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七百一十章 本命盅虫

不过现在桑哈的这种攻击方法是威胁不到柔儿的。看看柔儿现在这么从容的应对就完全能看的出来了。而随着每一只黑色盅虫的被杀,桑哈都是会全身一震的颤抖,嘴角也会流出一丝的血迹,很显然,和银白色的盅虫是一样的,桑哈都是用自己本身的血气和盅虫相连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着这么强烈的反应。
桑哈现在也是很着急,因为他也是能够看的到现在自己不利的地方,只是桑哈还是没什么变化,只是随着盅虫的减少,桑哈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了起来,反应在盅虫上就是盅虫的移动速度和飞行的轨迹比刚才更加诡异了一点。
我仔细的看着桑哈的这个变化,分析着其中的道理,我想既然是用这样的办法去控制盅虫,而前后的变化又是那么的明显,这就完全说明了一个问题,对盅虫的控制能力,是由三方面来决定的,,就是盅虫和本体的契合度是不是达到了一个标准。第二,一次控制的盅虫的数量是不是很多。第三,那就是自己的精神力是不是强大了!
其实第三点才是最为重要的,这是最关键的。因为就算是和盅虫的契合度不够,就算是盅虫的数量很多,但只要是有着足够强大的精神力,我想控制起来都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当然,如果精神力足够强大的话,不管身边的什么东西,都是可以当作武器使用的,这就是精神力的神奇,也就是俗话说的念力!其实也就是精神力!
能找到这些当然是从师傅的典籍和柔儿的经验上了。师傅的典籍我是现在有事没事的时候都要翻翻看的,毕竟我就是快要进入到修真的人了,如果不对修真有点了解的话,还是会出现什么差错的。当然,对修真的层和第二层,甚至是第三层,我都是很仔细的一直看着,在慢慢地等待我突破那一时刻的到来!
盅虫的数量现在就剩下了原来的一半,但好像这一半的数量比刚才全部的盅虫发挥出来的威力还要强大的个巫师要根据自己的综合实力,选择控制盅虫的数量,这样才会发挥出自身最强的战斗力。而刚才的桑哈是有点着急和担心了,所以才会不做任何考虑的就放出那么多的盅虫。我不相信做为巫师本身会不知道这个道理,而现在柔儿一方面消灭的盅虫,反而是帮助桑哈提高了战斗力,更是帮助桑哈从那种着急和担心的心情中走了出来,变的和一般的时候那样冷静了。暂时算是摆脱了修真者这个名字所给他带来的莫名恐惧。
桑哈实力的增强和盅虫运行轨迹的变化,使得柔儿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的,也许柔儿也是没有想到随着盅虫数量的减少反而在战斗力上会急剧的增加吧?所以一时间没能适应这个变化!
不过柔儿毕竟是修真者,还是一个金丹期的修真者,虽然在修真的级别上不是特别的高,但是现在出现的巫师绝对不是最强的,所以说,柔儿在绝对的实力上还是要高出很多的。虽然现在有点手忙脚乱的,但盅虫还是没有伤害到柔儿一星半点的。慢慢地,柔儿渐渐适应了桑哈巫师的那种攻击速度和方式,又是回到了那种很是轻松的状态当中。
现在桑哈又是回到了那种着急和担心的状态当中,没办法,双方的心态就是在这种不断的转换当中而预示着某种结果的。
在这种状态当中,柔儿又是接连消灭了几只盅虫。在还剩下四五只的时候,柔儿的速度猛然的见快,就我看上去,都只能看到柔儿的残影,而伴随着柔儿速度的下降,盅虫已经是全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而桑哈巫师的嘴角上已经是布满了鲜血!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如果自认不如的话,那还是自行了断为好,显得脏了我的手!”柔儿冷声的说道,显得很是轻松,好像刚才的战斗对她没有任何一点影响似的!
“小姑娘,我桑哈承认,你的实力是比我要强上一点的,但也就是一点而已!比我强大的多的多的巫师还有的是,你肯定是对付不了的。所以。。。”桑哈巫师阴沉的笑着说道,桑哈现在竟然还能笑的出来,在心态上表现的还是很不错的了。
“所以你让我放了你,对吧?你做梦的是吧?你有强大的巫师,我难道就没有强大的长辈了吗?记住一点,修真界的实力不是你所能想象到的,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们所有的巫师!你相信吗?”柔儿冷声的说道,柔儿是不管在什么场合中,都不会忘记表明自己的背后有着强大的修真力量存在的。这也是和我所想表达的意思完全相一致。而目的很简单,就是争取赢得我们发展的时间!等我进入到修真的境界,当欧阳芳她们进入到修真的境界,我想那个时候,不说在实力上怎么样吧,但最起码不会像现在一样感觉自己的实力根本就对付不了他们!
“你们修真者还是这么的霸道!”桑哈巫师冷声的说道。
“霸道吗?我们总是在替天行道。一些做的不对的修炼者都是我们要管束的对象。”柔儿冷声的说道。说这么多并不是为了拖延什么时间或者别的,而是完全讲给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子说的,在柔儿出现的时候,柔儿就已经是用特殊的办法,把那男子弄醒了,当然,是在不能行动的状态下清醒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他把现在所听到的一切都说出去!
印尼那边已经是陷入到了极大的恐慌当中,如果现在得知传说中的神仙修真者已经是出面处理这次的事件了,那么恐慌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下来,而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替天行道?你们的扩展让多少人没有了生命?你们对印尼的手段,比我们要残忍千倍万倍的吧?管束的对象,西方那些家伙,你们怎么不去管束呢?”桑哈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桑哈的目的也是很简单,希望能通过‘道义’上的胜利,使得柔儿能放过他,虽然可能性不是特别的大,但有希望总是要比没有任何一点希望要强的多不是?
“哼。。。你还是趁早打消你心中的想法,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你的,至于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也轮不到我知道,如果你真的想辩论的话,完全可以下辈子找我师傅辩论去。姑奶奶不奉陪了!”柔儿冷声的下去,一个实在是跟桑哈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另外再说下去柔儿也是害怕会露馅,所以还是结束这个话题为好,再说了,现在透漏出去的信息已经是够多了不是?
柔儿说话的同时,手上也是有了动作,桑哈在听到柔儿话的时候,也是有了动作。()
柔儿的速度非常快,桑哈的速度也不慢。
柔儿的身上冒出淡白色的光芒,桑哈的身上冒出黑色的光芒。
两人在极短的时间内碰撞在了一起。
我预想当中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只是能听到桑哈巫师的惨叫。
桑哈巫师就好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的摔倒在了地上。口中猛的吐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很显然,在和柔儿的对撞当中,桑哈巫师是占据完全下风的!
“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允许继续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受死吧!”柔儿并没有多少的停顿,再一次的栖身而上。手掌上淡白色的光芒闪烁,竟然在柔儿前行的过程中形成一把小小的利剑!
桑哈巫师的眼睛闪烁着不知道什么光芒,在柔儿接触到桑哈巫师身上的时候,桑哈巫师也是向着柔儿扑了上去。
‘嘭’桑哈巫师的身体化作了碎片,只是在桑哈巫师的身体化作碎片的同时,一道黝黑色的光芒冲向了柔儿!
“本命盅虫!”柔儿一声惊呼,然后身体突然淡白色的光芒大盛。黝黑色的光芒和柔儿身体上的光芒一阵的碰撞!
只是很可惜的是,虽然黝黑色的光芒冲击力很是大,但柔儿的防御可算是滴水不漏的。黝黑色的光芒不管是怎么样的努力,都是没办法破除掉柔儿的防御!
“想跑?”柔儿一声的冷哼,伸手就抓向了那黑色的光芒。
这黑色的光芒是桑哈巫师的本命盅虫,在这么危机的时刻,桑哈巫师是舍弃了自己的**,只留下了自己的本命盅虫来冲击柔儿!只是现在的结果一定是让桑哈巫师很是失望的吧?
“咦。。。”柔儿一声的惊讶,黝黑色的光芒并没有被柔儿抓住,而是以一种很是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逃跑了,就连我都是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动作。
很显然的,桑哈巫师已经是成功的逃脱了,只是,没有了身体的桑哈巫师,虽然有着本命盅虫,又有什么用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