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全部消灭

“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没有看到教廷和黑暗议会的交手,真是遗憾!”一个相当于狂战士若风狂化之后才有的高大身体的壮汉摇头晃脑的说道。神情之间就好像真的是非常遗憾一般。
“北欧奥丁?”莫里努力的让自己站了起来,开口的说道。
“没想到我们奥丁神族那么长时间没有出过门,现在还是有人记着,不容易,真是不容易啊。”壮汉继续的说道。还是摇头晃脑的,我看这壮汉,不只做作,那就是有着这样的习惯了。
“也没有想到那么长时间不出门的你们会选择到这里来!”利恩已经率先的站了起来,很显然的,不管是利恩还是莫里,现在都已经是恢复了一部分。
“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我们奥丁神族如果还一直不出山那不是很遗憾吗?况且,在这神秘的东方,你们都出现了,出现我们还是很正常的吧?”壮汉微笑的说道,只是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不怎么好看,怎么跟哭似的呢?
“埃及法老也出现了?”利恩公爵看着几位打扮很是怪异的‘老头’说道。
“呵呵,神秘的东方,还是很吸引我们的!”一位‘老头’微笑的说道。
利恩和莫里一一的道出来人的来历,北欧奥丁神族,埃及法老的后代,印度的喇嘛,中东的精神操控师,东南亚的巫师和南美的降头师,也就是说,除了非洲之外的所有的异能界,不,小日本的人没有出现。剩下的所有的异能界都有代表来这里了!
我暗暗的心惊他们的实力,来到这里的人,根据估计,每一位最低都有着修真元婴期级别的修为。如果我贸然出去的话,估计一定会死的很惨。所以我和柔儿现在根本就不敢有什么动静,现在不能被他们发现。
“能想的到所有的异能者都来这里了,这里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大家说是吗?”利恩微笑的说道,身后的翅膀已经不在了,显然利恩取消了变身的状态,又是恢复了那风度翩翩的绅士样子。
“我想大家不是来占便宜的吧?便宜是有,但就怕你们分配不公再有什么冲突,再被别人占了便宜!”莫里微笑的说道。好像莫里恢复的要比利恩快速的多,在圣皇剑的帮助之下,莫里现在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所以一直不敢说的这个话题,现在莫里敢说出来。依赖的就是现在自己已经恢复过来的实力,再就是手中的圣皇剑,只要圣皇剑还在,莫里就相信自己不会出现生命的危险。
“莫里大主教实在是说笑了,我们前来并不是想占什么便宜,我们是想阻止你们的冲突,只是来晚了一点而已。现在的形势已经慢慢改变了。”一位看起来实力很是强大的巫师微笑的说道。
“形势发生了改变?”莫里和利恩很是奇怪的问道。
“在东海的周围,出现了神秘的人物,只要是在这个范围内的异能者,全部都被杀害了。”巫师继续的说道。
“被杀害了?”利恩一惊的说道。
“是谁干的?”莫里更关心这个。
“根本分析,应该是修真者!”壮汉开口的说道。
“修真者?中国的修真者不是早就不存在了吗?咱们来这里多长时间了?不说咱们去过多少地方,就是咱们的行为,根本就不能被中国的修真者所容忍的吧?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修真者呢?”莫里很是疑惑。在莫里的认识里,中国的修真者应该是早就不存在了。如果放在以前,不说在中国的地界上行走什么的了,就单单是越过境都是不行的。立刻就会有修真者警告你离开。所以莫里现在才会这么的疑惑。
“我们也是怀疑,不过根据东海那边的情况来看的话,除了修真者,根本就不会有别人!”印度的喇嘛开口说道。
“看来形势还真是发生了变化,我们也要改进改进才行。”利恩略有所思的说道,修真者,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能让他们产生恐惧的感觉。
“不过,我想就算是修真者,实力也不会强大到什么地步。不能否认的是修真界确实是迁移了。留下来的也许就是以前的修真者选择的传人什么的,在修真需要的灵气这么稀少的情况之下,他们的实力一定不会强大到哪里去!”莫里显得很是自信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以前的修真者还是留下东西的,但为什么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痕迹呢?”埃及的法老很是疑惑的说道。
“修真者不仅仅实力强大,而且他们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我对修真者有点了解,他们有一种什么阵法,如果不懂阵法的话,就算是你走到人家的门口都还不知道。他们一定是把洞府都隐藏了起来。只要我们努力,一定能找的到!”莫里微笑的说道。教廷和修真者之间有过战争,所以教廷中对修真者的研究也是多上一点。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一副明白的样子。
我对莫里的话也是暗暗的点头,师傅那山谷的存在已经是说明了一切,那么以前别的修真者所待的地方也不会消失的吧?一定是被阵法掩盖了起来,嗯,记得师父的杂记中好像有着对阵法的说明,有时间的话一定研究研究,也许在找出那些洞府的同时,还会有意外收获呢!
不过,我同时听出了另外的信息,感情他们现在都是在寻找修真者留下来的东西。确实,修真者的功法比他们那些杂七杂八的修炼功法实在是高级太多了。
哼,来中国寻找这些,也太大胆了吧?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这些人全部的留下。他们的力量无疑是很强大的,但如果他们消失的话,对他们背后的势力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吧?
所以我现在脑袋急速的运转着,思考着到底要采取什么样子的办法。
“莫里大主教,你手中的可是教皇的三件圣器之一的圣皇剑?”壮汉微笑的说道,看着莫里手中的圣皇剑。
“北欧奥丁不是强盗吧?”莫里看了壮汉一眼,又看了看手中的圣皇剑说道。
“不会不会,这所谓的圣器也只有在你们教廷的人手中才有着威力,我们怎么会想抢呢!”壮汉摇头的说道。
我看了看圣皇剑,不知道我能不能用的上呢?但就算是用不上,也要想办法弄到自己手里,在教廷的手里总归是个威胁。圣皇剑的威力我是见识了。
其实在莫里使用圣皇剑的时候,我的精神力跟随着去查看的,但我渡劫期的精神力在延伸到天空中圣力产生的地方地时候,感觉一股很强大的,好像能直接把我毁灭的力量出现,幸好我撤离的快,要不我感觉那股力量直接能把我撕裂!
这是让我很担心的地方,圣皇剑引动圣力的源泉,那里到底有着什么?是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呢?越是这样想,我越是感觉未来实在是太迷茫了,难道我渡劫期的精神力都赶不上人家强大吗?那我要到什么级别,才能真正的做到不畏惧任何人呢?
不行,一定要消灭这些人!而现在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剩下灵儿了。
场地中央众人还在不断的谈论着什么,但不用想要明白他们现在在讨论两件事,,怎么样去面对出现的修真者,是不是呀联合起来,而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有联合起来的趋势。第二,那就是怎么寻找以前修真者的洞府。我看他们是根本就没有要再战的意思了!有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只有利恩和莫里的话,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拼到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罢手。但现在不同,人越是多,就越是打不起来。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在算计,都在制衡,所以在这样的制衡中,没有人敢出手!
除非是有着以一对多的实力,但很显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这样的实力。()
所以他们的谈话根本就没有多听的必要,在我的眼中,他们都是一些死人了!我和柔儿慢慢的远离了那个地方。在我精神力的保护之下,他们想发现我实在是太难了。
“哥哥,你想把这些人全部消灭掉?”柔儿认真的说道。
“你就没有想过哥哥是害怕了,要逃跑的吗?”我微笑的说道。
“我知道哥哥不会这样的。”柔儿很是干脆的说道,小妮子对我倒是非常了解。
“呵呵,当然,这些人注定都是要死的,现在我就联系灵儿!”我微笑的说道,带着柔儿上了‘瞬移’,找了个远离他们的地方,我联系上了灵儿。远离他们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避免被发现的可能性。现在安全是位的。
“哥哥!”灵儿出现在了屏幕上。
“灵儿,准备好上一次的炸弹,我要用!”我很是干脆的说道。
“哥哥,上一次的弊病,也就是对一个人的元神作用不是很大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灵儿担心的说道。
“没什么大碍。”我沉声的说道,元神,除了巫师外,还有被的人有元神吗?元神的拥有是和修真界的修炼功法相似的情况下才有的!
“那好,哥哥告诉我坐标!”灵儿很是干脆的说道。
我把他们的坐标给了灵儿,就结束了和灵儿的通讯。
“柔儿,准备准备,在灵儿发动攻击之后,我会用精神力笼罩住那个区域,你负责处理可能活下来的人。不会放任何一个人离开,然后完事咱们快一点离开,我想灵儿那炸弹带来的影响一定是非常大的。”我叮嘱柔儿的说道。
“放心吧哥哥,柔儿一定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人的!”柔儿很是坚定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回到了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等待着灵儿攻击的到来。
而他们现在还在谈论着,而且好像还真的是代表着各自的势力打算联合起来对付出现的修真者和去寻找修真者的洞府了!妈的,修真界就对他们有着这么大的吸引力?竟然能让教廷和黑暗一会都会放弃彼此的仇恨而选择合作?
不过,很可惜,实在是很可惜,如果我不知道的话,他们的联合还真的是会成功,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灵儿的攻击来的很是突然,而且来自于太空,在这个角度上像是天谴一般。不过比天谴的速度要快的多的多了!
‘轰’几乎是瞬间的时间,炸弹就成功在预定的范围内爆炸。而在爆炸的瞬间,我的精神力就完全的散开。笼罩住这一片的区域。而柔儿也是时刻准备着出击。
‘嗖’几声破空的声音,竟然有三个元神,还有一个。。。
“咦,那不是圣皇剑吗?”我心中一阵惊讶的说道,真没想到,利恩、莫里他们都在爆炸中死亡了,而这圣皇剑竟然一点事没有,实在是让人很是奇怪。看来这圣皇剑的品质还真的是非常非常不错。
精神力瞬间出动,牢牢的把圣皇剑给缠绕住!
乖乖!到底是什么力量作用在圣皇剑上?怎么挣扎的这么剧烈?如果不是我准备充分的话,还真的是被圣皇剑跑掉了!
柔儿这边已经是把三个元神控制住。我也是把圣皇剑拉到了我的跟前。
看着还在不断挣扎的圣皇剑,我微微一笑,挣扎有用吗?难道还能让它跑了不成?我渡劫期的精神力对付一把剑不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为了争取时间,我还是把圣皇剑放到了戒指中,而进入戒指的瞬间,圣皇剑就变的很老实很老实了。
同时精神力稍稍移动,三个巫师元神已经变成了纯粹的精神团。也是被我放到了戒指中。
在利用精神力在爆炸的地点写上了‘三天之内,退出神州,否则,杀无赦!’我和柔儿这才上了‘瞬移’,快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