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阴曹地狱不收我

到底晚了没有呢?我不想死,这么点伤就能要了我的命吗?但也许血液流失的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眼皮子是越来越重了。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变凉。而且好像凭空产生了很多很多的阴冷气流。好像全部的吹在了我的身上。好像要吹走我身体上仅有的全部的热量。老天爷,我真的就会这么死了吗?
虽然是拉了两个垫背的,但日本人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人,我实在是亏大了。
“哥哥,你怎么样?哥哥!”灵儿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现在好想睁大眼睛再一次的看看灵儿的样子,但我真的是做不到,眼皮现在好想已经是不受我控制似的慢慢的闭上。
***,难道元道气都到了第七层了,被砍了两刀就会有生命危险吗?这也太假了吧?
在晕迷之前,我仅仅是想到了这些。也许,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不甘心吧。
灵儿看着自己的哥哥晕迷了过去,一时间真的是傻了眼。虽然现在的发展都是灵儿做的,林云好像什么忙也没有帮,但在灵儿的眼中。林云就是依赖。现在林云倒下了,灵儿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天突然塌下来了一般。
灵儿虽然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林云的怀里,有时候都不能露面。但灵儿感觉自己真的是很幸福。最关键的一点是不孤单。而灵儿独自在基地的时候,那种孤单的感觉真的是让她很是害怕。而现在这种孤单的感觉又好像洪水一般的蜂拥而来。好像一下子把灵儿全部的淹没了。只是傻傻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林云。
脑中闪过和林云在一起的画面,灵儿突然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微笑。
“哥哥,如果你真的会死,那么灵儿一定陪你一起去的。”灵儿喃喃的说道。拥有和林云在一起的美好的回忆,对灵儿来说,就已经是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情了。
一阵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灵儿根本就没有回头。不管是谁来,都不能妨碍灵儿看着自己哥哥的。
张成武几乎是一路吼着开车过来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半个月没有林云的消息,这得到的消息却是这样的。这实在让张成武有点受不了。所以在得到了林云的电话后,张成武马上叫上了精英的兄弟。马不停蹄的赶往林云所说的地方。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停靠在路上的吉普车。而看上去好像是经过了爆炸一样。周围躺着六具不知名的尸体。只是,为什么会有第七具?那是林云?
张成武急躁的心突然冷静了下来,脚步也是放缓了很多。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躺在地上的会是林云。地上全是鲜血。难道林云。。。
张成武真的不敢去想象下去,因为这个结果对张成武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不,根本就是接受不了的。可以说,他张成武和一帮兄弟们能有现在的一切,都是林云带来的。如果林云真的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
张成武放缓的脚步突然加快。快步的走到了林云的面前。
张成武送走的兄弟已经有着很多很多了,不过那都是在战场上,在战场之外,张成武还没有这样的记录。张成武不想让自己的记录被打破。所以林云一定不能死。
张成武身后的兄弟都没有移动。他们好像是呆住了。带给自己一切的林云,难道就这么。。。
张成武现在倒是冷静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林云。看着满身鲜血的林云。张成武突然也是看到了一边的灵儿。
灵儿!上一次的在警察局的中枪,不就是神奇的灵儿给治疗好的吗?怎么这一次灵儿没有什么动作?难道。。。这一次连灵儿都没有办法了吗?
其实在张成武的心中,和林云是一样的,那就是灵儿是无所不能的。而现在张成武想到连灵儿都没有办法,好像突然之间,所有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全部的蜂拥而来。让张成武的心突然之间变的冰冷。好像没有了任何的热量。
颤巍巍的慢慢的蹲下。张成武轻声的对灵儿说道:“灵儿,你哥哥真的是没救了吗?难道连你都没有办法了吗?”
有的时候,人总是很糊涂的。糊涂到连她自己都恨死自己的地步。但往往这种糊涂都是在遇到自己根本就不敢去相信的事情上。而现在的灵儿无疑就是这样的。
张成武的一句话,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课救命的稻草。也是彻底的把灵儿从悲伤中叫了回来。
灵儿现在突然很恨自己。自己怎么只能只顾着悲伤?怎么能忘记其实自己是可以救活哥哥的?这耽误了多长时间?
而被张成武点醒的灵儿简直没什么犹豫的。就爬到了灵儿的胸口。一阵阵的白色光芒慢慢的从灵儿的身体上闪现。光芒慢慢的扩大,最后把林云整个人都淹没了。
张成武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原来不是灵儿也没办法,是灵儿悲伤的忘记了治疗。对灵儿的这个反应,张成武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张成武好像能完全的感受到灵儿的那种深深的悲伤。
而现在的张成武也是放心了下来。只要是灵儿出手。应该是没什么困难的。
“袭击我们的人是日本的忍者。哥哥干掉了六个。但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忍者。现在立刻赶回家。给哥哥准备好血液。哥哥需要血液的补充。”灵儿的声音从白色的光芒中传出。说话的对象当然是张成武。
张成武在心中惊讶竟然是忍者的同时,也是没说什么的上前抱住了浑身发着白色光芒的林云,急匆匆的上车。
“还站着做什么?留下点人处理这里的事情,其它的人跟我回去!”张成武大声对好像是呆住的兄弟说道。他们的心情,张成武怎么能不理解呢?但现在林云还有救。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
张成武的车绝尘而去了。剩下的兄弟们收着战局。他们也是听到了灵儿的话,日本忍者!日本人!在他们的心中,日本成为了他们最大的敌人。
只是,在原来林云躺着的位置上,早就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现在却是没有了任何的痕迹
张成武看着浑身散发着白色光芒的林云,没有说话,开车的兄弟好像知道现在时间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路上什么也不管的飞速的行驶。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超了多少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回到了家。
车子是一直开到别墅门口的。别墅里的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张成武抱着一个浑身发散着白色光芒的东西,不,像是抱着一个人急匆匆的走进了别墅。
“大哥,这是。。。这是怎么了?”欧阳芳惊呼的说道。这种光芒貌似很是熟悉,只是欧阳芳一时间不敢去相信。
“六弟重伤,有生命危险。”张成武看了欧阳芳一眼,着急的说着,又是急匆匆的直奔房间而去。
欧阳芳突然感觉到一阵的眩晕。而且这种眩晕还有越来越强的趋势。终于,欧阳芳还是晕了过去。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突然的打击。和灵儿一样,欧阳芳突然感觉自己的山好像一下子全部的塌陷了。
只是在欧阳芳晕过去的瞬间,被钟宜佳抱住了。跟着一起的还有林雪、林莹和晓怡。
钟宜佳把欧阳芳弄醒。很是着急和疑惑的问道:“芳姐,你这是怎么了?”实在是弄不明白,欧阳芳怎么会突然的晕过去,如果不是自己眼疾手快的话,这摔在地上不是很疼吗?
“弟弟。。。弟弟遇到袭击,现在。。。现在有生命危险。”欧阳芳脸色现在苍白苍白的。好像没有了任何一点的血色。只不过还是把这个消息说了出来。因为她们也是有资格知道的。
钟宜佳了愣住了,林雪林莹愣住了,晓怡愣住了。和欧阳芳的感觉一样,她们也是突然之间感到自己的山没有了。只是她们还比较的坚强。身体只是晃了晃。没有晕倒。
接着是干爹干妈。两人被五女的惊呼声惊动的。得知这个消息,心中实在是不相信。但看五人的样子,又不是假的。不过两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劝着五人不要着急。有着灵儿的治疗。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而听到灵儿名字,五人好像是抓到了希望。心中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张成武慢慢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急躁的心现在也是暂时的放了下来。
“大哥,哥哥。。。哥哥他怎么样了?”林雪看到张成武出来了。急切的问道。
“灵儿现在正在治疗。灵儿说让我们放心,就算是拼了命,也是要把六弟救回来的。而且不让人现在去打扰她。对了,你们知道六弟的血型吗?六弟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输血。”张成武冷静的说道。
“弟弟是O型血。我们的血就成。”钟宜佳连忙的说道。
O型血是最好配的血。家里有设备。所以很快,足够的血液就有了。张成武给灵儿送了去。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大哥,到底是谁干的?”欧阳芳脸色虽然很是苍白,但现在语气倒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是日本的忍者。”张成武开口说道。就算是现在张成武还在惊讶当中,难道传说中的忍者是真的存在的吗?
“日本的忍者?”欧阳芳喃喃的说道。
“大哥,你现在去布置下去,对东海实行全面的监控。他们不可能就这么点人,我要找出所有的人来。而且通知集团的核心高层。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是不应该瞒着他们的。不过同时也告诉他们。弟弟是一定没事的。集团暂时没有了弟弟,还有着我们。”欧阳芳很是果断的说道。
张成武点了点头。很是感慨的出去了。在关键的时刻,欧阳芳她们不是倒下去,而是坚强的站起来。集团不能乱。也许欧阳芳想着的就是这一点。因为这是林云的心血。
张成武压根咬的咯咯响。发誓一定把东海全部对云翔集团有目的的人全部清楚。哪怕错杀一千也在所不惜。
在张成武走后。众人又是沉默了下来。只是时不时的看向房间的方向。期待着会出现一个活蹦乱跳的的林云来。只是这个希望好像总是失望。不过,却没有让她们绝望。
欧阳芳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拨通了爷爷的电话。欧阳霸对欧阳芳说过,只要是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不能应对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而欧阳芳也是突然的想到忍者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对付的。所以现在必需要借助爷爷的力量了。就是不知道单单依靠爷爷自己能不能行。弟弟在欧阳世家的成绩怎么样呢?一直在家等着他回来,却是这样的结局!
“芳儿,怎么想起来给爷爷打电话了?对了,云儿是不是到家了呢?不是我不想提前告诉你,那个臭小子说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所以我就由着他来了。”欧阳霸正想闭关去修炼呢。却是接到了欧阳芳的电话。
“爷爷,弟弟遇到了日本忍者的袭击,现在生命垂危,正在治疗当中。日本的忍者一定还有。我们可能对付不了,希望爷爷能帮忙。”欧阳芳很是干脆的说道。心中却是想着,惊喜惊喜,我们不需要什么惊喜,你个死林云,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安全才是我们最为关心和在乎的吗?
“什么?你们等着,我马上去出发!”欧阳霸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欧阳霸现在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其实欧阳霸是知道忍者存在的。就和知道也是有着修真者存在一样。只是忍者竟然大胆到来中国撒野来了。难道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吗?
不过,欧阳霸在坐上飞往东海的飞机之前,给另外的十四位宗师打了电话,说了现在的情况。他们也都是表示会在时间就赶到。
欧阳霸想了想,还是给钟鸿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钟鸿的震惊引动的是整个上层的震惊。中国的核心领导层,一时间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
灵儿现在的脸上满是汗珠。林云实在是失血太多了。如果是在受伤的时间就治疗的话,灵儿的把握是百分之百的。但现在。。。灵儿只能说有着一半的机会。因为她能够感觉的到林云的身体现在都有变凉的趋势。
灵儿知道血液是不够的。所以在原来的地方,那些流出来的血液都被灵儿收起来了。而这些就都成为了灵儿源源不断的能量,而这种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林云的身体中。伴随着补充的血液一起。
其实说起来就是失血过多的原因。那两个很大很大的伤口,在灵儿的眼中治疗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血液是一个人的根本。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血液,或者血液过少的话,那就会有生命危险。现在的林云就是这样的情况。
灵儿一边拼命的转化血液的能量。再传输到林云的身体内。在坚定治疗的同时,灵儿现在也是充满了对自己的自责。为什么在两个忍者被消灭的时候自己傻住了?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治疗?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但效果也许就完全不一样了。为什么?为什么?
灵儿现在是恨死自己了。
所以在这个情绪的带领下,在灵儿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转化能量的速度足足快了好几倍。只是沉侵在自责和悲伤当中的灵儿,现在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
外面已经是震动不安了。我现在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废话,都晕迷了。还能知道什么呢?
我好像身处在无边的黑暗中。这个黑暗好像没有尽头一般。不管我是怎么样的喊叫和奔跑。都是看不到任何一点点的光明。好像整个宇宙都是这一个颜色。
而且到处都是冰冷的空气。吹在身上好像能使人发颤。那种深入到灵魂深处的阴冷好像在不断的摧毁着我的意志长时间处在一个环境中。而且还是黑暗的环境中,还是这么阴冷黑暗的环境中。我的精神好像也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消散。
我真的想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真的想知道。但现在真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我答案。我也找不到答案。
难道我已经死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狱?只是这里貌似什么也没有,连其它的和我一样的死人都没有。这算是阴曹地狱吗?
不是的,这根本不是什么阴曹地狱。我现在还没有死,我怎么会死呢?日本的那些杂碎忍者怎么能要了我的命?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能死,我的爱人,欧阳芳、钟宜佳,她们还在等待着我去爱。林雪林莹,我最亲最爱的两个妹妹,她们是不能失去我的。晓怡,这个命苦的人,我不能让她继续的受苦受难的。不能让她难过。
还有。。。马秀晴和苏惜,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她们呢?她们是爱我的,我也是喜欢她们的。那么我为什么不接受呢?弄的大家都挺难过的。这是何苦?
什么世俗,我就是我,我就是林云,管它什么跟什么。只要是我爱的人,我就一定要牢牢的抓刻也不会松手。我要让她们陪伴我一辈子。
深爱我的李艳李姐。她在什么地方呢?我深深的伤害了她。她还在怪我吗?我在最困难的时候,是李姐帮了我,她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帮我这么一个穷小子呢?这样的深情我怎么能拒绝呢?林云啊林云,你伤害人家到底有多深?
不行,如果这次不死的话,一定要把李艳找回来。一定要让李艳成为我的女人。因为我爱她!
还有云翔集团,我现在发展着的云翔集团,它承载了我太多的希望。我不能就这么的放弃。还有灵儿的宇宙计划,我还没有去太空中看看呢,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一定要看到。
最最关键的,袭击我的小日本,我还没有对他们展开报复。我怎么能这样的死去呢?不能,不能!
只是。。。现在想这些到底有没有用处呢?我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虽然明白了,好像也是有点晚了吧,因为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大难不死的基础之上的。但是,现在我能不死吗?
无边的黑暗还是在不断的侵蚀着我的神经。在我强忍着也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有着丝丝的暖流流进了我的身体。虽然很少,但对我的精神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刺激。在这个无边的黑暗世界中,有着的只有阴冷的空气,哪里来的暖流?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现在正在接受治疗。灵儿,对,一定是灵儿的。有着灵儿在,我还害怕什么呢?我一定不会死的。一定不会。
就算是身在绝望的环境中,只要是给一个人希望,那么这个希望有可能就是支撑着他走过所有的苦难重新的见到曙光。而现在的我就是这样,我现在已经是有了希望和期待。所以这黑暗的世界对我的影响好像无限度的减低了。那阴冷的空气也不是那么的阴冷了。关键的是,现在身体的暖流是越来越多。
我还是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不断的走着走着。脚下踩着的好像不是什么土地。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而且我试了试,竟然还能往下走。我这才发现,自己是飘在空中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不过,虽然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身体内的暖流还是在不断的增长着。让我的希望一直存在着。而且随着暖流的增长,思维能力也是越来越恢复到了正常。
我想,也许快要死的人,灵魂就会来到这个地方吧。如果死了,那么就会去阴曹地狱。如果不死的话,就会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我是死了吗?可能原来的时候是差不多了吧?但现在不一样了。暖流已经是充分的真实的告诉了我。阴曹地狱根本就不收我。那里不欢迎我。所以我还是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中的。
老天爷怎么能让我死呢?是吧?
而又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我又是感觉到了一阵的眩晕。就这么的消失在了这个黑暗世界中。
去哪里?这是我晕迷前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