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无力无奈

我现在才算是明白,到底什么才叫。∝∝∞虽然我同时的爱着四个人,但是这丝毫也不妨碍我对她们的付出,不是吗?爱不是索取,也不是追求,这是一种责任,一种贯穿生命始终的责任。而现在的我,责任就是能让欧阳芳和钟宜佳、林雪林莹整天开开心心的和我在一起,让我们永远也不分开。而我现在也是在不断的努力着,我想总有一天我能实现这种想法的。因为我相信老天是一直睁着眼睛的!
现在想想我现在的这副样子,也是完全值得的。只是中间还有很多的问题还不怎么了解。八个人是不是在接到全力以赴要我性命命令的同时,也是接到了只要是腿断了什么的,就不去攻击我了呢?一条腿断了,按照军人的毅力来分析的话,还是能站起来继续战斗的吧?
张元在见到我出现的时候为什么为哭泣呢?乔伟为什么会笑呢?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呢?难道乔伟真的把我和八人的争斗当作了一场真实的电影了吗?
这样想着我就忍不住的愤怒!乔伟,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目的。
张元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来。慢慢的关上门。这次就张元自己,那个医生倒是没有跟着。
“打了吗?”张元微笑的说道。
“打了!”我也是微微一笑的说道,现在张元就是我的兄弟,一生的兄弟。
“没怀疑你吧?”张元还是微笑的说道,好像我刚才看到的张元的担心根本就是眼花了。只是,我知道那是真的,那是一个男人,一个男子汉真情的流露。
“没有,我发现其实我说谎起来也是很有天赋的!”我慢慢的说道。
“呵呵,其实人的天赋真的是有很多的,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也许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自己有天赋的地方,所以也就根本不知道了。你能发现自己的天赋,我应该要恭喜你的哦!”张元慢慢的说道。
“恭喜?算了吧!这实在是没什么好恭喜的地方!”我慢慢的说道,说谎的天赋被发现如果还恭喜的话,我情愿不要。
“有烟吗?”我突然的问道,真的想现在抽根烟放松自己一下。
“现在要抽烟?你现在的身体是不允许抽烟的,对身体不好!”张元连忙的说道。一副不能抽烟的表情。
“张哥,你什么时候也怕这个怕那个的了?我这样的打击都挺过来了,难道还怕这个不成?一根烟抽不死我的吧?”我白眼的说道,张元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靠,你不知道你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能吓死我。罢了罢了,你小子想抽就抽吧!”张元笑骂的说道。说着给我抽出一支烟,给我点上。
我狠狠的抽了一口,用力的吐出来。虽然滋味真的是不怎么好,但是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很不错。
在烟雾缭绕中,我看着张元慢慢的说道:“张哥,我想现在应该是有结果了吧?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告诉我吧。”
“是的,现在已经有结果了。你三关全部的闯出去了。首长已经说了,等你彻底好起来以后,就可以开始按照你自己的办法训练他们了。还是那样的时间,半年,半年的时间如果还是没有效果的话。。。”张元没有说下去,其实不用说我也是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这算是成功了吗?”我狠狠的再一次抽上一口烟,慢慢的问道。
“如果按照咱们拖延时间的目的,现在是完全成功了。”张元也是替自己点上一根烟,慢慢的说道。
“是啊,我成功了,终于是成功了。就算是付出了多少,只要能成功就是我的胜利吧?”我慢慢悠悠的说道。
“只是张哥,我真的有很多的地方不明白!”我看着张元慢慢的说道。
“我知道!”张元微微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
“你知道?”我惊讶的问道。
“我能不知道吗?你是不是想问在第二关对上高山的时候,乔伟为什么允许高山下狠手吧?你是想问为什么在第三关的时候八个人都是冲着你的命去的吧?为什么在能看到你的情况下,在知道你已经胜利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是要你自己挣扎着站起来吧?为什么我会流泪?为什么乔伟为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在一起观看你和八人的比试?是这些问题吗?”张元慢慢的问道。
我微微一愣,慢慢的说道:“很不明白!”
“我能给你解释的,就一句话,这是军队!老弟,明白吗?我跟你说过,军队是最简单的地方,也是最复杂的地方,也是告诉你不管是遇到什么出乎自己预料的事情,都不要去惊讶,就是这个道理。”张元抽着烟慢慢的说道。
“军队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我也是抽了一口烟,轻声的问道。
“怎么说呢,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军队是最简单的地方,又是最复杂的地方。简单的是你只要是对军队有用的。能作出贡献的,是不管你别的什么情况。复杂的就是你经历的,向人展现你能为军队作出贡献能力。所以。。。”张元慢慢的说道。
“张哥,这一切都是乔伟在考验我是吗?在拿我的生命考验我是吗?对于他来说,如果我能在他的考验下坚持下来,那么我就是有用的,如果坚持不下来的话,我就。。。是吗?”我慢慢的说道,现在的心中好像没有愤怒,更没有兴奋,有着好像只有无奈,和对生活世事的一点点的了解。
“这就是复杂的地方!”张元没有否认的对我说道。
“生气了吗?”张元轻声的问我。()
“我能生气吗?你这么一说我也是明白了,不管是去做什么事情,都是要具备一定实力的。不管是要达到什么目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天上不会白白的掉馅饼。就算是掉馅饼也是砸不到我的头上吧?我还能生气什么呢?接受吧,适应吧,我想现在我的能力已经不会让我再一次的经历这样的考验了吧?”我慢慢的说道,无奈还是无奈,但是现在无奈又有什么办法呢?别人有句话不是说吗?生活其实就像是,既然是根本没办法躲避的,那么就慢慢的学着去享受吧。而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反抗乔伟?我没这么傻?那么就享受自己现在努力换上的半年时间吧。
“能想的开就行,最起码你现在是成功的,对吗?”张元慢慢的说道。
我真想现在对张元大声的吼出来,我是成功的,但看看我现在的样子,算是成功的吗?但是,那种无奈让我没有力气吼出来,真的没有力气。
“张哥,是故意让那么多人看我的‘表演’吗?”我轻声的问道。
“是的!”张元没有否认的说道。
“为什么?”我忍住心中的激愤慢慢的问道。
“那些就是你以后要教导的人,在看了你和八人的比试之后,没有一个不服气你的,也是因为你这一战,征服了他们的心。我想你教导起来会更加的容易一点了吧?如果不这样的话,你就算是像这样成功了,想取得他们的信任和服从也是很难的吧?他们都是我们军队的精英,也可以算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很傲气的。我想在不清楚你什么情况的前提下,没人会听你的吧?而现在呢?很轻松的就完成了这一步,而且是非常有效果的完成了这一步。”张元慢慢的给我解释的说道。
“乔伟的主意吗?”我算死明白了过来,慢慢的问道。
“嗯!”张元轻轻的点了点头。
“替我谢谢他吧!”我慢慢的说道,把手里仅剩最后一口的烟抽完。
“我听到你这样的话,一定是很高兴的。你应该要明白他的苦心,处在他这样的位置,允许你这样的试验,其实还是有很大风险的。”张元慢慢的说道。
“是啊,身处的位置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以及对待问题的态度也是不一样。我能明白这一点!”我慢慢的说道。憋开心中的不舒服,单单是换位思考的话,乔伟是没什么错误的,虽然是心狠了一点,虽然是冷血了一点。
“张哥,我的伤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吧!”我慢慢的问道,现在根本就没有必要在刚才的问题上徘徊了,不是吗?
“右腿两处骨折,左腿严重受伤。两条胳膊断裂。身体多出肿胀,特别是背部和胸部。”张元慢慢的说道。
“听起来好惨!”我轻笑的说道,好像在听别人的伤势一样。
“是很惨,原本医生都以为。。。但你现在还是醒了过来!”张元慢慢的说道。
“我已经走进地狱了,但是阎王爷对我说,根本就不收我,说地狱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还是回到你原来应该在的世界吧,所以我现在就回来了!”我慢慢的说道。
张元微微一愣,看了我一眼。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张元哈哈的大笑声。