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得罪了又如何?

口中说着,脑中也是不断的思考着。首先没什么疑问的是薛云这一次前来是一定和薛峰智有关系的,这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只是,薛云是怎么知道的?薛云为什么为在时间就知道了我来香港?
难道。。。在香港袭击的事情周天成已经是知道了?如果是周天成告诉薛云的话,那么这一切都是很好解释了吧?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虽然和华峰集团的恩怨说起来就是因为薛峰智,而现在薛峰智已经是不存在了,那么按照道理来说恩怨也就应该是消失了。但看看薛云的反应,看来和华峰集团的恩怨还会继续下去的。
正想着,我见过一次的薛云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说实话,在薛峰智那次的订婚宴会上,我还真的是对薛云的印象很不错的,感觉薛云不仅是位场上的大鳄,更是一位很慈爱的老人。感觉很是亲切。
现在看上去,还是给我和原来一样的感觉。不过,我知道,也许在薛云说话以后,这种感觉也会消失了。
“薛总?呵呵,欢迎欢迎,真是没想到薛总会光临寒舍,真是使得寒舍蓬荜生辉,不过也是感叹薛总的消息,我这才来到东海半天的时间,就让薛总你给抓住了。呵呵!”我笑呵呵的说道。
“你就是林云吧?”薛总斜眼看了我一眼,语气有点。。。有点不厌烦的说道。
说实在话,在薛云的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那种原来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看来在关切到自身问题的时候,感**彩还是非常重的。
当然的,也是让我明白了看人不能只看一个人外表的道理。
“薛总你明知故问的吧?如果我是谁都不知道的话,那薛总来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我针锋相对的说道。既然薛云上来就不给我好脸色,那么我也根本就没有必要迁就他什么的吧?
“小子,你怎么和我们薛总说话的?”一个看起来像是保镖的人员厉声的说道。听这说话的语气,好像我比薛云矮上了一个级别似的。
“嗯?这里哪里来的狗叫声?人家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但在主人说话谈事的时候,狗叫声却是一直不停。那么不教训一番的话,那还真的是有时候会有一天反咬主人一口。这就是给你的教训!”我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身形闪动。上去就给了这貌似保镖的人一巴掌。这一巴掌我是一点也没有留手。一巴掌把那人给扇的倒在了地上。
“薛总,你也不想和别人谈话的时候身边的人乱喊乱叫的吧?我看薛总你也是不好意思在这里教训这人,我就替你教训了,我想薛总是没什么意见的吧?至于谢谢呢,就不用了,我这个人还是很大方的。”我微笑的说道。看薛云刚才说话的语气和那人嚣张的样的可以看的出来薛云这一次的心态是什么样子的了,所以我实在是没什么好客气的。
“你。。。”薛云脸蛋猛然变的铁青铁青的看着我。好像被气的都说不出话了。
“薛总,我林云怎么说也是一个人物吧?你刚才给我说话的语气是什么样子的?来做客我林云是很欢迎的,但如果是来找事的话,我林云还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请问薛总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呢?”我笑眯眯的说道。一点客气的成分也没有。
“薛总,他。。。”被我一巴掌扇倒的人爬了起来捂着脸说道。
“退下去!”薛云阴沉着脸说道。
“是。。。”那人很是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很听话的退到了一边。
既然是已经得罪了,那么再得罪又如何?
“我不希望狗叫声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耳朵里!”我还是笑眯眯的对薛云说道。
“林云,不要太过分。”薛云狠狠的瞪着我说道。
“过分?我很过分吗?那么是不是薛总习惯了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乱喊乱叫呢?如果是你的话,那我林云还真的是没什么话好说了。”我耸了耸肩膀,一副很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阿文,先退下去!”薛云再一次的瞪了我一眼,狠声的说道。()
那叫阿文的人也同样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甘心的出去了。
“呵呵,现在好了,清净了,薛总如果有什么话就说吧,没没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请回,我是小辈啊,现在正在上升期,每一分钟的时间都是很珍贵的。不能跟你这样的前辈相比较啊!”我微笑的说道。但说话的内容就连我自己都是有点感觉过分了,但想一想薛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什么好事,我又何必在意什么呢?这样一想,心中也就没什么想不开的了。
“呵呵,你还知道自己是小辈?现在的小辈可是真够厉害的。”薛云微笑的不经过我允许的就坐了下来。看脸上的神情,好像刚才的事情已经是忘记的干干净净了。涵养功夫果然是很不一般。
“哪里哪里,怎么能跟你相比较呢。”我摆摆手的说道。
“咱们也别绕来绕去的了,我想我这次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吧?”薛云盯着我说道。
“咦,薛总你是不是弄错了,你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装作一副很糊涂的样子说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我知道你和峰智有点误会。。。”薛云上来的说道。
“别别,薛总,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和薛副总可没什么误会,只是商场上的你争我抢而已,身在商场的薛总应该对这个是很清楚的吧?怎么会是误会呢?”我连忙的说道。
“你管你怎么理解,峰智和你有着恩怨是一定的。我的这个儿子我还是很了解的,能力是有的,但还是有欠缺的地方。性格上也是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我想对你还是没产生什么影响的吧?何必做事要做的这么的绝对呢?”薛云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不清楚薛总所说的做的绝对是什么意思。但我想告诉薛总的是,薛副总虽然手段上有点不光彩,但难道仅仅用一句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就算了?是不死我应该让着薛副总?是不是我对薛副总伤害到才能反击?是不是那样的话你才满意?那么我想问问薛总你,如果受伤的是我的话,你还会说这句话吗?”我盯着薛云的说道。看起来一副很和蔼的样子,怎么说出来的话却是这样的呢?难道薛峰智是他的儿子,就应该我受伤?这是什么理论?
“这么说,峰智的消失和你有关了?”薛云厉声的说道。
“薛总什么时候听到我说和我有关了?薛总说话千万要有证据,你这算不算是污蔑人呢?”我一点也不示弱的说道。我很自信不管是薛云这边还是周家那边都是找不到任何一点痕迹的,那么我现在还怕什么呢?再说了,就算是发现了证据又能怎么样呢?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怎么不敢当呢?”薛云没好气的说道。
我暗暗的好笑,没想到薛云在这样的场合竟然是用上了激将法,难道不知道我上当的可能性根本就是零吗?
“对,我很赞同薛总你的这句话,也同时送给薛副总,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敢做不敢当呢?”我微笑的说道。占据上风的感觉真的是很不错。
“林云,你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实力?知道你和峰智的两次对话我都没有出手,只是交给峰智自己去处理是为什么吗?是我认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根本就不用我多管什么,如果我出手对付你的话,你相信不相信你的什么云翔集团会瞬间垮掉?”薛云盯着我说道。
“不相信?薛总,我可以把你的话当作挑战吗?你华峰集团是很强大,但还真的是没被我林云放在眼里。如果薛总真的是有这种想法的话,我还真的是很愿意陪着薛总你玩上两招。不知道薛总有没有兴趣呢?”我也是盯着薛云的说道。威胁我?我还真的是想看看薛云是怎么让我的云翔集团瞬间垮掉的。
“好,我想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峰智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呢?”薛云沉声的问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作为一个父亲应该做些什么了。薛峰智做坏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人呢?哎。。。真的是没什么话好说了。
“薛总,我再说一遍,多的一点也不说,你找儿子的话,到你儿子所呆的地方去找,别来我这里找,我对美女感兴趣,不对男人感兴趣,我是不会收藏一个男人的!”我认真的说道。薛云现在怀疑我吗?恐怕现在就认定了是我做的了吧?但这有怎么样呢?我不承认的话,不还是一点的证据也没有吗?走公是走不通的吧?而来私的,我会怕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