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杀!杀!杀!

“柔儿,你已经成功进入到元婴期了吧?”在离开基地的路上,我沉声的问柔儿说道。依靠我渡劫期的修为,只要我愿意的话,只要精神力比我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出我的实力。而相反的,他们的实力我却是能一目了然!
“嗯,我在一年前就进入到了元婴期,这半年的时间成功的把飞剑和盔甲都炼化成功了!”柔儿认真的说道,虽然柔儿心中真的想撒娇一番,但现在面对的严峻形势,却是让柔儿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压抑的感觉真的是非常不好受。
我微微的点头,我能感觉到在柔儿的体内隐藏着两股强大的能量,我给予柔儿的飞剑和盔甲都是极品灵器,是师傅留给我的唯一两件极品灵器。(修真界的武器分为法器、宝器和灵器。每一级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灵器中有极品之说)我相信在柔儿的手中,一定能发挥出强大的能量。只是我看灵儿也才刚刚的进入到元婴期,现在还在元婴前期。战斗力到底能发挥到什么程度,现在还真的很难说。我暗暗的恼怒和遗憾,如果再给我点时间,让我也进入元婴期的话,那么我们一方的实力也会提升很多的吧?但这个世界不存在如果,只有面对,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么就必须要去面对,没有逃避的说法。
想着这些,我和柔儿出了基地,来到了山顶别墅。
“哥哥!”刚刚的走出电梯,林雪就扑了过来,眼圈红红的。
“雪儿,别怕,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有哥哥呢。”我恋爱的拍着林雪的肩膀说道。精神力迅速覆盖了整个山顶别墅。欧阳芳众人和干爹干妈都在别墅中,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要他们没出现什么问题,那么问题还没有到不能挽回的地步。
很快,我和柔儿出关的消息就传遍了别墅,和我有关的人,很快就聚集在了一块。
“让大家担心了,不管是什么事情,交给我吧!”我看了众人一眼,沉声的说道。一年半的时间,欧阳芳她们并没有进步,还是处在元道气第十二层的顶峰。干爹和干妈的进步倒是很大,已经是到了元道气第十层的顶峰了。
“外面最近到底怎么样了?”我开口的问道。
“弟弟,现在外面的形式很是不好,在你们闭关后的第三个月,原日本异能界的忍者首先的出现,开始的时候,还只是试探什么的,但经过了几个月后,看到咱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胆子逐渐大了起来,而且高手出现的也越来越多。另外,教廷的人,黑暗议会的人,印度的喇嘛,东南亚的巫师,甚至,中东的异能者,埃及的法老后代,北欧奥丁的后代,南美的降头师,就差非洲的异能者还没有现身了。”欧阳芳皱眉的说道。显然,在这段时间内,异能界的秘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皱着眉头,还真的是群魔乱舞,看来各方面的人都来了。
“咱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开口的问道,既然这么多的异能者都来了,我完全能想象的到情况一定很不好。
“很不好!”干爹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我严肃的看着干爹。心中已经做好了吃惊的准备。
“首先是普通人,现在根据不完全的统计,已经死亡上百万的普通人,其中包括军队在内。”干爹沉声的说道。
我猛的站了起来,愤怒,极度的愤怒,他们。。。他们竟然对普通的人下手了!
“而且。。。古武岛上的所有古武者,在时间就出岛迎战了。只是。。。包括爷爷在内的所有的古武者已经全都牺牲了!”欧阳芳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说道。
‘嘭’地板被我硬生生的踩了下去。
“还有吗?”我感觉自己现在的声音好像没有了任何一点的感情彩色!
“特别行动队。。。”钟宜佳开口的说道,因为欧阳芳已经说不出话了。
我的心猛的一紧,大哥他们不会出现什么事吧?
“特别行动队死亡大半,大哥、三哥、五哥重伤,现在还处在生命危险当中,二哥和四哥被我们控制了起来,我们不想看着他们去送死!特别行动队也被我们限制了起来,我们不能做这样无畏的牺牲。”钟宜佳沉声的说道。
我的眉头还是紧紧的皱在一起,欧阳霸他们的死让我悲愤,张成武他们还保留着性命让我在万分悲痛当中有了一丝丝的安慰。
“还有,现在整个国家处于急剧的动荡当中,几乎人人自危,国家的命令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根本就没有人站出来回敬他们什么。已经陆续的有高级领导人员遭了毒手。虽然现在核心层还没有人死亡,但他们这是明显的威胁,相信早晚会走到那一步。而且,云翔集团和占有股份的所有新科技公司的科技资料大部分被盗。现在咱们在技术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优势。”苏惜认真的看着我,担心的说道。
我慢慢地走到窗前,不说她们为什么安全的呆在这里,我想她们呆在这里的目的不是怕死,也许就是为了保护我和柔儿的安全,她们能明白我们修炼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吧!
但现在的局面。。。
作为异能者,竟然对普通人下手,那么没什么疑问的,这些人注定要下地狱。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社会的动荡,必需尽快的回复社会的秩序,如果还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国家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完全崩溃,我实在不敢去想象国家崩溃以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况。
高科技的被盗,完全可以肯定这些异能人士已经和其它的国家联系在一起了,这不是单单异能界的危机了,已经发展到全方位的危机了!
紧紧的握紧拳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让你们的所有高科技资料一点的用处也没有吧!
“灵儿!”我联系上了灵儿。
“哥哥,你终于出关了,没有你的命令,我没有离开月球,哥哥,你说怎么办吧!灵儿已经准备好了!”灵儿很是认真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首先,除了咱们的卫星外,其它的不管什么卫星全部的给我击落。而且咱们面对全球的卫星全部的关闭。如果有可能的话,想尽一切办法让除咱们之外的所有国家进入到原始状态中。”我狠声的说道,你们不是嚣张吗?那些科技是不是很吸引你们?我让根本就使用不上,我看你们还能怎么办!
“好的哥哥!”灵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把瞬移给我准备好,另外,你上次研制的那种对付异能者的导弹,给我准备好,听候我的命令!”我再一次的说道。
灵儿还是没什么犹豫的点了点头。
“先就这些,需要的时间我会继续联系你,另外,你派飞船把家里的人全部接到月球上去!”我看了干爹干妈和欧阳芳他们一眼,沉声的说道。我不想他们受到什么伤害!
“弟弟,我们不到月球去,我们要和你一起战斗!”欧阳芳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
“芳姐。。。”我很是无奈的说道。
“弟弟,别说别的好吗?我们一直在你的帮助下成长,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帮上你什么。这一次咱们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你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好吗?”欧阳芳打断了我的话,很是认真的说道。
钟宜佳众人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对欧阳芳的说法都是很赞同的。()
“云儿,现在不是你自己独自面对的时候,是需要大家团结起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牺牲了,我们不想看到你有任何的意外!”干爹这个时候也是站出来的说道。
我认真的看了众人一眼,沉声的说道:“干爹、干妈、芳姐、钟姐,你们大家的心思我怎么能不明白呢?但就和你们阻拦二哥、四哥和特别行动队是一样的,我不想让你们去送死,而我,现在最起码有着自保的能力,一般的异能者根本就奈何不了我,而且我有灵儿随时的保护,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而你们,在我身边才是真正的耽误我的行动。只有你们真正的安全了,我才会放手一搏!”
“可是。。。”欧阳芳开口的说道。
“芳姐,哥哥说的对,你们留在这里是没什么用处的,古武者的死亡已经说明了一切,你们就放心吧,我就是拼了性命,也一定会保护哥哥的安全!”柔儿很是认真的说道。
众人都是一阵的沉默。
“好了,就这么办,你们必须尽快转移到月球上去!”我转身狠声的说道。看着远方的风景,我心中的杀气却是不断的上升,杀!杀!杀!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杀戮,只有杀戮才能够挽回这一切!才能告诉他们到底犯下了这么样的滔天罪行!
灵儿派来的飞船很快就到了山顶别墅,干爹、干妈和欧阳芳众人在我不断的劝说下终于是答应暂时先到月球上去,同时前去的还有张成武他们,张成武他们的伤势我看了,在我强悍的精神力的查看之下,什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随便的治疗一下他们就脱离的生命危险,我发现如果以修真者的身份去治疗普通人的话,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看到他们都走了之后,我这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下来,看了柔儿一眼,我现在要开始自己的行动了。
我又是接通了灵儿。
“哥哥!”灵儿轻声的说道。
“灵儿,月球上发展的怎么样了?”我询问的说道,我想我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还是非常的严肃。
“按照计划在发展当中,哥哥要做什么?”灵儿回答的说道。
“如果我现在开始迁移计划,你认为合适吗?”我询问的说道,毕竟灵儿在这方面才是权威。
“现在恐怕不行!”灵儿摇摇头的说道。
“我现在的安排都是按照军事基地来建设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居住的地方。”灵儿解释的说道。
我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我的想法是根本没办法实现了!
“哥哥,你打算现在就进行迁移吗?”灵儿轻声的说道。
“嗯,我想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解决现在混乱的局面。”我点了点头的说道,还是那句话,社会和国家是不能乱的,如果乱了的话,那后果就实在是太严重了。
“哥哥,我认为,就算是现在月球上有居住的地方,我认为也不是大迁移的最佳之际。”灵儿很是认真的说道。
“怎么说?”我看着屏幕上的灵儿,很感兴趣的说道。
“危机,有风险,但也是有着好处的,当然,这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说的。单说现在危机的局面,从哥哥现在的角定会使得哥哥非常的担心和生气。但哥哥从另外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次彻底的解放他们思想和认识的时候,也是一个彻底颠覆传统的最好的机会。不管是接受和崇尚哥哥推行的古武,还是接受宇宙的发展,都是有着很大的好处,当然这个是建立在动荡的基础之上的,但不能否认,这个时候才是最能考验人的时候是吗?”灵儿还是很认真的说道。
我思考着灵儿的话,良久,我这才开口的说道:“灵儿,也许你说的对,况且话也是说回来了,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只有去面对才能真正的成熟。大迁移现在就不弄了。你的任务除了配合我应对现在的危机外,就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发展月球!”
“嗯!”灵儿点了点头。
结束了和灵儿的谈话之后,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迁移,虽然能避免一些人员的损失,但就像灵儿说的一样,也是失去了一次极好的锻炼机会吧?
虽然这样对普通的人是有那么一点的不公平,但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时候是公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