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看了不应该看的

干妈和晓怡倒是还没有什么,干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脸色很是难看。好像很是痛苦的样子。我连忙的感应了一下,这才发现,果子产生的气体,干爹根本就控制不了。正在身体内乱串呢。怪不得干爹会表现的那么痛苦。
很显然的干爹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果子的效力。我还是算错了。干爹的年纪毕竟已经是那么大了,身体的各方面机能怎么能和张成武他们相比较呢。这果子的量还是太大了点。都是我的错啊。
但我也是明白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怎么样处理现在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要不然的干爹的生命恐怕都是很难保住的。如果因为这样让干爹丢了性命的话,我想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只是,我现在能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用我的元道气来帮助干爹把乱串的果子产生的气体回归到原来的轨道中去。
只是在这个方面我实在是没有一点的经验。不知道能不能行呢?而且。。。干爹都是这个样子了,干妈和晓怡怎么样呢?我转眼看了加的着急了。原来干妈和晓怡的脸上也是出现了汗珠。虽然没有干爹的反应强烈,但是看情况早晚也会这个样子。干爹首先的发作,原本就是干爹年龄比较大的缘故吧。说起来,干妈也就不到四十岁,而干爹已经是五十多岁了。这身体机能方面可以说也是最差的了。
所以我首先决定先救治干爹。希望能在干爹治疗好以后干妈和晓怡的情况不会太糟糕。
只是,我的想法能实现吗?我的元道气能帮助干爹理顺这混乱的气体吗?我实在是一点的把握也没有。
不过,我现在真的是没有一点点的办法。不试试看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如果不行的话。。。
不想这些,我马上抓住了干爹的手。这就想把自己的元道气的传导过去。但是让我意外的情况出来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是不能把自己的元道气传到过去。这种情况真的是有种让我胆战心惊的感觉。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如果我的元道气根本就不能帮助干爹的话,那就眼看着干爹这个样子吗?不。。不行。我要想办法,我要想办法,我一定能想出来办法的。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越是着急,就越是想不出来什么办法。
“丹田,丹田!对,丹田。”我喃喃自语的说道。记得不管是我的那次意外修炼还是欧阳芳她们的快速入门,都是在丹田中出现的。那么是不是说通过丹田能够让我的元道气进入到干爹的体内呢?
想到这些,我也不管其它的了。试试看吧,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不管怎么样,我的元道气还是不能传到进入干爹的体内。
难道这里也是不行吗?我着急了起来。
突然看到了干爹的衣服。想一想刚才的情况,是了,刚才好像元道气完全的被衣服阻挡了下来。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就揭开了干爹的衣服。然后把手按到了丹田的位置。然后再一次的传导元道气。果然,这一次成功了。
我一阵的欣喜。不过也是赶忙的帮助干爹。因为现在干爹好像更加的痛苦了。我也能感觉到果子产生的气体正在不断的破坏干爹的身体。
我知道现在不能再耽搁什么了。元道气一进入干爹的体内。就按照元道气的层运转了起来。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样去理顺那些气体。不过也是福至心灵的想到了这个办法。干爹的目的不就是把这些气体吸引到这个通道中吗?而我现在直接的运转起来。应该能把果子产生的气体都吸收过来的。
而事实的情况也是和我所想的一样。在我的元道气在干爹的体内运转了一圈的时候,正四处破坏的那种气体好像突然找到了方向一般的迅速的向着这个方向涌了过来。我心中一阵大喜。看来这个办法是完全正确的。
干爹之所以那么的痛苦,就是根本就没有让哪怕一丝的气体进入这种路线中的原因。
我看到干爹的脸色现在已经是平静了下来。而且吸收来的气体只要是运转一圈就会变换成元道气。我这才算是放心了下来。
然后慢慢的退了回来。因为我感觉干爹已经是在控制了。
看着干爹的样子,现在已经没有了痛苦的样子。有的只有平静。我暗暗的感叹。干爹这一次是进入到了修炼状态了。而且气体在有了方向后也变的温顺了起来。吸收完只是时间问题。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要不然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不过现在也是明白了,原来通过我的帮助是能完全的代替果子的。只是,现在知道这些还是晚了不是,幸好干爹没出现什么大的意外啊。
不过想到这里,却是突然想到了还有干妈。我赶忙的转身。这才发现。干妈已经和我发现干爹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了。就是晓怡的情况还好一点,只是稍稍有点痛苦。但我知道早晚也是会控制不住的。
只是和干爹不同的是,干妈现在已经是睁开了眼睛。从修炼的状态中走了出来。那痛苦的样子,让我一阵的揪心。
“干妈,你没事吧,没事吧!”我着急的问道。()
“云儿,干妈。。。干妈可能是不行了。肚子疼的厉害。干妈以。。。后不能陪你了!”干妈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干妈,不是的。我有办法,你看干爹的样子,刚才也是和你一样,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云儿有办法的!”我连忙的说道。
“真的吗?”干妈看了干爹一眼,看干爹一脸的平静,不由得问道。
“当然是真的。干妈,你先躺在床上来!”我把干妈抱在了床上。看着干妈那痛苦的样子,还极力的不让自己叫出来。我就一阵的心疼。我知道干妈之所以不叫出来,完全是不想让我自责的原因。
“云儿,要怎么做?”干妈着急的问我说道。虽然忍着疼痛,但干妈对救治办法还是很期待的。毕竟干妈终于是过上了好日子,还不想出现什么意外。
“是这样。。。”我刚说了两句,却是住口了。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刚才和干爹治疗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毕竟大家都是男人。但是干妈呢?那丹田在什么位置?我能。。。我一阵的苦恼。
“云儿,怎么了?”干妈还是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不顾脸上留下来的汗水。竟然很是轻声的对我说道。
“干妈,我治疗的部位在这里。”我不敢看干妈的轻声说道,也是一直丹田的位置。
干妈的脸上一阵的红晕。看了我一眼,咬咬牙的说道:“云儿,是干妈的命重要还是别的重要?难道你想让干妈死去吗?”
“不,云儿不想!”我赶忙的说道。我怎么会让干妈去死呢?
“那你还顾忌那么多做什么!”干妈严肃的训斥我说道。
“可是那个位置。。。”我吞吞吐吐的说道。我***这叫做的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么着急的让干妈她们修炼。那个部位是我能看的吗?
“什么那个位置。我是你干妈,别想这么多。况且你这是救人,明白吗?这是救人!”干妈看我这个样子,很是严肃的说道。
“干妈。。。”我着急的说道。
“你是不想救干妈了?”干妈看着我说道。
我看干妈现在那么的痛苦,那强忍着不叫出来的和我平静的说话。我难道真的想让干妈去死吗?
“啪!”我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慢慢的说道:“干妈,云儿冒犯了!”
干妈对我扇自己一巴掌很是意外。不过看我下了决心,也是微笑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只是。。。我还是能看的出来干妈脸蛋上的红晕。
我在心中真的是恨透自己了。我这是做的什么事情呢?让自己面对这么尴尬的事情。
可是干妈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在这里自责了。伸出自己颤抖的双手,慢慢的把干妈上衣稍稍的掀开一些。我能清楚的看到干妈那如白玉一般的皮肤。虽然干妈遭受了生活的磨难,但是她的美丽还是没办法掩饰的。
我猛的一惊,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干妈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我怎么还在想这些?连忙的用更加颤抖的双手就让干妈的裤子稍稍的下滑一点,只要一点点就能看到丹田的位置了。
我也算是个花丛老手了,但是现在真的是颤抖的厉害。如果有可能,我选择跳楼也是不选择面对这样的情况。
“云儿,我是你的干妈!”干妈突然的说道。一双眼睛中透漏着对我的鼓励。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想着,是啊,这是干妈。我不用这么紧张的。
但是双手还是颤抖的厉害。稍稍不小心,用力太大,竟然。。。竟然让我看到不应该看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