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救命恩人

吸血鬼,也就是血族,他们的能量源泉是什么?是血液!他们不知道什么狗屁的修炼,他们只是以血作为自身的能量。要不怎么从血族变成吸血鬼呢?因为只有吸血,才能让他们损耗的能量得到恢复。
传说中,该隐这个血族的始祖,就是用自己的一滴血就能造就一个血族的皇族。只是,现在不知道多少代了,就算是现在最古老的血族家族,他们最大的祖先也已经是第十代之后了。可想而知,该隐的血脉已经变的淡到什么程度了吧。这也是血族一直不能出现血族皇族的原因。也是黑暗议会不能和教廷正面对抗的原因。
而鲁尔,现在不断的流失血液,严格来说,这流出的根本就是能量,而很显然,鲁尔现在是彻底的没什么反抗能力了。
“鲁尔小蝙蝠,不怎么你们桑普家族拿什么来交换你呢?哈哈,图尔·桑普唯一的儿子,桑普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我想,你的价值还是很大的!”一个中级执事哈哈大笑的说道。现在,他们感觉胜券在握了。不是吗?鲁尔,现在已经没什么反抗能力了。
“你们休想!”鲁尔伯爵现在眼睛中已经满是绝望,但想到自己如果被擒后,家族将会受到的灾难,所以鲁尔绝对牺牲自己了。
“鲁尔小蝙蝠,你是在想着自己自杀是吧?我想,你还是省省心吧。因为,就算是你自杀,我们只要有你的身体,也是一样可以让你的家族相信你还活着的。就算,哦,我是说万一,你们家族知道你死了。但你的尸体难道他们不想运回去吗?上帝,我敢保证,我们教廷的目的不管你生还是死,都是注定了的!”一位中级执事很是得意的说道。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只要鲁尔的尸体落在他们的手上,那么鲁尔是生是死,还真是差别不大。当然,活着的鲁尔当然比死去的鲁尔价值要大的多。而这位中级执事,现在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鲁尔犹豫了。
而就是鲁尔犹豫的时候,五个人同时动了。他们要彻底控制住鲁尔。
但是,在五人还没有靠近鲁尔的时候,一道闪电一般的光芒闪过,五人的人头和身体已经分家了。五个圆溜溜的脑袋,滚到了鲁尔的面前。
鲁尔想不到变化竟然这么大,本想着这次是怎么也反抗不了了,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这样戏剧性的变化。
所以鲁尔看着面前的,刚才还唧唧喳喳威胁自己的人头。一时间呆住了。
出手的人当然是我,我了解到的信息已经够多了。而且如果现在不出手,那五个执事我倒是不担心会要了鲁尔的命。但我可不敢保证鲁尔是不是会有办法自杀,而鲁尔是我要黑暗议会和教廷对抗的重要砝码。这个意外,我怎么会看着它在我面前上演呢?
混沌能量对精神力的加强,现在又是进入到了出窍期,所以我飞剑攻击的速度,那还真和闪电一样。况且,我现在使用的可是极品灵器。极品灵器,修真界中最强悍的常规武器了。哦,当然,那不应该在修真界出现的什么仙器、神器、是不在此列的。
鲁尔的发呆也就是瞬间,他知道得救了。只是救自己的人是谁呢?
我慢慢出现在鲁尔的面前,微笑的看着鲁尔。
“是你救了我?我鲁尔·桑普谢谢你的救命之恩!”鲁尔想爬起来,但怎么也爬不起来。不过口中却是表达着内心的想法。
“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说,我先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微微一笑的说道。然后抓起鲁尔掠空而去。
谁知道教廷会不会还派人过来?况且,鲁尔身上的伤,很重,很重。也是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来恢复。我可不想救回来的是个死人。
一会的功夫就回到了总统套房,我随手一扔。一个隔绝大阵就完成了。
“你,是你能力自己恢复的吧?这里绝对安全!”我看了鲁尔一眼,慢慢地说道。
鲁尔现在心中还在惊讶,因为刚才这个人带着自己飞行,竟然快逾闪电。比自己全盛时期还要快,在鲁尔看来,就算是公爵的速度也没有这么快。
“先生,鲁尔谢谢先生的大恩。不知道先生。。。”鲁尔轻声的说道,他现在也是不能大声说话。手机看访问a
“你现在最先做的就是恢复。明白吗?”我看了鲁尔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是,先生!”鲁尔知道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的是在太多,那可是五个中级执事,虽然是在偷袭的情况之下,但那道闪电,那五个人头,却都是在告诉着鲁尔,自己面前这个人,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超级高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超级高手为什么救自己,但显然先恢复过来是现在鲁尔最先要做的事情。
我可没有兴趣看鲁尔修炼,所以径直的走向了卧室。我现在,也是需要联系联系欧阳芳她们。这出来才刚刚几天的时间,还真是有点想她们了。
等早晨我回来卧室的时候。鲁尔已经是完好如初了。只是身上的衣服还有点破烂。
不过,我还是对鲁尔的恢复速度感觉到惊讶。我是很明白鲁尔的伤势有多重的。而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就恢复到这种程度。看来血族还有很多的秘密我并不知道。
“先生!”鲁尔显得很是恭敬。
“嗯,好了?”我点了点头,坐到了沙发上。
“是的先生,鲁尔谢谢。。。”鲁尔看着我说道。
我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直在说谢谢。现在,我不希望再听到这两个字!”
“好的,先生!”鲁尔干脆的说道。
“嗯,叫我林先生好了。怎么的,你一个血族的伯爵也怎么会被五个中级执事追击?”我不会透漏我一直跟着他们的事实。
“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几个同伴,嗯,来参加一次聚会。天啊,我以前可能是过的太安逸了。都忘记自己是个血族了,所以,我就跟几个朋友到了巴黎。谁知道,教廷看到了我们。然后,我的朋友都死了,只有我逃了出来,但也是受了重伤。幸好先生来的及时。要我鲁尔已经没命了!”鲁尔很是简单的说道。
我知道这鲁尔还是有所保留的。比如说,他那一起的几个朋友,不是什么朋友,而是鲁尔的手下吧?
“哦,原来是这样,教廷,也太霸道了一点!”我感叹的说道。
“不,先生,我们血族和教廷的仇恨是不可能调节的,而他们看到我们就展开杀戮也是很正常的,换了我们看到他们的人,也是会动手的,是我,我的大意,才造成了现在的一切!”鲁尔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对鲁尔改变了一点看法,嗯,有勇气,有魄力,还能看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毫不犹豫的改正,这个鲁尔,心态还是很不错的。
“哦,请原谅我,我不清楚你们血族和教廷仇恨到什么程度。不过,我很清楚你昨天的伤势,怎么一晚上就恢复了呢?你们血族,恢复力实在是太快了!”我很是惊讶的说道。
“先生,我们血族的能量就是血液,就算是把我们整个人全都的撕烂,我们也就是能量受到点损失,对对神的影响不是绝对的。而只要还有血液在,哪怕是一滴血液,我们血族就是不死的。当然,流失的血液越来恢复的越快。我昨天流失的血液还在承受的范围之内!”鲁尔很是老实的说道。
“很神奇的能力啊,只是,你们初生就有着这么强悍的能力吗?”我很是好奇的问道,当然,表情是装出来的。但这个好奇心却是真的,对血族,我还真不是特别的了解。
“不,不,我们也是需要慢慢积累的。慢慢吸收能量,然后和自己的血液融合,或者,吞噬蕴含强大能量的血液。这样就能够使我们进步。”鲁尔摇摇头的说道。
“哦,鲁尔,我相信,你的身份在血族中应该不低吧?”我开口问道。
“不瞒先生,我是血族十三氏族之一的桑普家族的唯一继承人!”鲁尔考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哦,那你一定知道你们黑暗议会决定到那遥远的东方去,你们血族是不是就想着吞噬修真者的血液呢?”我微笑的问道。
“啊,先生,你。。。”鲁尔现在才反应过来,这林先生不是东方面孔吗?而且,还提到修真者,联想到林先生那强悍的实力,除了神奇的修真者之外,还有别的吗?
“不必惊慌,我又不是对你们血族有意见,前段时间,世界上所有的人可都是想染指呢,那个时候如果你们血族不去,那才是怪事,是吧?”我摆摆手的说道,鲁尔的心思我能够明白。不过,我现在的想法有点改变了。嗯,看来这个想法还是值得试试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