族长和少爷都已经到了皇族,而且一滴血液的能量就强悍到这种程度,他们以前可是想不敢去想。
我思考了一下。吸收顺利,不能吸收,再到吸收顺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图尔、鲁尔,你们吸收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我沉声的问道。
“先生,我们吸收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图尔开口的说道。
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事情可不好办了。本想着高手能批发制造呢,现在看来根本就不可能。
吸收顺利,不能吸收,再到吸收顺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一一的看着他们,突然,灵光一闪。
“图尔,你是血族第几代血统了!”我开口问道。
“先生,十六代!”图尔开口说道。
“嗯,十六代,是不是血族最纯正的血统呢?”我开口问道。
“十三氏族都是纯正的血统,只是由于历史原因才分成了十三氏族而已!”图尔继续回答的说道。
而一边的鲁尔好像明白了我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嗯,那么鲁尔也应该是没是血统纯正的!”我微笑的说道。我想,我已经找到原因所在了。
“嗯,先生。。。”图尔现在也是明白了。
“那么这十一位,有没有你们的血统呢?”我沉声的问道。
“这倒是没有,不过。。。他们都是我初佣一步一步进化过来的,他们十一位,是我小时候就跟在我身边的!”图尔说道。
“我想,我已经是找到问题的所在了。”我微笑的说道。
“先生,您是说。。。我们的血统?”图尔试探的问道。
“很正确,不过,现在也只是猜测。你们还有没有这样的人?”我微笑的说道,行不行,其实试试就可以知晓了。
“先生,父亲是没有了,而跟着我的,在前段时间都被教廷给杀了!”鲁尔苦笑的说道。
“嗯,如果你们现在给别人血液的话,那么立刻就会使得他们进化到公爵,拿公爵做实验的话,是不是太浪费了一点。嗯,图尔,你们十三氏族里,有没有和你们家族非常要好的。记住,一定是非常要好的!”我微笑的说道。
“先生,这个倒是有,而且距离这里也不远。是拉斯拉尔家族。他们家族的情况和我们差不多,只是侯爵比我们多了两个才排在了我们的前面,可能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很不错。嗯,我和他们组长格拉格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关系好的也就拉斯拉尔家族了。”图尔开口说道。
“你就通知他,让他来这里一趟。咱们实验和计划两不误。就先整个拉斯拉尔家族。嗯,让那个格拉格带上两个他初佣的血族,再带两个没有初佣的血族,我相信,只要咱们这次能实验成功。那么咱们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我沉声的说道。
“我明白了,先生。”图尔兴奋的说道。
“鲁尔,你去一趟吧!”图尔转头对鲁尔说道。
“好的。父亲!”鲁尔点了点头说道。
“没有必要让鲁尔跑一趟。嗯,就你吧,你去拉斯拉尔家族告诉那个格拉格刚才我说的话,不来或者不想来,你就变身给他看看。如果还不来的话,嗯,后果让他自负!”我随意的说道。
“是,先生!”这位公爵干脆的说道,兴冲冲的走了出去。嗯,从侯爵到了公爵,这中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难怪他会这么的兴奋。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了,咱们等着就可以了。我相信问题和咱们猜想的应该是差不多的。不过,这样来看,你们血族的血统实在是很重要,也很神奇。”我微笑的说道。看来,血族的秘密也不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