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五百五十章 坚持说汉语

其实,这个问题是不是又是回到了我一直在思考的科技和修真为什么就不能同时存在一起发展的情况吧。而我现在不是一心要试试看的吗?就把古武和科技能不能共存当作一次试验吧。希望能有我所想要的结果。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共存的,只是相互矛盾的东西共存在一块产生的麻烦事情让人有种望而却步的感觉而已。
不过我想只要是处理好古武和科技之间的关系,找到共同的一个发展点,它们共存也不是不可能的。而只要是做到了这一点,我想不管是在什么方面,都会有着一个飞跃性质的进步。
五天的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而我这五天的时间,我基本上没有和外界有什么联系,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消息,无非还是和以前差不多的消息。不过,国内的有些制药集团有想和云翔集团合作的想法和提议,却是让我微微一笑,看来我想到的问题他们也是想到了。
云灵药物的神奇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当然这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的。原因当然很简单,但你的药物治疗的对象不存在的时候,这个市场也就向你关闭了。所以说,国内的制药集团可能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向云翔集团提出这个请求的吧?不过,他们也许根本就想不到,我早就准备好了怎么借助这个春风彻底的在这个行业上占有一席之地了。
不过,好像忙活这个的时间真的是很少。虽然没什么大事,但近期众多的国外商业访问团频频的来到中国。而都是有意无意的接触云翔集团,我想他们的目的真的是很简单。就是想要云翔集团早一点的进入到国际市场。
虽然在欧阳世家的日子好像与世隔绝,但我还是了解到现在国外的情况。现在国外那庞大的绝症患者已经是在抗议了。他们不能向云翔集团抗议什么,只能是抗议自己的政府。所以说,这些商业访问团不能不说都是带有政治色彩的。
现在看看,云灵药物的事件。已经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那就是上升到国家的高度了。只是因为中国高层的集体回避,使得现在有点单方面的意思。不过,这种回避能持续多长的时间呢?
云翔集团现在虽然是实力强大了,但也不能自大到什么人都不理的地步,而这些来访问的所谓的商业团,不论哪一个,代表着的背后的势力都是很惊人的。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资本现在又是重新的集中在一些大集团和大资本家的手中了。好像是一个轮回一般。这就是市场的选择。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发展模式。
当然的,世界上还是继续的在大喊着反对垄断。但现在垄断还不是存在的吗?漏洞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现在你看不到只是你的见识和身处的位置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也许等你到了那个高度上,你才会猛然的发现,原来以前自己担心的东西,却是根本就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只是做给人看的,至于真实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的,谁又能知晓呢?
这个感慨只是我一时间的感慨罢了。接待也是要接待的。不过苗永明四人已经是完全胜任了。云翔集团的副总裁,这已经是够高层了。也不会让别人有种云翔集团不重视他们的说法。
不过,事情总是有意外的。欧洲和美洲能源联合访问团就指名道姓的要求和我谈话。虽然我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这个要求。笑话,来到我的地盘上了,还能是要求?请求还差不多的吧?
但苗永明的话让我改变了主意。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云翔集团的当家人,集团永远都是我的,我也是永远不能一直的躲在幕后的。而有些事情,也只有我在场才能拿出最重要的也是最正确的意见的。
就这些话改变了我的想法。我以前在担心什么呢?无非是怕麻烦罢了。不过,云翔集团有着现在的规模,不都是我带来的吗?如果还说自己怕麻烦的话,那不是相互的矛盾吗?怕麻烦又为什么发展呢?
而认识了这一点的我,也是不再刻意的去回避什么了。当然的,这样陪欧阳芳她们的时间就要变的少了很多。不过我想她们可以意理解的。而且,就算是认识了这一点,也不代表着我就能没有自己的时间不是?就看以后我自己的安排和管理了。
我让苗永明宣布三天后我将会在东海明珠国际会议中心宴请所有来华的商业代表团。而今天,我也是接受了和欧洲、美洲能源联合访问团的会面请求。能源?我心想着也许国外的对策现在已经是出现了。只是拿这个当要挟的筹码是不是太次了一点呢?()
当然的,现在还只是我的猜测,是不是这样还不好说,还是亲自的去看看才能发现其中的不同来。
这个商业代表团虽然是挂着能源的牌子,但都是商业人士。涉及到政治上的人物那是一个都没有。看来他们的考虑很简单,那就是希望能依靠完全的商业渠道完成让云灵药物全球销售的想法。
欧洲的负责人是个高高大大的白人。我一米八的个子在它的跟前都显得有点矮了。此人名叫邦德。是欧洲现在最大的一架私营石油集团的总裁。也是全球富豪榜上前二十的人员。
美洲的负责人是一位黑人。这几个还真的是很让我意外的。这是美国最大的石油集团的副总裁威尔。不过以黑人的身份能坐到这个位置,看的出来这个威尔的能力还真的是很不一般。当然,我这不是种族歧视。只是就事论事,不能否认在美国,黑人的地位总是不怎么高的。
我流利的英语让他们一阵的惊讶,同样我的年轻也是让他们有点震惊。不过,在用英语寒暄之后。我就直接改成了汉语。而且是十分标准的普通话。而我根本就没有准备什么翻译。
坐在我身后的苗永明和马洪世也只是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没有任何的表示。
很显然的,不管是邦德还是威尔,都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个样子。而同样很显然的,他们并不懂中文。也许他们能听的懂‘你好’,也会说‘你好’!但对其它的就直接不行了。
不过,虽然他们的应对还是能看的出来他们准备的充分。一个三十多岁,带着一副很厚重眼睛的中国人走了过来。称是欧洲和美洲联合能源访问团的翻译。
我深深的看了这个中年人一眼,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这只是工作而已,不能代表什么,不是吗?况且就算是能代表什么,也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不是?
不管是邦德的话,还是威尔的话,我都是能够听的很清楚也很明白。只是他们听不懂我的话而已。
邦德好像很是气愤的说道:“亲爱的林先生,我们今天能来到这里可是带着很大的诚意而来的。但你是怎么招待的呢?你的英语很棒,这一点我刚才已经是见识了。但你现在和我们交谈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英文了呢?这为咱们的交谈增添了很大的麻烦,。你明白吗?”
“亲爱的邦德先生,我刚才和你的交谈只是咱们朋友之间的问候。但现在咱们是在谈正事,而我的习惯是面对谁,我都是用中文来交谈的。当然的,这是在中国。如果今天换作了是我到你那里做客的话,我一定会用你最满意的英语来和你交谈。因为我要尊重主人。不过现在既然是在中国。那么我就根本没必要还要说别的语言,不是吗?”我微笑的说道。
我的话当然是被这个翻译给翻译了出去。
邦德和威尔的脸上都是不怎么好看,我这明显的是说他们不尊重主人的表现。
不过,他们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那小小的不快很快也就消失不见了。
“亲爱的林先生,请原谅我们的冒失,其实我对中国真的是很有感情的。我也是试过学习过一段时间的汉语。不过很可惜,可能是我真的太笨了。没有学会,所以说对今天的失礼。我真的是感觉很是抱歉。”威尔微笑的说道。彬彬有礼的样子很是有绅士的风度。
“汉语就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一样很有内涵。学是难学了一点,不过如果真的学会了,我想对威尔先生的帮助一定是很大的。也许到那个时候,威尔先生会彻底的喜欢上中国也是很有可能的。”我耸了耸肩膀的说道。人家给笑话,咱没有必要比给面子不是?
“我想我会好好的考虑林先生的建议。对中国的神秘我也是仰慕已久的。”威尔微笑的说道。好像很是虚心的接受了我的建议一般。不过,事实上到底是不是这样,那就是谁也说不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