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图尔·桑普

() 乌克兰,位于欧洲中东部。虽然名字没有那些传统的欧洲国家强势。但乌克兰的面积可是在欧洲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俄罗斯。虽然俄罗斯乌拉尔山以东的地区全部被中国占领,但在欧洲的范围内来说,俄罗斯还是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
欧洲是国家最多的地区之一,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你甚至坐火车一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就到了。这一方面说明欧洲国家的面积都很小,但在另外一个方面也是显示着欧洲国家的团结。
在上次的战争中,如果不是欧洲的国家联合在一起和美国划清了界限,并且软的硬的都对中国使用上的话,我想,我那个时候,也许会真的挥军进入到欧洲的。
当然,现在想想没有进军这里,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因为那样的话,就会彻底的触犯欧洲异能者的利益,我相信,如果真的那样,那些异能者们,根本就不会给我这么多的应对危机的时间。
基辅,乌克兰的首都,位于乌克兰的中北部,第聂伯河中游。是乌克兰大城市。
有了在桑普家族上的看似很疯狂的计划后,我倒是不着急了。并没有同意鲁尔马上回去的建议,而是让鲁尔带着我在欧洲转了转。血族有着漫长的生命,鲁尔当然也不例外。按照鲁尔所说的话,他现在已经八百岁了。真难以让人想象。
不过,这也是有着一个好处,那就是使得鲁尔对欧洲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有这么一个向导。我还真是对欧洲多了很多的了解。
嗯,欧洲的文化还是很有特色的,但未来,这些特色的文化,如果不能融入到中国的文化中去的话,那只能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不是我狠心,是发展的需要。要往宇宙发展,是不可能留下地球上这些不稳定因素的。
走遍了欧洲大部分的地方,我和鲁尔都是隐藏身份,而且也是很注意的不让人看出来我们的实力。我是没什么问题,我相信就算是教皇亲来,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实力,他也是看不出来。而鲁尔现在可是血族皇族中顶峰的存在,实力强悍的很,鲁尔想隐藏实力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总之一句话,我们不想在计划没有开始之前出现任何的意外。
不过鲁尔看到那些教廷的人,眼神中那种仇恨,我还是能够看的到。不过,鲁尔控制的很好,因为我对他说过不能动手,看来他还是很有分寸的。
“在你们家族门口竟然也有教堂?而且还不小。”站在基辅的索菲亚教堂的不远处,我带着疑惑问鲁尔说道。
“这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教廷很是强势,我们整个黑暗议会都不敢有什么特别的反抗。而那个什么教廷又是为了广建教堂。而且当时就是红衣大主教就有三位来到这里,还有两位圣骑士,所以我们家族也是没有反对。不过,教廷的人也是不敢到我们家族去的。”鲁尔前面还很郁闷,但说到后面的时候,脸上又是充满了自豪的表情。
“哦,这么说,你们家族还有着很特别的地方?”我很是感兴趣的说道。
“嗯,就像我们知道教廷的总部什么的,但却不敢去进攻一样,教廷也是知道我们血族的每一处城堡。但他们不敢去攻击。因为我们的城堡是可以移动的。而且,防御很强。在城堡内,我们使用黑暗能量更加的得心应手。而教廷的光明能量却是有着严重的消弱。所以我们和教廷的厮杀根本就没有到对方的大本营去厮杀的。”鲁尔解释的说道。
对方都有所依仗,这个我能够理解,毕竟,教廷的实力还是强于黑暗议会很多的。没必要这么几千年的争斗下去,消灭了黑暗议会欧洲不绝大部分都是教廷的天下了吗?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都是有所忌惮的。
“移动的城堡?”我对这个很是感兴趣。手机看访问a
“先生,我先前说过,我们血族的大本营是在英国的。而在始祖的时代,赐予了我们十三氏族每家族一个城堡。这城堡虽然能移动,但还是很费力的,关键还是对黑暗能量的加成。这也是我们能够从英国转移到这里的根本原因!”鲁尔解释的说道。
我想了想,移动的城堡是什么样子的。但怎么也想象不到。但想到那是血族的始祖赐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我明白这个世界上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有着很多。但这些事情,在有些人的眼中却是很简单。只是我现在没有达到那种层次,所以才感觉到有点惊讶而已。当然,对黑暗能量的加幅,这个我倒是很理解。一定是什么阵法的作用。
不过,血族也能布阵?这一点让我很是好奇,心中想着一定要好好的研究研究。
“走吧,这索菲亚大教堂是不会存在很长时间的!”我淡淡的说着。
“嗯!”鲁尔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不过从鲁尔走了还要看上一眼的动作上来看,黑暗议会和教廷的仇恨,好像已经是深入到骨子里了。
不过,想想在中国的那次异能危机中。教廷和黑暗议会竟然会联合在一起。这说明了什么?在利益的面前,不管是什么仇恨都是可以放弃的。嗯,看来以后要好好的利用这一点。以后发展到宇宙,面对其它的文明谁知道对方有着什么手段?所以还是多多的让自己一方的实力强一点,丰富一点为好。也是也是打破了我先前要把地球上的异能者全部都消灭的想法。嗯,有个选择的保留,还是很不错的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如果再加上点利益,是不是就可以搞定呢?
就像现在的鲁尔一样,忠心现在是没有问题。但这个忠心谁能说不是先建立在强大的利益基础之上的呢?
桑普家族位于基辅的郊区。是一大片的建筑联合在一块的。
我对这一点丝毫不惊讶,作为生命漫长的血族,拥有着巨大的财富这是肯定的。如果没有多少财富,那才算是真正的不正常。
外围全部都是现代化的建筑。不过,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庄园。
背靠着第聂伯河,环境倒是很不错。
而且周围还没什么建筑。一马平川的。看的出来,桑普家族还是很强势的。说起来也对,虽然桑普家族在血族中是排在最后一位的。但相对普通人来说,他们还是太强大了点。
而且我听鲁尔说,欧洲大部分人都是多少知道一点血族存在的,甚至还有一些人,想拥有长久的生命而找上门要求初佣!情愿做个低级别的血族,也不愿意就这么的死去。
不得不说。血族的还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的一个群体。就单单是他们悠长的生命这一点,就已经使得血族很是特别了。
鲁尔显然已经是通知了他的父亲。也就是桑普家族的族长图尔·桑普。
“尊敬的东方朋友,欢迎你来到桑普家族!”图尔很是礼貌的说道。但却是没有什么恭敬的神色,看的出来,鲁尔没有把全部的秘密都告诉他的父亲。
“尊敬的图尔公爵,能得到你的迎接,让我倍受惊讶!”我笑呵呵的说道。图尔的年纪应该有上千岁了吧?嗯,肯定比这个数字还要高,鲁尔都八百岁了。血族的生殖能力还是很低的。那这图尔的岁数应该是几千岁。不过,看样子也就是四五十岁,血族,还真的是很特别的种族。
“客气客气,既然是鲁尔的朋友,又是鲁尔的救命恩人,我们怎么能不出来迎接呢?我们还要多多的感谢先生的!”图尔微笑的说道。不过心中却是在嘀咕着,鲁尔这是怎么了。遇到袭击自己是得到消息了。但刚想行动去报复教廷。鲁尔却是传来消息说已经脱离危险了。而且还被一个东方的修真者给救了。而且还带家族里来。更是要自己按照最高的规格来接待。嗯,救命之恩,之应该这个样子,但鲁尔难道不明白,前段时间,血族已经是彻底得罪了那些神秘而强大的修真者了吗?怎么现在还。。。不过,这东方的修真者还真是强大,身为公爵都看不透他的实力。不管了。鲁尔平时一向很稳重的。还是听他这一次了。况且,鲁尔没事,就一切都好。这可是我桑普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啊!该死的教廷。你们竟然敢对我的孩子下手,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们好看的。
图尔的心理活动还真是丰富。
“父亲,咱们还是进去吧!”鲁尔说道。
“对对,先生请!”图尔微笑的说道。
“图尔公爵先请。”我客气的说道。
“先生,还是您先请吧!”鲁尔在一边说道。
我看了鲁尔一眼,也是不再坚持了。我知道,鲁尔明白我的身份。当然是不敢先行了。就算是他的父亲图尔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