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精神力的胜利

我刚刚从戒指中把圣皇剑拿出来,圣皇剑就传来一股强大的抵抗力量。比先前我收圣皇剑时候的力量强大的多的多!
不过,我也是早有了准备,精神力迅速出动,把圣皇剑牢牢控制了起来。
看向西方,在那个教廷的大本营里,是不是有着一个人正在和我较量呢?我猜测的一点也没有错,圣皇剑上就是有着教皇的印记,而他就是通过这个印记,在和我较量。
我脸上挂满了微笑,虽然我明白,各个势力都是有着强悍的高手存在,但我显然对修真者的实力更加的相信,渡劫期,特别是渡劫后期。这是什么样子的存在?是接近于成仙的存在,是修真者一直梦想着的存在。在修真者当中,渡劫期都是强悍的存在,这显然不是别的异能者能够相比较的。
当然,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修真之外,还是有着强悍的存在,但我相信,在地球上,能超过渡劫期的存在一定非常非常少,要不然的话,就算修真者的威慑力有多大,他们也不会选择一点的动作也没有。这根本就是不正常的。
修真者有着武器,而别人也一样有着武器。武器对个人实力的提升还是非常非常大的,柔儿炼化的那把飞剑和那件盔甲就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圣皇剑更是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我相信教皇一定还有着另外两件圣器的增幅。
这也不是检验我的一次绝好的机会吗?看看我渡劫期的精神力相比教皇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情况。
不过,现在的情况还是我占据着优势的,因为我现在毕竟距离圣皇剑非常近,而教皇只是通过留在圣皇剑上的印记来跟我较量而已,这中间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
我的目的是彻底清除教皇留在圣皇剑上的印记,而教皇的目的是收回圣皇剑,我相信圣皇剑对教皇甚至对教廷来说,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圣皇剑也是教廷三大圣器之一的嘛!
柔儿在一边为我护法,精神力之间的比拼,比实力上的战斗更加的凶险,因为一旦精神力受到打击的话,那受到的伤害可是比身体上的伤害要严重的多!
说起来,我和教皇争抢的焦点也就是我现在手中的圣皇剑,而战场也是在这圣皇剑上。
教皇利用其在圣皇剑上留下来的印记,努力的想要控制着圣皇剑飞到他手中去,而我利用现在圣皇剑在我手中的优势,争取能把圣皇剑中教皇的印记完全清除掉。虽然说清楚掉教皇留下来的印记,我也不一定能使用圣皇剑,但不管怎么说,我就算是拿圣皇剑当烧火棍来用,也不能让教廷拥有圣皇剑。
其实在我的心中,这些异能者早晚都是我的敌人,当然,现在他们已经是我的敌人,我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要消灭的。而既然是打算消灭他们,那么尽可能的降低他们的实力,这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不是?
双手紧紧抓住圣皇剑,精神力在一端开始侵入到圣皇剑内!
而不断挣扎中的圣皇剑在我的精神力侵入其中的瞬间,停止了挣扎,反而是传来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来阻挡我精神力的前进,而且还有着攻击我的意思!
我微微一笑,教皇打的什么主意我现在基本上能猜测的到。教皇是感觉到现在就算是再怎么挣扎也是挣扎不出去了。退而求其次的看看能不能在精神力上给我一个打击,如果能取得胜利,那么挣脱出去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会让教皇如愿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其实说起来,这也是我清除教皇留在圣皇剑上印记的一次绝好机会不是?
精神力猛的迸发,成功的让我占据了圣皇剑三分之一的面积。
嘿嘿,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了一半的精神力,现在猛的增加到八分,打了教皇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从教皇的力量上,我还是能感觉到教皇的强大,我不知道教皇使用没有使用另外两件圣器,如果没有使用的话,教皇的精神力估计和我在一个水平线上,因为现在教皇毕竟是远程控制,到了这里精神力发挥出的威力也就是一半!
当然,如果教皇现在使用了另外两件圣器的话,那么教皇本身的实力一定没有我的精神力强大!
但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情况,现在先取得胜利是最主要的!
梵蒂冈,教廷。
教皇现在的脸色很是不好看。而且隐隐有种很焦急的样子。
远程控制,而且还是在只留有精神烙印的情况之下,教皇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虽然皇冠和权杖为教皇提供了强大的源源不断的圣力的!但对精神力方面是没什么提升的。其实这也是教皇一直很头疼的地方,更是教皇的人选为什么一定要在红衣大主教之间产生的一个最为关键的原因!因为相对于宗教裁判所和圣骑士,只有红衣大主教的精神力稍稍的强上一点,也是专修精神力的存在。因为控制教皇专用的三件圣器,如果没有强大精神力的,是根本不可能控制三件圣器涌入的强大的圣力的。如果精神力不够强大的话,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圣力反噬!
什么都不是完美的,圣器是给教皇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圣力,但如果不能够控制这些圣力的话,那结果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不是?
其实,教廷以前没有这样的情况,三件圣器中的皇冠,其实就是为了提升教皇的精神力的,但在很久很久之前,皇冠被东方的修真者狠狠的打击过,而且那一代的教皇也身死了。在那代教皇死后,皇冠突然没有了这样的功能,每一代的教皇都在研究这个问题,但很可惜的是,不管是怎么样的研究,都没有任何一点的结果。要不然,教皇现在根本就不用这样的狼狈!
教皇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在皇冠功能有缺陷的情况之下,如果再失去圣皇剑的话,那对教廷的打击就实在是太大了。那个时候还怎么来压制嚣张的黑暗议会?所以教皇这一次一定不能放弃的,也一定要取得胜利才可以!
所以教皇采取了全力以赴,庞大的精神力全部的使用了上去。教皇毕竟是教皇,精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圣皇剑上两种白色在不断的争抢着,乳白色的是我的精神力,其实我也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精神力是乳白色的,柔儿的精神力可是青色的。这也许和我修炼的功法和能量性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有着很大的关系吧。
教皇的精神力是白色的。现在竟然对我形成了逼退之势。
教皇刚才的精神力猛然的增强,让我有点意外,现在我是慢慢的在远离我已经占领的地盘。
“看来,教皇对圣皇剑还是很上心的嘛。不过,你越是上心,我就越是要你失去圣皇剑,精神力吗?不知道你到没有到极限呢?”我冷声的喃喃说道。
其实现在取得胜利是没什么疑问的,这一点我还是有着把握的。如果我自己不行的话,还是有着柔儿帮忙的不是?只是那样就和我原本的想法背离了,我不仅要取得胜利,在战略上也要取得胜利才行。
所以在教皇突然强盛之后,我也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部输入了进去!
其实,精神力的运用,真的是很简单的,说简单不是它本身简单,根本的原因就是你好像在潜意识里就有着怎么样去运用精神力的办法,好像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这也许和精神力是一个人最最根本的所在有着很大的关系吧!()
圣皇剑上乳白色的光芒大盛。原本我处于弱势,而现在我是占据了上风,慢慢的驱赶着圣皇剑中教皇的印记!
三分之一、一半!我在慢慢的取得自己的优势。
我的脸上露出了丝丝微笑,看来教皇真是没什么办法了,如果还有着什么保留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使用出来了,既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那就是真的没什么办法了!
梵蒂冈,教廷!
教皇现在整张脸都变的通红通红的,教皇心中很是不好受,就是因为皇冠的缺陷,使得现在自己完全处于了下风,教皇心中真的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的失败!
其实教皇现在还是有着一个办法的,那就是赶紧召集所有的红衣大主教,大家一起还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教皇考虑的比较多一点,圣皇剑交给莫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皇冠的缺陷也没有一个知道,如果这些被红衣大主教们知道的话,教皇明白,自己管理起来就很困难!
权衡再三,教皇在自己的位置和圣皇剑之间还是有了选择!教皇之位!只要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切就都有希望,如果不在这个位置上的话,那就算是皇冠的缺陷不存在了也是没什么用处的不是?
‘噗’教皇嘴中突然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教皇的眼神中有着一阵的惊恐。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教皇喃喃的说道。原来在刚才的时候,教皇想要放弃的时候,对方的精神力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威严的气息,那种威严的气息让教皇根本就生不起任何一点的抵抗之心,被极快的驱赶出了圣皇剑!这一下,圣皇剑算是彻底的失去了。因为教皇很是明白,对方一定是个强大到极点的人物!而在地球上,能对教皇有着这么大优势的存在,除了东方的修真者之外,还真的是没有别人了!
只是教皇很是奇怪,为什么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修真者都没有任何一点的消息,现在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呢?
不过,不管有着什么样子的奇怪,对方是修真者这一点教皇是完全能够肯定的。
“不行,教廷的实力不能消耗在这个上面!”教皇喃喃的说道,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对整个教廷的考虑,教皇立刻就了全面撤出中国的决定。
我现在很开心,很满足!嘿嘿,变异后的修炼功法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功能,在我想要产生威严的时候,精神力竟然还真的是产生了这样的效果,还真的是很让我意外的!
不仅是如此,在威严产生的同时,对精神力竟然还有着增幅的作用,这一点才是我最为看重的!我相信教皇现在一定是惊恐到极点的吧?是不是想着我在先前一直在隐藏着自身的实力呢?我相信这对我再一次想要赢得时间的想法还是很有帮助的吧?
圣皇剑,教廷的三大圣器之一,现在也就剩下了两件圣器了吧?嘿嘿,我相信这对教廷的实力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恭喜哥哥!”柔儿微笑的说道。
“呵呵,其实教皇本身的实力可是比我要强的多!现在是精神力上的胜利,如果想要取得全面的胜利,真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柔儿,我们还是需要不断的努力才可以的!”我很是认真的说道,精神力的胜利并不能让我满意,我需要的是全面的胜利!
柔儿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着手中的圣皇剑!这是典型的西方特点的长剑!很长,足足有一米五的长度,宽度也应该在八厘米到十厘米之间。拿在手中还有点重重的感觉,看来这圣皇剑本身的重量还是很重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造而成的!
而且还有一点,这圣皇剑为什么能有着那么大的威力,为什么在圣皇剑的作用之下,可以从天空中借力!在莫里使用的时候,我查看遇到的那种毁灭性的力量到底来自什么地方?看来需要我弄明白的地方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是胜利了,总是比失败要好的多的不是?
至于圣皇剑的秘密,在我有时间再慢慢的研究吧!
招呼柔儿上了‘瞬移’我就赶往了东海,我要看看自己的战略到底有没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